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赢了,赌注呢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只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只见沈清澜方向盘打,原本直直撞向护栏的车头猛地转,车子个甩尾,就是个漂亮的漂移,接下来,在场的众人就看见了场神乎其技的连续漂移表演。

    直关注着沈清澜的顾阳和顾凯脸色变。

    “她想干什么?”顾阳尖叫。

    顾凯眸色很深,很沉,颗心紧紧地纠缠在起,他甚至能听到自己血压飙升的声音。

    “天哪。”顾阳嘴巴大张,看着沈清澜那个漂亮的漂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这还没完,沈清澜连续用了三个漂移渡过了连续弯道,车速自始至终没有减慢。

    他的嘴巴现在已经可以塞下个鸡蛋,他使劲拉着顾凯的手,“顾凯,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顾凯完全没有察觉到手臂上的疼痛,因为他此刻也被沈清澜震惊了。

    “你不是说小嫂子从来没有玩过赛车吗?”顾凯沉沉开口。这要是没有玩过赛车,那他们成了什么?

    “她……她是这么告诉我的呀。”顾阳结结巴巴,到现在哪里不明白,自己是被沈清澜给骗了。

    要是早知道她的技术这么好,他们还担心个毛线,坐等收钱就好了。

    顾阳心隐隐后悔,五千万是不是压少了,要是早知道这知道,当时就该赌个亿。

    “那你也要能拿出个亿。”顾凯冷冷地开口,原来顾阳不小心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播报员还在播报着比赛盛况,不过此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沈清澜这匹黑马上。

    比赛场上,沈清澜比林浩更快的冲进了第五圈的赛道,林浩从最初的愣怔反应过来,脸色难看的紧,踩油门追了上去。

    只是此时的沈清澜却没有再看林浩,她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领头的那辆红色赛车上,脚渐渐用力,油门被她踩到底,车子的速度不断飙升,辆,两辆,三辆……

    渐渐的,除了最开始的两辆车,其他的车子都被她甩在了身后,前面的两辆车子还在胶着,却忽然见到后面冲上来的匹黑马,危机感袭来,紧跟在红色赛车之后的黑色车子上的男人眼神狠,方向盘微微动,车身往旁边拐了拐,与红色赛车拉开了距离却也成功挡住了沈清澜的路,沈清澜要是想要过去,除非从两辆车身上飞过去。

    沈清澜仪表盘上的数字还在飙升,清冷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兴奋的神色,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沈清澜的神色微微有点恍惚,这样热血沸腾的感觉似乎离她已经很遥远,遥远到连她都以为那只是场梦境。

    摸着熟悉的方向盘,沈清澜的眼底闪过抹疯狂,车速再度飙升,蓝色赛车跟黑色赛车之间的距离下子拉近,眼看着就要撞上去了,观众席上传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很多人甚至闭上了眼睛,他们已经能够想象到接下来会看见的血腥场面。

    只是等来的不是惊恐的尖叫,而是阵排山倒海的欢呼,原来沈清澜的车子就在撞上黑色赛车的前秒,车身忽然倾斜,就那么从黑色和红色赛车的间窄窄的空隙里飞了过去,然后,平稳落地。

    个加速,直直冲向了终点,欢呼声如潮水般将沈清澜包围。

    沈清澜从车上下来,顾阳和顾凯迎了上去。

    “小嫂子,你真是太帅了,没想到你的车技这么好。”顾阳脸兴奋,只是语气里却充满了幽怨。

    “你问的是我有没有参加过比赛。”沈清澜淡淡的说了句,明明刚经过激烈的比赛,可是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波动,就连脸色也与比赛前没有丝毫差别。

    “你耍我!”林浩阴沉脸走过来,要是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沈清澜给耍了他就不是林浩了。

    想到开始的四圈沈清澜故意的示弱,林浩的牙齿咬得咯咯响,长这么大,从来都是他耍被人,哪里被别人耍过,今天却着了个女人的道。

    “是你自己技不如人,现在还敢来倒打耙,林浩,你的脸呢。”顾阳出声。

    顾凯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却站在沈清澜的身边,保护的姿态,冷冷地看着林浩。

    “愿赌服输,你输了。”沈清澜看着林浩,平静地说道。

    林浩眼底阴狠闪而过,从口袋里掏出张支票,扔了过来,“五千万,分不少。”然后就打算离开。

    “等等。”沈清澜开口。

    “还有什么事?”林浩满脸的不耐烦。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沈清澜提醒他。

    林浩脸色变,赌约的事情他自然没有忘记,也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他以为只要不提,那么这件事也就过去了,毕竟五千万他也给了。

    “对啊,林浩,愿赌服输,刚才也知不知道是谁叫嚷着没有自己不敢玩的,怎么,现在输了就想要赖账?”顾阳幸灾乐祸。

    林浩恶狠狠地瞪着顾阳,“顾阳,你特么不要太过分。”

    顾阳嗤笑,“我过分,林浩我问你,今天要是输的是我们,你会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会。林浩下意识的想到,要是自己赢了,他非得狠狠“疼爱”番这个小美人不可。

    只是这种事放在自己身上可以,别人要是敢这么对他,林浩砍死对方的心都有。

    顾阳看就知道林浩在想什么,冷声开口,“林少爷,要不要我提醒你下你说了什么?”

    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林浩的膝盖。

    林浩的脸色越来越黑,他没有理顾阳,而是直直得看着沈清澜,“美女,做人留线,日后好相见。”

    视线是浓浓的威胁。

    沈清澜不为所动,“我这人喜欢的向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不喜欢以德报怨。”

    这下子,林浩的脸色真的是比锅底还黑了。

    “你就不怕来自林家的报复吗?”林浩这次是"bsp; luo"裸的威胁了。

    顾阳和顾凯听这话,笑了,要是换做别人,听了这话估计也就真的退缩了,但是沈清澜,先不说傅家和沈家,单单个沈君煜就够他林家喝壶的。

    ------题外话------

    啦啦啦,我家澜澜是不是很帅,有木有被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