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陪我吃顿饭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奶奶当天就回家了,对这件事反对声音最强烈的人就是楚云蓉。

    “妈,医生说了您身体现在的状况,住在医院里比较保险。”楚云蓉苦口婆心,她是真的担心婆婆的身体。

    只是老太太态度坚决,无论楚云蓉怎么劝都没有成功。

    “清澜,你好好劝劝你奶奶,你奶奶现在的身体状况,可经不起任何的马虎。”楚云蓉看见坐在边给沈奶奶削苹果的沈清澜,眸光亮,自己的婆婆最疼的就是这个孙女,清澜的话她是定会听的。

    沈清澜把苹果削成大小相等的小块,还细心地插上了牙签,好方便沈奶奶吃。

    “奶奶,今天的苹果很甜,您尝尝。”

    沈奶奶乐呵呵地接过。

    “清澜,你听到妈妈的话了吗?”沈清澜不紧不慢,楚云蓉却心急如焚。

    沈清澜拿起边的湿巾,将自己的手擦干净了才看向楚云蓉,“这是奶奶的决定,我尊重她。”老人家想在最后的日子里有家人陪伴在侧,这样微小的愿望,作为晚辈,不该反对。

    “清澜,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你奶奶的身体什么状况你不知道吗?要是奶奶有个万,你怎么跟你爸爸交代?”楚云蓉看着自己的女儿,是真的生气了,自己让她劝老太太,她倒好,非但不劝,还支持,她奶奶真是白疼她了,这样的女儿养她做什么?养头猪都比养她好。

    “云蓉,够了。”沈奶奶轻喝声,“这件事是我自己的决定,跟澜澜有什么关系,你责怪她做什么。”

    “妈,我是为了您好。”楚云蓉被老太太当着女儿的面呵斥,委屈。

    沈奶奶缓了缓神色,“云蓉,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妈妈身体不行了,就是待在医院里,也不过是多受几天罪。这个家我住了几十年,已经习惯了,最后的日子,我依然想待在这里。”

    席话,说的楚云蓉泪流满面,她是真的把沈奶奶当做自己的亲妈的,听到沈奶奶这席话,顿觉心底绞痛。

    “妈,您别说了,是我不好。”楚云蓉抹了抹眼角的泪,“妈,您最爱吃我做的鱼丸,我今晚给您做。”

    楚云蓉离开了客厅,沈奶奶看着孙女沉静的侧脸,无声地叹了口气。

    **

    “清澜,你手机响了。”卫生间外,传来于晓萱的声音。

    “是谁?”

    “不知道,是串陌生号码。”于晓萱大声说道,生怕在里面洗澡的沈清澜听不清楚。

    沈清澜最近不住在学校,因为沈奶奶希望她回家住,沈清澜虽然不喜欢回沈家,但是对真心疼爱自己的沈奶奶,她是无法拒绝的。

    今天会在宿舍里洗澡只是因为下午上了节体育课,陪着于晓萱打了场羽毛球,身汗,她不喜欢浑身黏腻的感觉。

    沈清澜听是陌生号码,倒也没有放在心上,慢条斯理地打理好自己。等她出去的时候,手机已经不响了,她看了眼未接来电,陌生的数字,没有丝毫印象,没有放在心上。

    正打算放下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还是刚才的号码。

    “你好,我是沈清澜。”清越的女声通过电话传到另端。

    “我是傅衡逸。”

    沈清澜看了眼手机,似乎想不明白他为何会打电话给自己。

    “现在在哪儿?”傅衡逸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

    “在学校宿舍。”如实回答。

    “今晚有时间吗,想请你吃个饭。”傅衡逸看了眼站在他身边,耳朵就差贴在他脸上的傅老爷子,开口。

    沈清澜顿,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就当是谢礼。”傅衡逸在沈清澜之前开口,顾忌到傅老爷子在场,傅衡逸并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是沈清澜却听懂了。

    而原本想要拒绝的她吞下了到嘴边的话,“好。”

    听到沈清澜答应了,傅老爷子眉开眼笑,背着手,哼着小曲走了,丝毫没有留意到孙子说的谢礼的事情。

    沈清澜不喜欢欠别人人情,虽然那天餐厅的事情,即便傅衡逸不出手她也可以解决,但是人家毕竟出手帮了她,如果顿饭就可以解决这个事情,沈清澜想自己并不会拒绝。

    沈清澜没有让傅衡逸来接自己,而是自己打车去了傅衡逸说的那家餐厅,沈家给沈清澜买了车,只是她低调惯了,并不喜欢开车上学。

    傅衡逸比沈清澜早到,看着款款走进餐厅的女人,身上虽然只是简单的休闲套装,脸上只粉未施,但是因为那张精致的脸,还有浑身淡漠的气息,给她平添了几分清贵冷艳,仿佛那高岭之花,可见却不可及。

    傅衡逸眉心不自觉地蹙,连他自己都不察觉,看着这样仿佛对万事都不在意的沈清澜,心底竟然有几分不舒服。

    沈清澜原本以为傅衡逸是有事找自己帮忙,结果从头到尾,傅衡逸也没有开口,真的只是纯吃饭。

    眼看着马上就要吃完了,沈清澜忍不住看了傅衡逸眼又眼。

    傅衡逸是什么人,对于沈清澜那毫无掩饰的打量又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只是此刻他也很无奈。

    他总不能告诉沈清澜,今天请她陪自己吃这顿饭是被自己的爷爷逼的吧。

    “听说沈奶奶出院了?”傅衡逸没话找话。

    沈清澜点头,沈奶奶都出院三天了,以沈家跟傅家的关系,她可不相信对方会不知道。

    不知怎么的,沈清澜从傅衡逸淡定自若的脸上看出了丝无措,美眸闪过抹稀奇。

    傅衡逸其人是存在于沈爷爷口的“别人家的孩子”,虽然回到沈家以后,阴差阳错,沈清澜并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他的事迹却知道不少。

    知道他十三岁就被送到国外念书,十九岁进了军营,然后同年就被选拔进了特种部队,更是在三十岁那年被封为“少将。”这是他们国家最年轻的少将,没有之。

    沈家是军政世家,沈清澜自然明白,想要在三十岁就被破格提升为“少将”,恐怕眼前的这位所在的部队并不是普通的特种部队。

    ------题外话------

    我们的傅爷是个牛逼哄哄的存在,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