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同床共枕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卧室的门被缓缓打开,走进来个高大的身影,沈清澜眸色暗,抬脚就往来人身上踹,目标直指男人最疼痛的地方。

    来人惊,闪电般地后退,沈清澜欺身上前,出手如电,直攻对方面门,却不想对方身手竟然不弱,下子就躲开了,俩人在黑暗过了好几招,沈清澜眼底眸色渐深,她已经好久没有遇到身手这么好的对手了。

    沈清澜握拳,正打算拳直击对方的小腹,却被对方握住了她的手,用力拉,沈清澜就到了对方的怀里。

    后背撞上个硬邦邦的胸膛,沈清澜脸色冷,抬手就要用手肘攻击,却被对方下子制住了手臂。

    “是我”。低沉磁性的嗓音在黑夜响起,沈清澜下子愣住了。

    灯亮起,傅衡逸的脸出现在沈清澜的眼前,沈清澜愣愣地看着他,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他。

    “才个月不见,就打算谋杀亲夫了?嗯?”尾音上扬。

    沈清澜贯清冷的脸上有些讪讪,刚刚那脚要是落实了,傅家的子孙后代恐怕就真要交代在自己手里了。

    “谁让你大半夜回来还偷偷摸摸的”沈清澜小声嘟囔,难得的小女儿姿态。

    傅衡逸无声笑,“是我的错,我应该提前给你打个电话,吓到你了,抱歉。”

    他这样本正经的道歉,沈清澜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原本就是他的家,他回来哪里还需要打什么招呼。

    “那个,要不,你先去洗澡?”看着他眼底的青黑还有下巴上青青的胡渣,身上的作训服上还有着斑斑点点的泥印子,沈清澜指指浴室。

    傅衡逸也确实累了,连续四五天没有休息,饶是他身体素质好,也有些吃不消,点点头,打开衣柜,打算拿自己的睡衣。

    却在看见衣柜里摆放的整整齐齐的衣服时愣住了,半男式的,半女式的,半是他的,半是她的,左右各半,泾渭分明。

    傅衡逸嘴角轻扬,心情极好,拿起睡衣,去了浴室。

    浴室里,傅衡逸看着洗漱台上多出来的生活用品,女士洗面奶、牙刷、杯子、他的剃须刀、他原本的杯子里还新换了只牙刷……。

    旁边的架子上还多了盆绿色植物,单调的空间里立刻多了几分生机盎然,傅衡逸眼底闪过抹温柔,忽然觉得,这样的婚姻生活似乎也很不错。

    等他进了浴室,沈清澜的脸色就垮了,她看了眼两米的大床,好看的柳眉打成了个死结。

    今晚该怎么办?原先傅衡逸没有回来的时候沈清澜没有意识到,现在他回来了,她才发现,这个房子里统共只有这么张床,应该怎么睡?难道要让傅衡逸去打地铺?

    或者她去睡客厅?

    沈清澜活了二十年,第次如此纠结。

    就在沈清澜纠结间,傅衡逸已经洗完澡出来了,见到他身上穿的整整齐齐的睡衣,沈清澜心下松了口气。

    傅衡逸看着站在床边不动的人,眼底有些疑惑,“怎么还不睡?是不是刚才我把你吵醒了所以你睡不着了?”

    沈清澜没有纠结出结果,直接看向了傅衡逸,“你今晚睡在哪里?”

    这是直接把问题丢给了傅衡逸。

    “当然是睡在床上啊!”傅衡逸回答地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沈清澜噎,“那我去睡客厅。”说着就要打开衣柜去拿备用的被子和枕头。

    “等等,”傅衡逸叫住她,“清澜,我们已经结婚了,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沈清澜身体僵,是啊,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就算是傅衡逸要求她履行夫妻义务那也是应该的,早在她选择跟他结婚那天就应该知道了,不是吗?

    沈清澜没有离开,言不发的上床,躺好。

    傅衡逸知道她是误会了,却也不解释,在床的另边躺下,感受到床塌陷下去的动静,沈清澜身子紧绷。

    傅衡逸关了灯,卧室里瞬间陷入片黑暗,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沈清澜和傅衡逸呼吸的声音。

    沈清澜背对着傅衡逸躺着,傅衡逸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从她紧绷的身体上也能看出她的紧张。

    他第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难道自己长得很像饥不择食的色狼?

    沈清澜迟迟不见傅衡逸动作,心下松了口气,而就在她以为傅衡逸睡了的时候,她的腰上却多了只手,直属于男人的手。

    沈清澜的身子僵硬极了,她的目光落在衣柜上,眼底眸光极淡。

    傅衡逸将沈清澜彻底圈在怀里,感受到怀里娇躯的僵硬,无声地笑笑,他要让沈清澜习惯他的存在。

    “你放心,只要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动你。”傅衡逸在沈清澜耳边说道,声音温柔磁性。

    沈清澜没有做声。

    而之后傅衡逸也确实没有进步的动作,他只是圈着她的腰,甚至连手的位置都没有动。

    良久,沈清澜直到确定了身后人呼吸均匀,真的入睡了才渐渐放松下来,眼睛闭,陷入了梦乡。

    傅衡逸睁开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感受到沈清澜是真的睡着了,他才轻轻地在沈清澜的耳边道了句晚安,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他是真的累了,就是沈清澜让他做什么,他其实也没有力气去做了。

    他不是铁人,连续四五天的高危任务,让他的体力跟精神都消耗极大,原本他可以不回来的,但是到底放心不下沈清澜,尤其是在看见手机里沈清澜发过来的那些照片时,归家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急切,半夜就驱车回来了。

    到家的时候他是知道这个点沈清澜肯定是睡了的,他原本也不打算吵醒她,只打算去卧室里拿件换洗的衣服就去客厅的沙发上睡觉,谁知沈清澜那么敏锐,他都刻意放轻脚步声了,还被她察觉出来。

    虽然只过了几招,但是傅衡逸还是能够看出沈清澜的身手不错,想到沈家也是军政世家,沈家的后代会几招也是正常的事。

    ------题外话------

    傅爷:我要是再不回来,媳妇都快把我忘了。

    阿离:所以你回来了,而且还可以跟你媳妇同床共枕,高兴吗?

    傅爷眼刀嗖嗖的:我媳妇不跟我同床共枕,想跟谁?

    阿离:你是男主,你说了算。

    阿离内心奸笑,同床共枕也不给你吃肉,哼哼,让你威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