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清澜的实力是个谜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吃完早餐,大家今天都没有出去,待在寝室准备下周的答辩。

    沈清澜是最清闲的那个,她搬了把椅子坐在太阳上,手里捧着本书,随意地翻着。

    “清澜,你知道自己是在拉仇恨吗?”于晓萱嫉妒地说道,手还放在键盘上啪啪啪地打字,她的论今天才开始动呢。

    “谁让你前段时间犯懒,现在知道着急了吧。”方彤晃悠悠。

    “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哦,现在不也是在赶论嘛。”咱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

    方彤不说话了。

    吴倩直没有说话,她有些心不在焉得,时不时看眼手机,明明手机直处于关机状态,也不明白她脸上的那点纠结是从哪里来的。

    犹豫了许久,吴倩最终还是伸手拿过了手机,按了开机键。

    她设了来电提醒,手机刚开机,就进来了,好几条消息,都是陈擎天发过来的。

    吴倩条条的看着,基本都是问她为什么不打声招呼就离开医院,身体好点没有,现在在哪里。

    吴倩的眼前有点迷蒙,看不清屏幕,她轻轻眨了眨眼,回了条信息。

    【在学校,切安好。】

    没会儿,手机铃声就响了,吴倩没有接。

    手机铃声不断的响着,于晓萱奇怪的看着她,“吴倩,接电话啊。”

    吴倩没有说话,而是拿起手机走出了寝室。

    “吴倩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于晓萱说道。

    “可能是遇上了什么事吧,人家不愿意告诉我们就不要管了,赶紧写你的论吧。”方彤说道。

    于晓萱也没有再多说。

    沈清澜坐在阳台上,从她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楼下的场景,她看见吴倩走出了寝室楼,来到了寝室楼旁边的大树下,那里有个男人等着,而吴倩似乎就是去找这个男人的。

    这个男人沈清澜见过,就是那天她跟傅衡逸逛街的时候,他们还碰见了两次,那时候俩人举止就很亲密,看来这两天吴倩低迷的情绪,显然是跟这个男人有关了。

    不知道这个男人说了什么,吴倩直低着头,男人将吴倩拥在怀里,吴倩的手在男人的背上捶打着,沈清澜看那个力度就知道肯定没用多少力气。

    很快,吴倩就跟那个男人上了旁边的辆跑车。

    沈清澜美眸轻眨,收回了视线。

    “清澜,我们午吃什么?”于晓萱伸了个懒腰,问着阳台上的沈清澜。

    沈清澜:“你想吃什么,我去买。”现在寝室里就她最有时间。

    于晓萱眼睛亮,她是个吃货,说道吃的就动力十足,“我想吃必胜客的海鲜披萨,还有意大利面,肯德基的香辣鸡翅和奥尔良烤翅,星巴克的拿铁咖啡,还有……”

    “于晓萱,你是猪吗?”方彤打断于晓萱的话,脸鄙夷的看着她,“虽然你现在不出名,但是好歹也是个艺人,注意点形象,再吃下去,你就不怕你经纪人直接将你五马分尸了?”

    于晓萱垮了脸,“可是经纪人现在不在啊,就让我吃最后次。”

    可怜兮兮的表情加上可怜兮兮的语气,于晓萱现在的样子有点像是被抛弃后的可怜孩子。

    可惜方彤并不吃她那套,翻了个白眼,“这招对我没用,我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少吃点,以后减肥也不用那么痛苦。”

    “清澜…。”于晓萱转头看着沈清澜。

    沈清澜合上书,“方彤说得对,我听说琳达对艺人的要求很高,第点就是要控制自己的身材,你如果想顺利在琳达手下存活下来,这些垃圾食品还是不吃为好。”

    韩奕再将于晓萱安排到琳达手下之前,是征求有过沈清澜的意见的,沈清澜对这个琳达也做了基本的了解。

    于晓萱彻底不说话了,脸的生无可恋。

    最后是沈清澜在上订的餐,没有于晓萱点的那几样,倒是点了盘她爱吃的糖醋里脊,算是安慰下她那颗脆肉的小心灵。

    于晓萱在看见那盘糖醋里脊时,感动的差点哭出来。

    “清澜,我就知道你是最爱我的,这辈子我要是个男人多好,我肯定娶你,抬大轿,十里红妆。”

    沈清澜微笑不说话,这辈子你即便是男人,也来晚了步。

    沈清澜淡淡地想着。

    吃完饭,沈清澜负责收拾了卫生,其他俩人继续在键盘上奋斗,争取今天就将论搞定,毕竟明天就是周六了,说好了明天去清澜家里做客的。

    “清澜,明明你根本没有去专业实习,可是你这实习报告写的就跟真的样,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于晓萱翻着沈清澜的实习报告,感觉内心受到了万点暴击伤害。

    方彤早已见怪不怪,“清澜的实力是个谜,个小小的实习报告算什么。你忘了大二的时候,她还帮物理系的个学长解决过道物理难题,结果被那个学长奉为女神,追了清澜整整个学年,送个个学期的早餐,无论清澜怎么说都不管用。”

    于晓萱也想起了这码事,也笑了,那个傻学长,就是毕业了还经常往学校跑。

    “清澜,你后来跟那个学长说了什么,他后来为什么不来了?”于晓萱好奇。

    沈清澜淡淡开口,“没什么,就是告诉他我已经订婚了,毕业后就会跟我的未婚夫结婚,而且我和我的未婚夫感情很好,希望他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而已。”

    而已……于晓萱佩服地竖起大拇指,“这话你都编的出来,那你当初干嘛不早点这样说。”

    “人家单纯男青年,好不容易看上了个女生,结果还是有主的,这个打击有点大,清澜不早说,也是怕人家蹶不振,后来,人家毕业了,在社会上历练过了,承受能力总该长进了呗。”方彤晃悠悠的说道。

    于晓萱看向沈清澜,结果见她没有反对,就知道方彤说对了,心默默地为那个男生默哀了秒钟。

    而沈清澜此刻心所想的却是,当时说的也不算是谎话,她现在确实已经是个结婚的人了。

    ------题外话------

    我们清澜其实是很棒哒,又到了周末了,小仙女们周末快乐,阿离又要闭关码字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