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点火不灭(四更,求收)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右手忽然被握紧,耳边是傅衡逸低沉磁性的嗓音:“你也是我的宝贝,感谢上苍让我遇见你。”

    沈清澜清冷的脸上染上丝绯红,感受着右手传来的温暖温度,美眸浮现点点暖意,缓缓而有力地回握着傅衡逸的手。

    演奏会结束,些人退场,些人留了下来,跟楚云蓉寒暄,多数都在夸赞沈希潼钢琴弹得非常十分之好,颇有楚云蓉当年的风范,楚云蓉教女有方,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云云。

    沈希潼站在楚云蓉的身边,笑得温婉得体,沈谦站在他们的身边,家三口的画面美好而温馨。

    “澜澜,走吧。”沈君煜走过来。

    沈清澜:“你不觉得这样的画面很好看吗?”

    沈君煜朝那边扫了眼,眸底黝黑,看不出情绪,“没什么好看的,我晚饭都没吃,你们俩请我吃饭吧。”

    傅衡逸:“行。”揽着沈清澜的肩膀,将她带离了音乐厅。

    沈清澜遗憾地看了眼那家三口,人家精心准备的大戏,就这样离场是不是有些不好?

    沈君煜说是吃饭,也不过就是个借口,到了停车场就与他们分道扬镳了,如果不是沈清澜要来,他才不会来参加什么见鬼的个人演奏会。

    既然提议的人都走了,沈清澜和傅衡逸也没打算去吃饭,而是打到回府。

    傅衡逸先去洗了澡,等沈清澜洗完澡出来,傅衡逸已经靠坐在床上,拿着本杂志翻阅着,沈清澜瞄了眼,是本军事杂志,也不知道他是从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

    沈清澜刚洗完头,头发上还在滴着水,她也没在意,倒是傅衡逸,皱了皱眉,起身进了浴室。

    再出来时,手里拿着条干毛巾和吹风机。

    “过来。”他朝沈清澜招招手,沈清澜看了眼他手的东西,听话的走了过去。

    傅衡逸给她准备了把椅子,她坐着,傅衡逸站在她的身后,条毛巾盖在她的头上,遮住了她的视线。

    傅衡逸将她的头发擦得半干,这才拿起吹风机给她吹头发,他的动作笨拙,显然是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力度轻柔,不会弄疼了沈清澜。

    “以后洗完头定要将头发擦干,不能就这样睡了,免得第二天早上起来头疼,知道吗?”傅衡逸殷殷叮嘱。

    沈清澜看了他眼,说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啰嗦?”

    傅衡逸动作顿,还真没人这样说过他。

    将她的头发擦干,傅衡逸进浴室里将东西放好,再出来时,沈清澜已经上床了。

    床的另边陷下去,没会儿沈清澜就落入了个熟悉温暖的怀抱。

    这段日子他们都是这样睡的,沈清澜早已习惯了傅衡逸的怀抱,从开始的睡不着到现在的安然入睡。

    “今晚看见那样的画面不高兴了吗?”傅衡逸低低说道。

    沈清澜:“没有不高兴。”她只是有点失望,原本还以为沈希潼能有什么高明的手段等着自己,结果就只是这样,讲真,她有点索然无味。

    如果沈希潼知道沈清澜的想法,估计会吐血三升,她原本想让沈清澜看到的是自己比她优秀,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是爸妈掌心的宝贝,是沈清澜永远也比不上的,也想让傅衡逸看到,他的选择是错误的,结果自己精心安排的这些,在沈清澜眼,就成了不入流的跳梁小丑。

    傅衡逸低低笑,这还真像是沈清澜的回答。

    听到身后的笑声,沈清澜转了身,面对着傅衡逸,微微挑眉,“很好笑?”

    傅衡逸本正经地点头,“今晚看了个小丑的表演,确实挺搞笑的。”

    沈清澜:……

    本正经地说着冷笑话,点也不好笑。

    四目相对间,沈清澜看着傅衡逸的脸,美眸闪过道狡黠的光,忽然主动靠上去,在傅衡逸的唇上亲了口,如蜻蜓点水般,触即分。

    傅衡逸视线落在她饱满晶莹的唇瓣上,眸色渐深,个翻身,俩人的位置就发生了变化。

    他看着身下的沈清澜,“是你主动招惹我的。”低头,吻上了沈清澜的唇。

    沈清澜双手抱着傅衡逸的脖子,伸出舌头,回应着他,傅衡逸眸色深,唇瓣移到沈清澜的耳边,含住了饱满圆润的耳垂。

    温热的触感带着微痒,沈清澜只觉得有道电流传遍了全身,麻麻的,酥酥的。

    沈清澜的手移到傅衡逸的睡衣扣子上,颗颗扣子在她的手滑落,傅衡逸停下动作,定定地看着她。

    沈清澜脸颊绯红,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很快,傅衡逸身上的睡衣就落在了地上,露出他的上半身,胸膛上的伤口清晰地落入沈清澜的眼,深紫色的血痂还没有掉落,她深深地看了眼那个伤口。

    沈清澜的手继续下移,来到了睡裤的边缘,她顿,没有继续。

    傅衡逸等着她的动作,剑眉微挑,“怎么不继续,怕了?”

    沈清澜扫了他眼,迟迟没有动作。

    傅衡逸微微笑,也不指望她继续了,低头,吻落在沈清澜脖子上,手上的动作也没停,只眨眼,沈清澜的身上的睡衣就不知所踪。

    他埋首在沈清澜的胸前,微微刺痛的感觉拉回了沈清澜渐行渐远的神志,察觉到傅衡逸的手就放在自己的裤裤边缘,只要轻轻拉,她就彻底与他坦诚相见了,她惊,按住了傅衡逸的手。

    傅衡逸疑惑地看着她。

    沈清澜眸光躲闪,不敢看他,傅衡逸直觉不好,定定地看着沈清澜。

    “那个,我亲戚来了。”声若蚊蝇。

    傅衡逸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看着身下那个早已闭上眼睛的女人,咬牙切齿,“你故意的。”

    说完,翻身下了床,走进了浴室。

    沈清澜睁开眼睛,讪讪,她还真是故意的,只是临时起意想逗逗他,结果没想到这个人这么不经逗。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想起那个结痂的伤口,心底涌起声歉意。

    ------题外话------

    {编编大人哪,没有肉肉了,真的,我都删了}

    小仙女们的收藏、评论、花花、钻钻、票票都好给力,阿离个激动,所以,四更来啦

    今天的问题是:傅衡逸参加沈希潼的演奏会带了条什么颜色的领带?

    知道的评论区留言哦

    Ps:给阿离送了花花、钻石、评价票和币币的小仙女记得要评论区留言,阿离给你们送币币,虽然奖励不多,表嫌弃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