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心思被拆穿,沈希潼的狼狈(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希潼出院了,但是伤筋动骨百天,脚上的石膏并没有拆下来,她回来以后,家里倒是热闹了不少。

    “清澜,你姐姐出院了,因为你她错过了那次演出,现在情绪很低落,妈妈希望你能多让着你姐姐,不要再惹她生气。”楚云蓉将沈清澜拉到边,叮嘱。

    沈清澜看着楚云蓉,眼神幽静,楚云蓉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侧过头,不愿与女儿对视。

    “别人不招惹我,我向不会主动招惹别人。”说完,看也不看楚云蓉就走了。

    “奶奶,这个月我都在医院,没有办法来看您,真是对不起。”沈奶奶房间里,沈希潼坐在轮椅上。

    沈奶奶看了眼沈希潼的脚,裹着石膏,也看不出伤的怎么样,“脚怎么样了?”

    沈希潼腼腆笑,“医生说恢复地很好,再过半个月就可以拆石膏了,之后只好好好注意,不要再伤着就不会有事。”

    “那就好,晚上让宋嫂给你炖些骨头汤,你多喝些。”沈奶奶脸慈爱,她对小辈向很好。

    “多谢奶奶。不过……。”沈希潼看着沈奶奶,欲言又止。

    “怎么了?”

    “奶奶,我知道因为我的事情,妈妈直在责怪妈妈,我跟妈妈解释过了,那件事妹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没有站稳。我劝了妈妈好多次,不要责怪妹妹,毕竟我确实抢走了妈妈对妹妹的疼爱,妹妹怨我也是应该的。奶奶,您跟妈妈解释解释好不好,让她不要再怪妹妹了。”

    沈希潼说的情真意切,垂着眸,脸难过的表情,却没有留意到沈奶奶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不见。

    “希潼,你从九岁就到了我们家了吧?”沈奶奶没有接沈希潼的话,而是状似无意地问道。

    沈希潼心紧,无措地抬眸,对上沈奶奶慈爱的目光,缓了缓神,“是的,我还记得第次来到这个家的时候,奶奶还给我买了好多新衣服。”

    “那时候你妈妈因为澜澜失踪,精神崩溃了,你爸爸为了你妈妈,从孤儿院里领养了你,当时其实我和你爷爷是不同意这么做的,但是你爸爸坚持,后来见你也确实乖巧,我们也就接受了。”

    沈希潼咬着下唇,“奶奶,我……”

    沈奶奶摆手,示意沈希潼不要说话,“直以来,不管是你爸爸还是你妈妈,他们都确实是把你当亲生女儿养的,甚至对外也说了是你是沈家的女儿,我们自认这么多年也没有亏待过你,是也不是?”

    沈希潼垂眸,点头,“是,家里每个人都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这个家。”

    “澜澜回来以后,我承认,我和你爷爷确实偏心澜澜,毕竟她是我们的亲孙女,还是被我们亏欠了这么多年的亲孙女,但是你爸爸直对你们俩是视同仁的,更不要说你妈妈,她偏心你,忽略澜澜,这个家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我知道,我也劝过妈妈对妹妹好点,只是妈妈……。”沈希潼有些委屈地说道。

    “你妈妈的问题,我们暂且不说,现在这个房间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你跟我说句实话,真的是澜澜推你下楼的吗?”

    沈希潼抬眸,对上沈奶奶那恍若洞察切的目光,眼慌乱闪而过,“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

    “不要拿你那套说辞忽悠我,我已经活了十多岁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你那点小心思我能不知道?我已经问过宋嫂了,那几天京城里直在传言傅家有意让澜澜做他们家的孙媳妇,而你喜欢衡逸那个孩子是不是?”

    沈希潼没有想到自己的隐藏的小心思竟然会被沈奶奶看穿,还被说出来,不禁有些狼狈,“奶奶,我没有!”

    “不管有没有,我今天都在这里告诉你,不该起的心思不要起,你喜欢傅衡逸,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去竞争,奶奶绝对不会有二话,但是你要是把心思动到澜澜身上,恐怕我们沈家就容不下你了。”

    沈希潼惊,不敢置信地看向沈奶奶,慌乱地解释,“奶奶,我真的没有。”

    “希潼,奶奶知道你聪明,但是不要把别人都当做是傻子,你妈妈颗心都偏在你身上,你说什么也就信了,但是我们不样,澜澜是什么性子,我们比你更清楚,如果她真的会因为你妈妈偏爱你而嫉妒,那么我反而倒是高兴了。”起码她是真的把自己当做是沈家的份子了。

    “那天的事情,我也不管你是自己故意摔下去的,还是不小心,我都可以当做是你不小心,只是以后要是让我听到什么澜澜嫉妒你的话,那么就不是这么轻易可以算了的,你妈妈会帮你,但是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妈妈做主,即便是我死了,也还有你爷爷。”沈奶奶这话说的不可谓不严厉,可以说完完全全没有给沈希潼留点面子。

    要是换做以往,恐怕她还不会这么做,只是现在她时日无多,能护着沈清澜的日子也越来越少了,她不得不这么做。

    她虽然平日里慈爱,但是毕竟是陪着沈老爷子走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的,该经历的早已经历,该狠的心也狠得下来,沈希潼的那点斤两又怎么是她的对手,只是几句话,就说得沈希潼心神俱伤。

    沈希潼很狼狈,自从来到沈家,就再也没有人跟她这么严厉的说过这种话,导致她忘了,自己只是沈家的养女,跟这个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他们可以捧着她,自然也可以践踏她。这是她第次这么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在这个家里根本就没有任性的资本,自己唯依仗的,不过是楚云蓉对自己的疼爱,可是说到底,楚云蓉也不是自己的亲生妈妈,这份爱可以持续多久,又有谁说得清呢?

    她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沈奶奶的房间,迎面撞上正打算来看沈奶奶的沈清澜,看着沈清澜脸淡漠的样子,沈希潼将自己的下唇咬出了深深的印子。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