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告别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第二天起床后,沈清澜脸上的红肿消退了不少,只是脸上还有淡淡的红印子,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随手拿起桌上的化妆品,三两下,脸上的痕迹就被遮盖,看不出丝毫痕迹,甚至也看不出化妆的痕迹。

    如果有人在这里,肯定会感叹她化妆动作的娴熟,还有技术之高,明明平时的她从来没有化过妆。

    只是脚上的扭伤却不是时半会儿可以好的,昨晚临走前,傅衡逸又找来了瓶药油,帮她按摩了好会儿,早上起来倒是没有那么疼了。

    换做别人,今天走路或许还有问题,但是这点小痛,对于沈清澜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她到学校的时候,大家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清澜,下午考试结束,我们起去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酒吧吧,好不好?”抱着她的胳膊,卖萌地眨眨眼。

    于晓萱的眼睛是弯弯的月牙眼,忽闪忽闪的,她的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看上去很可爱,尤其是她卖萌的时候,其实很少有人可以拒绝她。

    今天是她们这学期最后门考试,考完试后确实就解放了,沈清澜想了想,点点头。

    “耶,我就知道清澜你最好了,么么哒。”于晓萱欢呼。

    “吴倩,你要不要跟我们起去?”于晓萱问边埋头复习的吴倩。

    吴倩看了眼于晓萱,“不了。”

    她的态度很冷淡。

    于晓萱撇嘴,就知道会这样,跟吴倩同寝室三年,吴倩就没有真的融入过他们这个集体,跟他们任何人都不来往,每天不是在上课,就是在打工,能在寝室里看到她,基本都是临近考试的时候。

    而寝室里的活动她也不参加,就是邀请了她,她也会拒绝。

    于晓萱的性子活泼,而且很会与人沟通,就连沈清澜这样性子清冷,不喜与人接触的人都很喜欢于晓萱,而吴倩,是个例外。

    “方彤,你呢,起去吗?”

    方彤正在化妆,听到于晓萱的问话,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晚上我要跟我男朋友起去看电影,就不虐你们这群单身狗啦。”

    “又是陪男朋友,方彤,你能不能有点志气。”于晓萱怼。

    “我就是这样没有志气,怎么地,你咬我啊。”方彤冷笑,斜睨着于晓萱。

    她们俩是欢喜冤家,天不怼两句就浑身不舒服。

    沈清澜静静地看着她们,眼底带着丝笑意,这样的生活,其实也很好。

    **

    晚上,沈清澜和于晓萱的酒吧之行到底是没有成行。

    沈清澜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疑惑地看着他。

    而于晓萱则是瞪大了眼睛,这不是……这不是那个……。

    傅衡逸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学校门口,而是看向于晓萱,“我找清澜有点事,能不能把她借我会儿。”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听到于晓萱这个声控的耳朵里,简直就是靡靡仙音,她小鸡啄米般的点头,边往学校外面走,边不忘朝沈清澜挥挥手,“那个清澜,我就先回去了,你跟帅哥好好玩儿。”

    她眼就认出了这个帅哥就是在餐厅里帮她们解围的那个,清澜还说不认识,不认识能找到学校来,哼哼哼,清澜,你不老实哦。

    于晓萱边愤愤地想着,边回头贼兮兮地瞄着两人的背影。

    啊,这俩人站在起的样子真是养眼啊。

    无关的人走了,傅衡逸脸上的温和表情淡了,微微蹙着剑眉,看着沈清澜的脚,“脚上有伤不好好休息,在外面乱跑什么?”

    严厉的语气,更像是兄长在教训不听话的妹妹。

    “我没事。”沈清澜沐浴在傅衡逸的目光下,有点不适应。

    傅衡逸是看着沈清澜从校园里走出来的,更是亲手处理的她脚上的伤,自然知道她的伤势就算是铁人也不可能那么快恢复,可是看着她刚才走路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她的脚上有伤。

    “你又何必这样勉强自己。”傅衡逸轻叹口气,缓了语气。

    沈清澜被说的有些不自在,其实这对于她只是习惯,不是勉强,比起曾经,这样的伤在她眼里根本就不是伤。

    看着沈清澜沉默不语的样子,傅衡逸心头无奈更甚,也不禁令他有些好奇过去的那些年里她到底经历过些什么,才使得她的性子变成这般坚韧又淡漠。

    “我马上就要回部队了,今天过来就是跟你说声。”傅衡逸言归正传。

    所以,现在是来跟她道别的?沈清澜了悟,只是他们之间很熟吗?要回部队了还需要特意跑过来跟她刀道个别?

    沈清澜眼底情绪淡淡,但傅衡逸还是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莫名其妙,其实他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走就走了,自己竟然还觉得有些不放心她,在沈家没有看见她就跑来了这里堵她。

    傅衡逸揉揉额头,抚平眉眼间那丝淡淡的烦躁,“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还有就是想要拜托你件事。”

    原来是有事找她帮忙。

    “你说。”

    “我爷爷平时个人在家,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希望你有时间的时候能够多去陪陪他。”

    傅衡逸语气郑重,沈清澜能够听得出来他对傅老爷子的关心。

    “好。”沈清澜答应得点也不勉强,她也很喜欢那个如老顽童般的老人。

    “多谢。”

    傅衡逸说完,就转身走了,不是他不想送沈清澜回去,而是时间上真的来不及,本来他没有那么快回部队,今天刚接到通知,需要出个紧急任务,时间紧迫,跟沈清澜道别的时间还是他硬挤出来的。

    不是不可以打电话,但是今天沈清澜考试,就把手机关了,后来出了考场又直没有想起来开机,所以傅衡逸打电话根本找不到人。

    走了几步,傅衡逸又折回来,在她怀里塞了个东西,“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不注意身体,脚上的伤还是要好好养的,这种药油活血化瘀的效果不错,记得抹。”

    这次,傅衡逸是真的走了。

    沈清澜目送着傅衡逸走向街角停着的辆军用越野车,看着他上了车,关了车门,又看着越野车消失在街角,这才抬手招了辆出租车。

    ------题外话------

    我们的衡逸哥哥有木有很体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