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信任与疏离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衡逸走了,沈清澜的生活恢复了平静,期末考试结束就意味着暑假来了,沈清澜已经从学校搬了回来。沈奶奶的日子谁也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沈清澜想留下更多的时间陪陪这个给了她最多的关心和爱护的老人。

    就在沈希潼从楼梯上摔下去没过两天,沈君煜就从国外出差回来了,他没有想到,他才出差个星期,家里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澜澜,你伤到哪里没有?”沈君煜上下打量着沈清澜。

    沈清澜摇头,“我没事。”有事的那个人现在正住在医院呢。

    “你没事就好。”说着揉揉沈清澜的脑袋,“哥哥相信沈希潼定不是你推的。”

    沈清澜神情顿,任由沈君煜的手在自己的头上作乱,“你问都不问声就相信不是我做的?万我就是那么狠毒善妒,见不得沈希潼比我好,所以气之下把她推下楼去了呢?”

    她的妈妈不就是这样认为的吗。沈清澜眼淡淡的嘲讽。

    “澜澜,哥哥知道你不会。”沈君煜神情温柔,他对着这个妹妹从来都是这样的温柔宠溺,“虽然你从小不跟我们生活在起,但是哥哥直都知道,我们的澜澜是个心地很好的女孩子,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沈清澜注视着沈君煜的温柔的眉眼,从回到这个家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哥哥对自己很好,原先她以为这种好只是种亏欠,种补偿,现在看来,倒是她肤浅了。

    “我没有那么好。”沈清澜声音清越,却不带丝情绪,沈君煜分辨不出她这话的深意。

    如果有天,你们知道了那些事,是否还会如现在这般相信我是个善良的女子?

    “傻瓜,就算你没有那么好,你依旧是我的妹妹,沈家的女儿。”沈君煜察觉到沈清澜身上突然散发的淡淡的疏离,心顿,温柔笑道。

    从沈清澜回到沈家的第天起,沈君煜就知道,沈清澜对这个家,或者说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都带着防备心。他不知道这个妹妹小时候经历过些什么,才会使得她对人的防备心如此的重。

    她接纳了这个家,却没有完全的融入,除了爷爷奶奶,她对谁都带着距离。

    她就像个局外人,住在这个家里,却置身在外,冷眼看着这个家里的切人事物。

    这切,让沈君煜又无奈又心疼。

    正是因为这样,沈君煜更加知道,沈清澜根本不会因为嫉妒妈妈对沈希潼的疼爱而把沈希潼推下楼。

    只是沈希潼……。

    沈君煜眼底划过道暗芒。

    **

    “清澜,这个酒不错,你尝尝。”于晓萱将杯橙色的液体推到沈清澜的面前。

    沈清澜端起来抿了口,淡淡的酒味混合着果香,带着丝甜甜的味道,口感确实不错。

    此时她们二人正坐在于晓萱心心念念了好久的酒吧。

    “这个酒后劲很大,你少喝点。”沈清澜看着于晓萱口干了杯,伸手要去拿第二杯,连忙按住她的手。

    于晓萱笑嘻嘻,无所谓地摆摆手,“不会啦,我酒量很好的,你忘了我上次还个人喝趴下隔壁寝室群人呢。”

    于晓萱洋洋得意,沈清澜转过目光,实在不忍心提醒她某人喝醉后在寝室唱了夜的歌,把宿管阿姨都招来,事后还被点名批评的事。

    “好清澜,我保证我不喝醉,你就让我再喝杯,就杯。”于晓萱竖着根手指,可怜兮兮地看着沈清澜。

    沈清澜无奈地放开手,于晓萱眼疾手快地拿了杯酒,喝了口,露出个心满意足的表情。

    俩人个漂亮,个可爱,早在踏进酒吧的那刻起就吸引了酒吧里好多人的注意,只是沈清澜表情疏离淡漠,明显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大家时都处于种观望的状态。

    这时,眼见着沈清澜俩人已经开始喝第二杯酒了,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个油头粉面的男人端着杯酒,走到沈清澜的身边坐下,脸上挂着自以为风流的笑。

    “妹妹看着眼生,第次来这里?”

    沈清澜早就知道有人靠近,只是这里是公共场合,她也不能不让人坐。

    兀自有口没口地喝着酒,根本看也不看油头男眼。

    油头男不以为意,美人嘛,高冷点是特权。

    “今天第次见到妹妹,感觉很是合眼缘,今天两位妹妹的酒钱哥哥包了,想喝什么,随便点。”油头男豪气挥手。

    这样的事情在酒吧里很是常见,大家心照不宣的笑笑。

    “哦?什么酒都可以?”沈清澜终于抬起了眼皮,看了眼油头男,那眼,没有平日的冷漠疏离,竟是风情万种,看得油头男眼睛发直,愣愣地点头,“当……当然。”

    得到肯定回答,沈清澜打了个响指,转头看向酒保,木着表情,“给我来两瓶82年的拉菲。”

    沈清澜话音落,酒保就脸为难地看了眼油头男,油头男是这里的常客,从酒吧开业就经常混迹在这里,他有没有钱,酒保不说知道得十全十,但也了解**分,别说两瓶82年的拉菲,就是杯,这个男人也付不起。

    “你看这位帅哥做什么,刚才这位帅哥不是说了吗,今天我俩的酒钱他付,想要什么酒都可以。”沈清澜声音清清淡淡,却下子唤醒了油头男的神志。

    他的脸色铁青,现在哪里还不明白这是被人耍了,眼看着酒保要去取酒,连忙出声,“等等。”这酒要是点了,他回家后就要被家里的母老虎拔掉层皮,他平日里是喜欢请美人喝杯酒,换得个好印象,要是美人愿意,他也不介意和美人做更深入的交流。

    “怎么,现在是不愿意了?原来男人的话真是不可信的。”沈清澜说道,还淡淡地看了眼油头男,眼神不屑。

    油头男脸色更加难看,又不好承认自己囊羞涩,正想发怒,却对上沈清澜冰冷的眸子,那眼,仿佛看见了高高的雪山,冰冷,却充满了血腥。

    瞬间盆凉水兜头浇下,油头男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腿肚子打抖,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吧台。

    ------题外话------

    阿离发前会检查遍,尽量不要出现错别字,但是阿离也不能保证绝对没有,要是出现错别字了,欢迎大家指正,阿离会修改,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