113.那是地狱1(三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摸摸心脏的位置,还在跳动,说明自己还活着。

    现在天还没有亮,寝室里其他三人还在睡觉,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切都在告诉她,她已经离那个地方很远很远,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那里。

    她安静的躺在床上,却有些睡不着,索性起身。

    她的动作很轻,没有惊醒在睡觉的三人,穿好衣服,她打开阳台的门,向外面看了眼,找准个地方,跳了下去。

    这是三楼,如果是般人,这样做,不摔死也会摔得半残,但是沈清澜只是双手抱着水管,顺着水管就滑了下去,落地,身姿轻盈。

    她不是没有想过走正门,但是这个时间寝室楼下的门还是锁着的,根本出不去。

    她来到操场上,沿着跑道圈圈的跑着,脑海里梦挥之不去的画面。

    沈清澜和那群孩子在海上飘了很久,很久,然后他们就被带到了座荒岛上。

    说是荒岛其实也不准确,那里是有人的,而且还不少。

    沈清澜他们被带到了个房间里,这个房间很大,比起那个狭小又黑暗的房间,这里要大得多,也明亮的多。

    这时候,沈清澜才看清楚了,这房间里不止有他们,还有许多其他的孩子,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看眼睛,黑眼睛……各色人种,各个国家的人都有。

    这里的孩子年龄都不大,最大的不过七岁的样子,最小的大概跟沈清澜差不多。

    他们都是样的表情,惊慌、害怕,无助。

    沈清澜坐在个角落里,她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孤孤单单的,她的双手抱着膝盖,眼睛里都是泪水,她想爸爸妈妈,想爷爷奶奶,还有哥哥,她想回家。

    爸爸为什么这么久了都不来救她,他们是不是不要她了。

    豆大的泪珠滴落在地上,沈清澜哭得很伤心,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无声的落着眼泪。

    她的身上穿着件破旧的棉衣,是那个女人给她换上的,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波折,衣服已经脏了,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你为什么哭?”头顶传来道稚嫩的童音,软软的,糯糯的。

    沈清澜抬头,就看见了个七岁的女孩子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沈清澜不说话,女孩子蹲下来,“你为什么哭?”

    “我想回家。”听到熟悉的话语,沈清澜终于开口。

    女孩子身手,摸摸沈清澜的头,“来到这里就回不去了,你不要哭了,被那群人看到,他们会打人的。昨天我就看到个小孩因为哭闹,被他们打得浑身都是血。”

    沈清澜的小脸苍白,瞪着大眼睛,眼底全是惊慌,她想起了那个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小女孩。

    她擦擦眼泪,不敢哭了。后来沈清澜知道了,这个女孩子叫做秦沐。

    沈清澜晃了晃头,试图将脑海的画面赶出去,可是那些画面却越加清晰。

    他们被卖到了个国际杀手组织里,每天需要接受的就是各种训练,边有人看着他们,只要他们哭闹或者体力不支,就会遭到顿毒打。

    明明只是群几岁大的孩子,但是那些人却连眼睛都不眨下,下手毫不留情。

    沈清澜亲眼见到他们将个孩子活生生打死了,而尸体就被他们随意的扔到了大海里喂鱼。

    沈清澜也被打过,她年龄小,训练量又大,总有支持不住的时候,那群人打她的时候,秦沐扑了上来,将她护在怀里。

    秦沐比沈清澜大两岁,其实也就七岁而已,却每每都在沈清澜坚持不住的时候鼓励她,在那些人打她的时候护着她。

    渐渐地,沈清澜很是依赖这个叫做秦沐的小姐姐。

    沈清澜从第天来到这里哭过之后,就再也没有掉过滴泪,即便被人打得遍体鳞伤,她也不曾哭过。

    刚开始她还会期盼着她的爸爸会有救她,可是随着时间天天过去,这种期盼渐渐化为了绝望。

    沈清澜七岁的时候,他们这帮人被丢在了片原始丛林里,管理着他们的人说了,只有活着走出这片的原始丛林的三人才可以活下来。

    而他们的身上,除了把匕首什么也没有。

    七岁的沈清澜身量拔高了些,穿着身黑衣,俏脸紧绷,头发已经剪短,只到耳朵。

    她跟在秦沐的身边,秦沐将她护在身后,“小七,你定要跟在我的身边,我定会带你出去的,我们都会活着,好好的活着。”

    沈清澜从来到这里之后,就只有个代号七,没有名字,没有姓氏,没有国籍。

    “放心吧,沐沐姐,我现在很厉害的,不会拖你后腿。”年仅七岁的沈清澜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现在的模样,说这话时,她的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沐沐淡淡笑,“是,我的小七很厉害。”

    路上他们遭遇了很多的攻击,有来自丛林里的野兽的,也有来自同伴的。沐沐直护着沈清澜,直到第七天,沈清澜的手上依旧是干净的,没有染上任何人的鲜血。

    反观秦沐的身上,黑衣已经发僵发硬,那是血迹干了之后造成的,身上的伤痕更是不少。

    沈清澜手上摆弄着只兔子,那是她刚抓来的,打算把它烤了了当晚饭。

    秦沐在边包扎着伤口,她的手上拿着把草药,这是沈清澜刚才替她采来的,她把草药放进口嚼碎了,然后敷在伤口伤。

    “沐沐姐,下次你别光顾着我,我可以的。”沈清澜开口。也许是因为他们来自同个国家,秦沐直跟护着她。

    秦沐笑笑,不以为意,“这些只是小伤口,没关系的,小七,我们这群人注定是不干净的,我也知道,我这么护着你,其实对你来说未必是件好事,但是看着你干净的眼神,我总想让它直这么干净下去,不想看着你跟这里的人似的,变成个冰冷的杀人的机器。”

    九岁的沐沐说话已经像是个经历过无数风霜的老人。

    沈清澜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烤着兔子,秦沐也不再说话,闭着眼睛抓紧时间休息。

    ------题外话------

    好啦,答案揭晓了,澜澜确实是个杀手,有些人其实早就猜对啦,哈哈

    你们不会给我寄刀片的,你们还是爱我的,对不对,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