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我不会跟她道歉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因为你不屑。”男人的声音掷地有声。

    沈清澜心神震。

    原来除了血缘至亲之外,这个世上还有另个男人会毫无保留地相信她,哪怕他们之间算得上是陌生人。

    傅衡逸看着沈清澜,目光温柔,“你是个骄傲的人,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但是有时候,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如我般相信你。”

    沈清澜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平静的心海第次因为个男人产生了丝涟漪。

    **

    沈清澜脸上的红肿依旧,并没有因为敷了冰而有所好转。

    沈爷爷为了不让沈奶奶担心,并没有告诉她沈清澜挨打了,只是说俩姐妹争执了几句,沈希潼不小心滑倒伤了脚。沈奶奶知道清澜无事,心底放心不少,毕竟刚才的动静不小,而她躺在床上,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没有办法亲自去看看,只能在心里担心着。

    楚云蓉直到晚上才回来,脸的疲惫。

    “希潼怎么样了?”沈老爷子问了句。

    “医生说右小腿骨折,其他的倒是没有大碍,只是潼潼的演出时间马上就要到了,现在这事,演出肯定是不能参加了,她的人有些消沉。”

    毕竟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即便是沈希潼在业内小有名气,但是这样的机会对于她来说也是很珍贵的。

    楚云蓉说完,看向坐在边沉默不语的沈清澜,“清澜,今天这件事毕竟是你有错在先,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误会和矛盾,但是她毕竟是你姐姐,你动手推她就是你的不对,现在她因为你,甚至失去了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潼潼虽然说了不怪你,但是你也不能不懂事,明天跟妈妈去趟医院,跟她道歉。”

    沈清澜这才抬眸看向看向自己的母亲,她的眸光清冷,眼底毫无情绪,“我不会跟她道歉。”

    “你……你这个孩子犯了错,不知道悔改,还跟长辈顶嘴,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

    沈清澜嘴角轻勾,意味不明,“我只知道自己是个孤儿,没有父母,更没有人教过我什么是教养,很多人都叫我是有人生没人要的野种。”

    沈清澜声音很轻,只是此刻客厅里很安静,她的话,句不落地钻进沈老爷子和楚云蓉的耳朵里,俩人的脸色瞬间难看。

    沈清澜话出口就知道错了,看见沈老爷子难看的脸色隐隐有些后悔,她的原意并不是想要伤爷爷的心。

    “好了,云蓉,我说过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既然希潼不能参加演出了就让她好好在家里休息段时间,澜澜,明天不是要参加期末考试吗,今晚早点睡觉。”

    沈老爷子锤定音,站起身,上楼。

    沈清澜站起身,也打算上楼。

    “清澜,我知道你心里直都在怪妈妈,如果不是当年妈妈没有看好你,那么你也不会被人贩子抢走,不会吃那么多苦,你会享受着我们的疼爱长大,是万众瞩目的沈家千金,你可以怪妈妈。但是潼潼是无辜的,你不知道,当年失去了你,妈妈都疯了,如果不是潼潼,恐怕你现在见到的妈妈就是个疯子,妈妈知道自从你回来之后,妈妈确实偏心了潼潼,可是妈妈也没有办法啊,要是因为你回来了,妈妈就偏心你,那么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妈妈,又怎么看我们沈家?”

    楚云蓉说着,红了眼眶。

    这件事里,委屈的不止你沈清澜,我比你更委屈,我失去的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我的痛谁又能体会?

    沈清澜脚步顿住,美眸轻轻闪动,“你想多了,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你。”

    “不,你恨我,你恨我弄丢了你,恨我没有去找你,恨我对潼潼比对你好,你还恨潼潼,抢走了原本属于你的切。”楚云蓉声声控诉。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奇怪的情绪,她并没有转身,“你认为是这样那就是这样吧,如果这样能让你高兴点的话。”

    沈清澜不想与楚云蓉争辩。

    楚云蓉却像是突然受了刺激,下子冲到沈清澜的面前,看着她,神情愤恨,“又是这样,沈清澜,你又是这样幅表情,你是不是觉得我永远都是欠你的?所以就算我想补偿你,你也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沈清澜看着情绪有些失控的楚云蓉,柳眉微皱,“我没有这么想。”

    “不,你有。”

    “清澜,妈妈的错是妈妈的,你不要迁怒到潼潼的身上,你有什么不满都可以跟妈妈说,妈妈会尽力补偿你,但是潼潼没错,你明天就跟妈妈去跟她道歉好不好?”楚云蓉软了语气。

    沈清澜美眸掺杂了凉意,“我说过,我不会跟她道歉。”

    楚云蓉下子举起了手。

    “怎么,还想再打我巴掌?”沈清澜直直地看着楚云蓉的眼睛,脊背挺直。

    楚云蓉却后退了两步,她怔怔地看着沈清澜的左脸,那里,五根手指印还在,根根分明,跟下午相比,没有消退分。

    “清澜,妈妈……妈妈不是故意的。”楚云蓉眼眶发红,伸手,想摸摸沈清澜脸上的伤。

    沈清澜侧脸,躲过了,楚云蓉的手落了空。

    她径直越过楚云蓉,上了楼。

    楚云蓉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的右手,她今天就是用了这只手打了她亏欠良多的女儿。

    她似受了重大的打击,踉跄了几步,直接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

    房间里,沈清澜埋首在被子里,神情懊丧。

    果然是安逸日子过得太久了吗,连自己的情绪都不会管理了。

    沈清澜自嘲笑,连自己都不明白刚才的尖锐是从何而来,明明已经不在乎了呀。

    如果被那几个人知道恐怕要嘲笑我的吧,这么点小事我都搞不定,还被人泼了身的脏水,甚至被人打了巴掌,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这样想着,她又忽然想到了傅衡逸,那样坚定的说“我相信你”,明明他们只见过几次面。

    沈清澜揉揉脸,试图驱赶脸上的热意,却忘了自己的脸上有伤,疼得轻厮了声。

    ------题外话------

    这几天收藏和点击都不动,这样吧,在首推之前,要是收藏天之加了五个,那么阿离当天或者第二天加更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