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那天,傅衡逸狠狠地撞开了穆连城,原本应该射进穆连城胸膛的子弹射进了傅衡逸的身体,虽然毒贩被击毙,人质也解救了出来,但是傅衡逸却至今还在抢救。

    那颗子弹离傅衡逸的心脏太近,当地的医院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做这个手术,所以只能止了血后就连夜将傅衡逸送到了最近的部队医院,可是因为耽误了救治时间,即便是专家,也不敢肯定这个手术定可以成功,而旦手术不成功,那么傅衡逸就……

    群人商量之后,决定打电话通知傅衡逸的家里人,只是电话不是被傅老爷子接到的,而是个自称是傅衡逸妻子的人,他们这才知道,他们的队长竟然已经结婚了。

    沈清澜接到电话,找了个借口出了傅家,就赶了过来,作为傅家唯的孙子,傅衡逸出了这样的事情,对傅老爷子的打击可想而知,所以,为了老爷子的身体,沈清澜暂时没有告诉他。

    她也没有想过,万傅衡逸撑不过来,傅老爷子见不到孙子最后面该怎么办。

    在沈清澜看来,傅衡逸既然可以这么年轻做到这个位置上,那么经历的危险肯定不少,命硬得很,不会那么容易就挂了。

    而等在医院的穆连城等人在看到来人的时候是不相信的,实在是因为沈清澜太年轻,只是很快沈清澜的第句话就让他们确认了这个就是他们队长的妻子。

    “傅衡逸怎么样了?”沈清澜甚至没有问他们是谁,就准确无误地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你是?”出声的是猴子。

    “我是沈清澜,傅衡逸的……妻子。”

    “队长还在里面抢救,医生说子弹离队长的心脏太近,又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所以手术风险很大,队长可能……”穆连城沉声开口,语气沉痛。

    “他为什么会受伤?”沈清澜问道。

    群人沉默,最后还是穆连城开口向沈清澜道明了事情的经过,当然,些涉及机密的事情自然半个字都不会跟沈清澜说。

    “嫂子,对不起。”穆连城再次开口道歉,沈清澜不责怪是她大度,但是这声对不起是他欠下的。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责怪你们任何个人,你也无需再跟我道歉。”

    走廊里再次陷入沉默,群人默默地盯着手术室的门。

    沈清澜半靠在墙上,脸上片沉静,不见半点惊慌,但是微微紧握的手,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担忧。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那道关了十几个小时的门终于打开,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谁是傅衡逸的家属?”

    沈清澜起身,“我是。”

    “手术很成功,但是病人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昏迷当,但是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过两天就会醒来。”

    句话,在场的人通通送了口气,尤其是猴子,眼眶通红,听了医生的话,当场落了泪。

    还好,还好队长没事,不然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与他样激动的还有穆连城,毕竟傅衡逸是为了救他才受的伤。

    在场最冷静的恐怕要数沈清澜了,从头到尾,她的脸上也没有出现类似惊慌、担忧的神情,这让在场的人都有些狐疑,这真的是队长的亲老婆吗?

    只是如果熟悉沈清澜的人在这里就会知道,她不是不担心,而是她没有表现出来。

    傅衡逸被推出来,沈清澜跟在后面,进了病房。

    傅衡逸住的是高级病房,他的军衔高,这是他应得的待遇。

    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双眸紧闭,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这样虚弱的傅衡逸是沈清澜没有见过的,她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见他呼吸平稳,仪器上的指标也正常,颗心渐渐放了下来。

    沈清澜这时候才拿起手机给傅老爷子打了电话,说明了傅衡逸的情况。

    “爷爷,对不起,之前隐瞒了您。”沈清澜道歉,这点她确实做得不好,但是她不后悔。

    傅老爷子沉默片刻,开口,“这件事不怪你,衡逸他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说已经脱离危险了,过两天就会醒过来,但是子弹离心脏太近,手术虽然成功了,人却元气大伤,需要休养段时间,以免落下后遗症。”

    “我知道了,我会向他上级请假。”傅老爷子说道,“等衡逸醒过来就将他转到京城来吧,也方便照顾。”

    傅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但是在军的影响力直不弱,即便是傅衡逸所在部队特殊,但是由他开口请假,上面自然不会不答应,更何况这次傅衡逸还是因公受伤。

    “我也是这个意思,爷爷,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

    “好,丫头,你自己的身体也要照顾好。”傅老爷子不忘叮嘱句。

    “我已经往家里打过电话,等他醒过来以后就会转院去京城,你们应该还要回去复命吧,你们先回去吧,这里有我。”沈清澜看着站在病房门口,想进又不敢进来的众人。

    穆连城深深地看了眼沈清澜,“嫂子,我想等到队长醒过来再走。”

    “我也是。”

    “我也是。”其他人七嘴舌地附和。

    不亲眼看着傅衡逸醒来,他们的心哪里能真正放下。

    沈清澜看了他们眼,“随你们吧。”

    傅衡逸是在天后醒来的,他睁开眼时看见的就是沈清澜趴在病床前闭着眼睛睡着,但是她睡得似乎很不安稳,柳眉紧紧蹙着。

    傅衡逸刚想动,就发现自己的手被沈清澜握在手里,他怔,然后嘴角扬起抹好看的弧度。

    沈清澜倏地睁开了眼睛,对上的就是傅衡逸看着她的温柔目光,她怔,随即反应过来,“醒了,哪里不舒服吗?”

    傅衡逸轻轻摇摇头,看着沈清澜眼下明显的黑眼圈,心涌起股歉意,“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以后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个人,他还有个妻子,个他想好好护着,疼着的人。

    ------题外话------

    嗯,咱们傅爷要在家里待段时间,所以啦,受伤也未必不是件好事,起码可以陪老婆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