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后续(二更,求收)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低沉磁性的声音在黑暗响起,钻入了沈清澜的耳,她的眸光动了动。

    陌生的气息环绕在鼻尖,沈清澜第次觉得这个怀抱原来这么温暖,她静静地靠在傅衡逸的怀里,头次没有挣扎。

    “谢谢。”良久,沈清澜低低开口,长久不说话的嗓音因为缺水而沙哑。

    “奶奶没有了,你还有我,以后我都会直陪着你,护着你,只要你不离开我,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磁性的嗓音别样的温柔,轻轻说出的“永远”,是此生最重的承诺,而他,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人,沈老爷子终于出了口气,老妻刚走,要是孙女再出什么事,那么他就真的无颜见老妻了。

    “爷爷,对不起,让您担心了。”沈清澜看着老人眼底浓重的青黑,歉疚。

    沈老爷子慈爱地笑笑,“饿了吗,先吃点粥好不好?”

    沈清澜原本想说吃不下,但是对上老人担忧的目光,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沈谦眼睛亮,严肃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模样。

    沈清澜接过沈谦手上的碗,“谢谢爸。”

    沈奶奶的葬礼很隆重,毕竟沈家是大家族,这些天傅衡逸又在沈家忙前忙后,联想到前段时间京城里传来的消息,大家心对沈傅两家的事情也有了猜测。

    不管是因为沈家的关系,还是傅家的权势,沈奶奶的葬礼上来的人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了。

    沈清澜袭黑衣,跪在灵堂上,低垂着头,神情木然,跟着沈君煜机械地向来人鞠躬,耳边是沈希潼细细的呜咽声。

    直看着沈奶奶的骨灰被葬到了墓园里,沈清澜才依依不舍地回到沈家。

    沈奶奶的葬礼过后不久,沈清澜就从沈家搬了出去,她没有搬回学校,而是搬到了傅衡逸在市区的套公寓里,这里离她的学校并不远。

    俩人毕竟已经领了证,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虽然因为沈奶奶去世,还有沈清澜没有毕业等原因并没有举办婚礼,但是分居也是不合适。两家人商量了以后,决定等沈清澜毕业后再举行婚礼。

    傅衡逸毕竟才请假不久,所以等沈奶奶的葬礼过,把公寓的钥匙交给沈清澜之后就匆匆赶回了部队。

    沈清澜打量着陌生的房子,冷色调的设计,很符合傅衡逸贯的形象。

    这里是套两居室,除了间主卧之外,就只剩间书房,空间并不大,但是对于沈清澜来说却是足够了。

    卧室里是落地窗,眼可以看见外面空空荡荡的阳台。

    临走之前,傅衡逸除了给沈清澜留了钥匙之外,还给她留了张卡,说是家用的。

    沈清澜参观完房子,看着空空荡荡的阳台,眉心微蹙。

    **

    “澜澜,住在家里不好吗?”沈君煜手里搬了个大箱子,气喘吁吁。

    “我已经结婚了。”沈清澜淡淡提醒。

    沈君煜噎,之前忙着沈奶奶的后事,他来不及找傅衡逸算账,等他回过神来,这个混蛋却跑回部队了。

    从知道沈清澜和傅衡逸领证之后,沈君煜的心就憋了口气,傅衡逸这个混蛋,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把他的宝贝妹妹拐走了,他恨不能上去咬死他。

    “澜澜,你真的考虑好要跟傅衡逸过辈子了吗?”沈君煜不甘心。

    沈清澜看着沈君煜,眉眼沉静,“我已经领证了,法律上,我跟他是夫妻。”

    “可是你爱他吗?”沈君煜有些气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沈清澜对傅衡逸,根本没有爱情。

    “我以后会爱上他。”她说的是以后,而不是现在。

    沈君煜看着妹妹沉静的眉眼,自从奶奶去世以后,他再也没有看见她笑过,却也没有在她的脸上看见悲伤,直都是这样沉静的模样,无悲无喜,似乎所有的情绪都随着奶奶的去世而消失了。

    沈君煜伸手揉乱了沈清澜的头发,“澜澜,你完全不必如此,奶奶她要是看见……”

    “哥。”沈清澜打断他的话,静静地看着他,却没有了下。

    沈君煜闭嘴。

    “以后傅衡逸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回来告诉哥,哥帮你揍他。”

    “你打得过他?”

    就沈君煜的身手想要打过傅衡逸,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额。”沈君煜尴尬,“为了我妹妹,就是打不过也要打。”

    沈清澜给房子来了个改造,添置了很多小东西,家里瞬间多了丝温馨的气息,尤其是阳台。

    原本空荡荡的阳台上多了个躺椅,张小圆桌,个小小的落地书架,角落里还多了个花架,上面放着几盆植物,其有盆是栀子花。

    沈君煜见妹妹难得起了兴致,扔下公司里大堆亟待处理的事务,跑来妹妹的新家当苦力。

    “你这堂堂个大总裁,每天净往我这里跑,该不会是公司快倒闭了吧?”沈清澜看看满头大汗的哥哥,嗓音清清淡淡。

    “你这丫头有没有良心,我这么做是为了谁?”沈君煜抬起袖子抹了抹头上的汗,丝毫没有家大公司总裁的觉悟,“你放心,就是全世界的公司都倒闭了,你哥哥我的公司也不会倒闭,你的嫁妆银子我是不会给你亏了的。”

    沈君煜的公司里沈清澜也是有股份的,当初沈君煜创业的时候,沈老爷子和沈谦并不同意,甚至断了他的资金,而沈君煜也硬气,你们不给我就自己赚,将家小公司发展成如今这样大规模的企业,不得不说,也是沈君煜的本事。

    而这其沈清澜功不可没,毕竟启动资金里她出了绝大部分,虽然这么多年,沈君煜也没有搞清楚,当年的沈清澜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沈清澜对于经营公司没有兴趣,所以沈君煜就给了她干股,每年都有部分分红打到沈清澜的账上。

    “对了澜澜,下个周末我要参加个慈善拍卖会,你当我的女伴吧。”沈君煜想起今天的目的,说道。

    “据说这次的拍卖品里有幅冷清秋的作品,爸爸的生日快到了,我想把它拍下来送给爸。”

    沈清澜眸光微微闪,“不去。”

    ------题外话------

    这里出现了个新的名字,亲们注意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