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你还有我(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谦脸色沉,“清澜,希潼说的是真的?”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沈希潼,“有个词叫做‘见钟情’,你没有,不代表别人也没有。”

    沈希潼抖着手,指着沈清澜,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沈老爷子打断,“好了,这件事是我同意的,户口本也是我给澜澜的,你们有什么意见,都冲着我。”

    沈老爷子神情严厉,眼神从每个人的身上扫过,尤其是在楚云蓉和沈希潼的身上顿了顿。

    沈君煜终于明白了昨晚沈清澜为什么要跪在地上,他的目光落在沈清澜的身上,眸底暗沉。

    沈老爷子开口,原本想要开口的人都闭了嘴。

    楚云蓉看了看脸色惨白,双眼无神,明显受了极大打击的沈希潼,很是心疼,看着沈清澜的目光也带了丝埋怨。

    楚云蓉当然知道沈希潼喜欢傅衡逸,而她对此也是持着乐见其成的态度的,但是现在沈清澜横插脚,夺走了傅衡逸,可是沈清澜又是自己的亲女儿,她总不能叫她去离婚吧,楚云蓉感觉沈清澜又给她出了个难题。

    傅衡逸很快就从病房里出来了,他脸色平静,从他的表情上谁也看不出沈奶奶对他说了什么。

    接着,沈谦就被叫了进去,只是他出来得很快,出来时深深地看了眼沈清澜,他的眼眶通红,眼满是悲伤。

    “妈说想见爸和清澜。”

    沈老爷子和沈清澜闻言,进了病房,沈希潼则是看向了傅衡逸,她的眼盈满了悲伤的泪水,看上去楚楚可怜,只是很显然,傅衡逸的目光根本没有落在她的身上,他只是看着被关上的病房的门,仿佛透过那扇门,看见了里面那个清冷的女孩子。

    病房走廊里,陷入了片沉默,沈谦和楚云蓉脸上的表情很沉痛,知道沈奶奶这次十有**是要挺不过去了。

    病房里,沈奶奶握着孙女的手,脸慈爱地看着她,“澜澜,你找了个好丈夫,奶奶这次是真的可以放心了。”

    沈清澜微微勾起唇角,“清澜相信奶奶的眼光,奶奶说好的,肯定好。”

    “只是好可惜,奶奶等不到我们澜澜的婚礼了,我们澜澜定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幸福的新娘子。”

    “奶奶,您别胡说,您定会好起来,然后亲眼看着我走进礼堂。”

    沈沈奶奶抬手,想要摸摸沈清澜的脸,却伸到半又无力垂下,沈清澜连忙抓着沈奶奶的手,将自己的脸贴上去,粗糙而温暖的触感,却刺破了沈清澜心最深重的泪意,她的眼眶发红,从五岁起再也没有流过的眼泪瞬间决堤。

    感受到手心里的湿意,沈奶奶也红了眼眶,她舍不得,她真的舍不得离开她的孙女,她将目光投向沈老爷子,眼带祈求。

    沈老爷子看着老妻,郑重地点头。

    “澜澜,这辈子定要幸福,知道吗?心有什么话不要憋着,要说出来,以后衡逸就是你最亲的人,你要跟他幸福地过辈子……。”沈奶奶殷殷叮嘱。

    沈清澜笑着点头。

    “老头子。”沈奶奶朝着沈老爷子伸手,沈老爷子握着老妻的手。

    “我在。”

    “老头子,对不起啊,说好了要陪你辈子,和你起走的,结果我还是食言了。”

    沈老爷子颤抖着嗓音,“既然知道,就罚你下辈子补偿我,如何?”

    沈奶奶笑,“你这个老头子,真是贪心啊,这辈子欺负我不够,还要下辈子。”

    “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沈奶奶眸光温柔,“好,我答应,那你下辈子定记得要早点找到我,不要让我等太久。”

    沈老爷子苍老的脸上神情温柔,看着老妻,笑容宠溺,“好,那我们就说好了。”

    “老头子,我要先走步了,当初我们说好了要起去外面走走,结果直没有去成,现在我是走不动了,你要记得替我去看看,然后告诉我是不是很美。”

    “好。”沈老爷子握紧老妻的手。

    沈奶奶的眸光落在泪流不止的沈清澜身上,“澜澜,不哭,奶奶只是累了,想好好睡觉。”

    沈清澜胡乱地点着头,第次知道原来心痛是这样种感觉。

    沈奶奶不舍地目光停留在沈老爷子和沈清澜的身上,终究还是渐渐闭上了眼睛。

    浑浊的眼泪从沈老爷子的眼角滑落,他看着老妻安详的容颜,原本挺直的背瞬间弯了,下子苍老了十岁不止。

    沈清澜唇角微动,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

    没多久,病房里就响起了哭声,楚云蓉的,沈希潼的,沈谦的……

    沈奶奶的病床前围满了人,沈清澜被挤到了角落里,她神情木然地坐在地上,对周围所有的切无所觉。

    傅衡逸心疼,将沈清澜从地上拉起来,圈在怀里。

    沈清澜从医院回来以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无论谁来敲门,都没有任何反应。

    三天三夜过去了,家里人忙着沈奶奶的后事的同时,沈清澜的不吃不喝也让沈谦和沈君煜父子俩急的嘴角起了泡。

    “清澜,开门,是爸爸。”沈谦再次来敲门,手里端着个托盘,上面放着碗粥,沈清澜的房间门口,还放着原封未动的饭菜,她已经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了。

    全家人都没有想到,沈奶奶的离世,打击最大的人不是沈老爷子,而是沈清澜。

    沈老爷子从楼下上来,身后跟着傅衡逸。这几天傅衡逸也跟着忙前忙后,虽然没有举办婚礼,但是他和沈清澜已经领证,他是沈家名正言顺的孙女婿,出现在这里倒也没有人说什么。

    沈老爷子看看沈谦,还有紧闭的房门,深深地叹了口气。

    “爸。”

    沈老爷子摆手,看了眼傅衡逸。

    傅衡逸点点头,手里拿着钥匙,强行开了门,门开了,却没有等外面的人看清楚,又被关上了。

    房间里,片黑暗,傅衡逸没有开灯,等眼睛完全适应了黑暗,才在床头的地板上找到了抱膝坐在地上的沈清澜。

    她神情木然,眼神空洞,身上清冷的气息又浓烈了些。

    傅衡逸上前,轻轻地将她抱在怀里。

    “以后你还有我。”

    ------题外话------

    沈奶奶走了,对清澜的打击才是最大的。

    今天是首推的最后天,北鼻们,用收藏砸死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