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校长有请(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我说方彤,沈清澜这么不要脸,你们知道吗?你们是个寝室的,多多少少知道点吧。”路上碰上个隔壁寝室的女生,幸灾乐祸的说道。

    方彤看了对方眼,也没有动怒,而是幽幽地说道:“不是自己亲眼看见的事还是少说话吗,免得到时候啪啪啪打脸,疼。”

    那个女生知道方彤不是个好惹的,暗暗瞪了方彤眼,冷哼,“有什么好嚣张的,指不定就是丘之貉,哼。”

    方彤快速的买完了早餐,刚进寝室,就见沈清澜正打算出门,“清澜你干什么不去?”

    “刚才接到辅导员的电话,说是让清澜去校长室趟。”于晓萱解释,脸的忧色。

    方彤不解,“校长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清澜,我陪你起去吧。”方彤将早餐放在桌子上,说道。

    “不用,我只是去看看,不会有事的,你们别担心。”

    但是于晓萱和方彤还是不放心,想要跟着起去,尤其是方彤,她爸是临市的把手,她的身份校长是知道的,多少会给她点面子。

    “真的不需要,我走个过场罢了。”

    沈清澜走了,独自个人去了校长室,方彤和于晓萱留在寝室里,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忽然,阵手机铃声想起。

    于晓萱:“你的手机响了,快接电话。”

    方彤:“不是我的。”

    俩人的视线齐齐看向沈清澜的书桌,果然在桌面上看见了沈清澜的手机,此刻正在欢快的唱着歌。沈清澜竟然忘记把手机带上了。

    铃声很快歇了又响起,方彤本来不想理会,但又怕对方是有什么急事,就接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傅衡逸”。

    “清澜,”低沉磁性的嗓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傅衡逸的声音里带着丝的疲倦与想念。

    方彤愣,拿开手机看了眼,贴近,“不好意思,清澜现在不在,我是她室友,如果你有什么急事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转达,要是没有急事,你可以过半……个小时再打过来。”

    本想说半个小时,但是想着沈清澜那里应该没有那么快结束,于是改口说了个小时。

    陌生的声音让傅衡逸顿,“清澜去了哪里?”

    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

    方彤犹豫,不清楚对方跟沈清澜的关系,但是对方熟稔的语气似乎又跟沈清澜关系不错的样子。

    “她有点事,出去了,她手机落在寝室了。”想了想,方彤还是没说。

    “如果她回来了,烦请转告她给我回个电话。”傅衡逸说道。

    “好。”

    傅衡逸挂了电话,揉揉眉心,他刚从场军事演习里回来,三天没有联系沈清澜,心有些想念。忽然,他揉着眉心的手顿,看看手机,又拨了回去。

    电话依旧是方彤接的。

    “清澜是不是出事了?”傅衡逸问道,沈清澜在家里的时候手机确实可能不在身上,但是她出门,手机是定会带在身上的。

    沈清澜朝着校长室走去,路上收获了无数或明显或隐晦的视线,还有传入耳的议论,她的神色不变,丝毫不把那些人的目光放在心上。

    转过个拐角,忽然个人影挡住了她的去路,沈清澜驻足。

    对方是个男人,个子不高,五官平庸,属于那种掉入人海就认不出的那种。

    来人脸上挂着轻挑的笑意,上下打量着沈清澜,“说吧,多少钱?”

    沈清澜微微顿,眼底冷意闪而过。

    “我知道你跟过不少男人,但是我不介意,你开个价,只要不太高,我可以包了你,虽然我出钱没有那些老头子高,但是我比他们都年轻啊,你要是肯跟我了,我定比他们更能满足你。”

    他的视线在沈清澜的脸上流连了会儿,最后停在沈清澜的胸前。

    沈清澜沉静的脸寒,看着对方,视线冰冷,红唇轻启,“滚。”

    男人脸色变,“别给脸不要脸,不过是个出来卖的,装什么假清高,老子愿意包你那是看得起你,也不看看自己经了几手了。”

    男人的嘴里不干不净,沈清澜眼底寒意更甚,刚才跟那个黑客比拼了半天,直难分胜负,最后还是对方略胜筹,被她逃了,好久没有尝到挫败的滋味,她的心情现在不是很好。

    “我再说最后次,滚。”声音冰寒。

    男人本想破口大骂,却在对上沈清澜的眼睛时瞬间息声,落荒而逃。

    沈清澜继续向校长室走去,这次没有遇见不长眼的人。

    校长室里,不仅有校长,还有他们的系主任和班主任、辅导员,该来的倒是都来了。

    沈清澜刚进去,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带着严肃的打量和审视。

    办公室的气氛很凝重,但是沈清澜却似毫无所觉,站在间,脊背挺直,神色沉静。

    “沈清澜同学,我们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你应该清楚吧?”辅导员率先开口。

    “不清楚。”沈清澜淡淡的吐出三个字,让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脸色僵。

    辅导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那我们就直说了,学校论坛里那篇帖子里说的是到底是不是真的?”

    沈清澜看了他眼,眸光清冷,“难道现在老师都喜欢听信谣言,不去调查事情真相了吗?”

    辅导员脸色僵,校长的脸色也不好看,他从来遇见过这么嚣张的学生。

    “沈清澜同学,我们只是希望你能把事情解释清楚。”

    “没有做过的事情,让我解释什么?”沈清澜无辜地说道,语气也带点不耐烦。

    班主任和系主任对视眼,班主任开口:“校长,我也觉得这件事就是个误会,沈清澜我了解,她是个学习成绩非常优异的学生,每年都是等奖学金的获得者。平日里行事也很有章法,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

    系主任也说道:“李老师说的对,我是她毕业论的导师,她的人品我也可以保证,上的那些照片也许不是真的,毕竟现在会有Ps的人很多,P几张似是而非的图还是很容易的。”

    ------题外话------

    求收藏啊,求收藏,阿离挥着小手绢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