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还满意吗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两人相拥而眠,夜睡到了天亮。

    沈清澜醒过来时已经是七点了,以往她都是六点就醒了,今天难得睡过了头。

    她睁开眼睛,刚动了动,就察觉到似乎些不太对,手摸上去,却瞬间缩了回来。

    沈清澜意识到那是什么,倏地瞪大了眼睛,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路蔓延,就连脖子也变红了。

    “还满意吗?”傅衡逸沙哑的嗓音回荡在沈清澜的耳边,沈清澜惊得下子跳了起来,却忘了她此刻整个人都被圈在傅衡逸的怀,而傅衡逸微微抬头看着她。

    沈清澜的脑袋直接撞到了傅衡逸的下巴上,沈清澜嘶了声,而傅衡逸直接闷哼了声。

    “清澜,你还真打算谋杀亲夫不成?”

    “谁,谁让你耍流氓的。”沈清澜再也维持不住清冷的样子,结结巴巴地说道。

    傅衡逸的手落在沈清澜的头上,帮她轻轻按着刚才被撞到的地方。

    听到她说的话,眼底暗,咬牙,“沈小姐,我今年三十岁,不是三岁。难道你不知道男人早上都是最冲动的吗?”

    沈清澜脸上红的可以滴出血来,饶是再淡定自若,此刻也恨不得挖个地缝把自己给埋了。

    她手忙脚乱的坐起来,“那个,我,我去做早餐。”

    傅衡逸握着她的手腕,用力,沈清澜就跌到了傅衡逸的身上,在个旋转,两个人的位置就对调了。

    傅衡逸低头看着身下的人,眼眸危险地眯起,“点了火就要跑?”

    沈清澜眼睛慌乱地四处瞄,就是不敢和他对视,刚才的无意的触碰时刻提醒着她眼前的这只可是只醒来的老虎,还是饿着肚子,就等着开荤的那种。

    沈清澜动不敢动,“只能怪你自己定力不够。”

    傅衡逸被她气笑了,活了三十年,还是头次被人说定力差的,要是被他那帮下属听见,指不定要被怎么嘲笑。

    “你穿成这样,还说是我定力差,你确定?”傅衡逸视线落在身下的那抹莹白上,嗓音暗哑。

    沈清澜莫名,顺着他的视线,才发现自己的睡衣扣子开了两颗,露出了胸前的大片春光。

    脸上刚刚有了消退意向的热度再度飙升,挣扎着想要起来,只是傅衡逸按着她双手的力度坚如磐石。

    他看着她,眸光明明灭灭,尤其是因为她的挣扎,眼底的那抹莹白在眼前晃来晃去,他只觉得脑有团火,燃烧了他的理智,吞没了他的意识。

    察觉到身上男人体温的飙升,沈清澜眼底的慌乱更甚,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唇上就被片柔软覆盖。

    傅衡逸的唇带着微微的凉意,与他身上的火热截然不同,他的唇很软,似沈清澜以前吃过的种果冻,软软的,qq的,滑滑的。

    傅衡逸吻着身下的人儿,温柔的,缱绻的,沈清澜闭上了眼睛,傅衡逸桎梏者沈清澜的双手放开,只手沿着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感受着手下的细腻的触感,他眼神更加幽暗。

    沈清澜的手不知何时揽上了傅衡逸的脖子,牙关被撬开,傅衡逸长驱直入,改之前的温柔缱绻,吻变得霸道起来。

    沈清澜只觉得自己被放在了片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随着海浪忽上忽下,这个海浪不是凉的,而逝犹如岩浆般的炽热,灼烧了她的灵魂。

    就在沈清澜以为傅衡逸定会做到底的时候,傅衡逸的手却从他的衣服里抽离,他的头埋在沈清澜的脖子里,沈清澜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剧烈起伏的胸膛和粗重的喘息。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良久,傅衡逸个翻身,利落下床,“我去洗个澡。”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浴室。

    浴室里很快想起了哗哗的水声,还有男人压抑的闷哼声。

    过了好久,浴室里才安静下来,傅衡逸看着的右手,苦笑声,自己还真是自作自受。

    **

    卧室里。

    直到浴室里响起哗哗的水声,沈清澜才慢慢起身,睡衣的扣子已经全部开了,她里面什么也没有穿,此刻胸前的柔软完完全全暴露子啊空气,如果傅衡逸见到这幅画面,恐怕再强大的自制力也会崩溃。

    沈清澜起身换衣服,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胸前斑斑点点的红痕,就连脖子上也有时,忍不住脸又红了红。

    她的手指轻轻拂过那枚枚暗紫色的暧昧痕迹。

    “你放心,只要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动你。”

    脑海,回荡着昨夜傅衡逸在她耳边说的话,眼前浮现的是刚才傅衡逸明明忍得满头大汗却还是在关键时刻刹车的样子。

    她的嘴角浮现淡淡的笑意,虽然刚才即便傅衡逸做到底了,她也不会怪他,毕竟他们是夫妻,但是心底大概依旧会有淡淡的失望吧。

    沈清澜快速的换好了衣服,钻进了厨房,直到用冷水洗了脸,热度才渐渐降下来。

    她打开冰箱,看看现有的食材,拿出了几样,打算做早餐,不知道傅衡逸喜欢吃什么,所以她打算就按自己平时吃的做。

    她不喜欢吃西式早餐,而包子什么的,现在做也来不及了,所以沈清澜只打算做番茄鸡蛋面。

    傅衡逸洗澡完出来看见的就是这样幅画面:沈清澜围着围裙,头发随意地用皮筋扎着,拿着勺子炒着什么。

    这样的沈清澜,退去了平日的清冷,变得柔和而宁静,仿佛从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化为了平凡的女人,变得居家,却越发的吸引了傅衡逸的目光。

    “你先去拿筷子,马上就可以吃了。”沈清澜注意到傅衡逸,说了句,不敢抬眼看他。

    傅衡逸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走了过去,“我来装,你先去餐桌上等着。”

    沈清澜点点头,走出了厨房。

    傅衡逸将两碗面装好,端了出去。

    ------题外话------

    修改了好几次,编辑大大,这次真的没有肉肉了,就让我过吧。【跪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