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三年前的往事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衡逸无奈地扶额,“爷爷,她才二十。”

    “你都三十了,而你爷爷我今年都十了。可怜你父母去得早,就剩我个老头子,又当爹又当妈,把你把屎把尿地拉扯到这么大,我容易吗?现在我不过就是想在我死之前能看到你结婚生子,让我抱到白白胖胖的曾孙,我的要求过分吗?过分吗啊?!”

    傅老爷子说的声情并茂,会儿双手捧心,会儿掩面哭泣,还不忘从指缝间偷偷看眼傅衡逸的表情。

    傅衡逸面无表情地看着傅老爷子第百零次的表演,内心无奈。

    良久,傅衡逸淡淡开口,“她我是不会考虑的,但是我愿意接受您安排的相亲。”

    傅老爷子立马不哭了,放下手,瞪着孙子,“你说什么?”

    傅衡逸被瞪得莫名其妙,以往老爷子不是寻死觅活地要让自己相亲吗,现在自己同意了,怎么是这个表情?

    “我说我愿意相亲,您看了哪家的名媛,您安排就是。”傅衡逸重复次。

    “放P,老子什么时候要给你相亲了?”傅老爷子立马炸了,连许久不说的粗话都彪了出来。

    “不是您着急抱曾孙吗?”

    “我是着急抱曾孙,但是这个曾孙必须是从清澜丫头的肚子里出来。”

    “爷爷。”傅衡逸打断傅老爷子的话,揉揉眉心,“我说过了她才二十,我只拿她当妹妹看。”

    傅老爷子气怒,瞪着孙子,就像是瞪着阶级敌人,“什么哥哥妹妹的,你少给老子整那套,我告诉你,我的孙媳妇必须是清澜丫头,换了别人,我坚决不承认,除非我死。”

    傅老爷子说完,甩袖离开,步子迈得很大,显然是真生气了。

    傅衡逸站在原地,面容严肃,想不明白,自己也才年时间没有回家,爷爷怎么就对沈家的小丫头这么上心了。

    要说傅老爷子会这么喜欢沈清澜,事情还要从三年前说起。

    傅老爷子从军退下来以后,就开始了颐养天年,只是傅家人丁不旺,傅老爷子膝下只有子女,儿子就就是傅衡逸的爸爸傅靖之,二十多年前就和儿媳在次任务双双牺牲了,女儿傅靖婷和女婿都是外交官,常年在国外,唯的孙子也是个军人,年也不见得会回次家,老人家个人呆在家里难免无聊。

    傅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好玩的主,后来进了部队,性子收敛了不少,但是从退休之后,性子反而越活越回去了。

    三年前的某天,傅老爷子就带着个警卫员出了门,美其名曰体验民情,实际上就是想出去玩儿了。

    谁让他身份特殊呢,平时出门,就算再低调,身边警卫员也不少。

    只是傅老爷子这次出门没有看黄历,竟然与自己的警卫员不小心走散了,他平时身上并不会带钱包,甚至连手机也没有带在身上,可以说是分无分。

    傅老爷子倒是想过打车回去,到了大院门口,再打电话叫人来送钱,但是傅老爷子爱面子,要是这么做了,这件事肯定就会被那群老友知道,他们指不定怎么嘲笑他呢,他丢不起这个脸。

    都临近午了,傅老爷子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决定就近找了家饭馆先吃饭,等着警卫员回来找他。

    傅老爷子预料的也没有错,警卫员确实回来找他了,只是他刚好进了饭馆,警卫员寻遍了附近都没有找到他,急的脑门子汗,这要是把老首长给弄丢了,他就是万死难辞其咎。

    就这样,警卫员与傅老爷子完美错过。

    傅老爷子不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人,尽管身上没有分钱,但是还是点了不少这个店里的招牌。

    等他吃饱喝足,左等右等都不见警卫员来找,而服务员则是时不时往他这里望眼,副生怕他跑了的样子,傅老爷子的脸上就有点挂不住。

    只是偏偏他记不住警卫员的手机号码,就是向别人借个电话打给警卫员都不行。

    就在傅老爷子抓耳挠腮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当时就坐在他隔壁桌的沈清澜站了起来,径自走向柜台结了账,顺便帮傅老爷子的也给结了。

    本来傅老爷子并不知道,还是服务员走了过来,将两张纸币递给他,指了指以及走出门外的沈清澜的背影,说道:“刚才那位小姐已经结过账了,这是找您的零钱,请您收好。”

    说是零钱,但是却是两张整的,傅老爷子懵,顺着服务员指着的方向看去,只看到清瘦的背影。

    傅老爷子立马起身追了出去,连服务员递给他的钱都没有拿。

    沈清澜走得不快,傅老爷子很快就追了上来。

    “丫头,丫头等等我。”

    沈清澜隐约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停下脚步。

    傅老爷子跑的气喘吁吁,到底是老了,十多岁的身体哪里能跟年轻人比。

    “丫头,你走得也太快了,老人家差点跟不上。”傅老爷子嘟囔。

    沈清澜眼就认出了这是刚才在饭馆里遇见的老先生,大概是没钱付账,坐在位置上抓耳挠腮的,沈清澜就顺手付了账。

    “老人家,您有什么事吗?”沈清澜淡淡地问道,声音清越好听。

    傅老爷子没有想到帮自己的丫头竟然这么年轻,看上去只有十七岁,但身上的气度倒是沉稳,点也不符合她的年龄,“丫头,刚才谢谢你。”

    傅老爷子老脸微红。

    “举手之劳,您不必放在心上。”

    “那个,丫头,送佛送到西,那个,你能不能再帮老头子我个忙?”傅老爷子腆着老脸,开口。

    他是好面子的人,能说出让个素昧平生的丫头帮忙的话已经是破天荒了。

    “您说。”沈清澜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是对于老人,她总是抱有分尊重,更何况,从这个老人家身上,她看到了自己家爷爷的影子。

    “老头子跟家人走散了,身上也没钱,丫头能不能送老头子我回家?”

    沈清澜想了想,今天已经没什么事了,于是点头答应,“好。老人家您住在哪里?”

    听着傅老爷子报出的地址,沈清澜眸光微闪。

    ------题外话------

    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傅老爷子这么喜欢咱们澜澜也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