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现在没有别人,你装什么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对了妈妈,我给大家留了票,都是贵宾席哦,你们定要来参加。”

    “好,妈妈定来参加。”楚云蓉口答应。

    沈希潼目光转向桌上其他人,脸期待。

    “当了辈子兵,听惯了枪声炮声,那些大提琴琵琶的,听不懂,老人家就不凑热闹了。”沈老爷子拒绝。

    沈希潼虽然失望,但是也知道沈老爷子向对这些不感兴趣。

    “当天我要去欧洲出差,就不去了,回来给你带礼物。”沈君煜温和说道。

    那么就只剩下了个人,桌上人的目光集在沈清澜的身上。

    沈清澜放下筷子,“马上就是期末了,还有很多知识点没有复习,就不去了。”

    “你姐姐第次演奏会,你怎么能缺席,不就是个期末考吗,还能有你姐姐重要。”

    沈清澜话音刚落,楚云蓉就不满了,轻声斥责。

    “云蓉。”沈老爷子叫了声。

    对上公公警告的视线,楚云蓉讪讪,闭了嘴。

    沈清澜面色沉静,看不出喜怒,“爷爷,我先回学校了。”

    “今天这么晚了,还是住在家里吧。”沈老爷子不舍,孙女很少回家,就连周末在家里的时间都很有限,其原因,他不是不清楚。

    “明天早就要上课,还是住在学校里方便点,后天就是周末,我再回来看您。”沈清澜站起来。

    沈希潼见状,跟着站起来,“清澜,我送你。”

    沈老爷子看着离开的孙女,盯着楚云蓉,“你跟我上来趟。”

    餐桌上只剩下了沈君煜个人,他的眸色明明灭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清澜,你不要误会妈妈,妈妈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沈希潼跟在沈清澜,开口,充满歉意,就像个深明大义的姐姐在劝解闹脾气不懂事的妹妹。

    沈清澜停住脚步,直直地看向沈希潼,眼里不带丝毫情绪,“沈希潼,现在没有别人,你装什么?不累吗?”

    沈希潼脸色僵,却在瞬间恢复正常,脸上维持着大度的笑容,“清澜,我知道妈妈对我好你不高兴了,但是你也要理解妈妈,毕竟你离开家那么多年陪在她身边的人直是我,而你性子又喜静,与妈妈相处的时间不多,妈妈时不适应也是有的。”

    听着沈希潼的苦口婆心,明面上是在劝解,实际上却是在炫耀,就算你沈清澜是妈妈的亲女儿又怎么样,妈妈最疼的人还不是我,即便我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沈希潼的画外音沈清澜懂,只是她早已不是孩子,如果说刚开始回到沈家,还对楚云蓉抱有那么点点的幻想,那么现在六年时间过去,那点点的幻想也在现实被磨灭的点滴不剩。

    “沈希潼,但愿你能带着你沈家大小姐的面具过辈子。”沈清澜语气淡淡,话却如把刀,深深地插进沈希潼的心底,直接翻出了里面最深的腐肉。

    沈希潼的脸色瞬间变得很是难看,盯着沈清澜远去的背影,眼底冰冷。

    “澜澜,上车。”

    沈君煜的车在沈清澜的面前停下,车窗摇下,露出沈君煜那张俊朗的脸。

    沈清澜坐上副驾驶,俩人路无话。

    到了离校门口还有条街的位置,沈君煜停下了车,沈清澜正要下车,沈君煜按住了她的手,沈清澜疑惑地看着他。

    沈君煜舔舔唇,嗓子有些干涩,“澜澜,你永远都是哥哥的妹妹,最疼爱的妹妹。”

    沈清澜了然,唇角轻勾,“哥,我并不介意。”

    沈君煜看着妹妹风轻云淡的眉眼,眼底闪过淡淡的苦涩,是因为根本不在乎,所以才不介意吗?

    “自己个人住在学校里要好好照顾自己,周五等我,我来接你回家。”沈君煜叮嘱。

    沈君煜眼底的苦涩沈清澜并非没有看到,她是个对人的情绪特别敏感的人,沈君煜在想什么,她猜的**不离十,心并不是不在乎沈家,只是……。

    “好。”沈清澜答应,如果这样可以让哥哥好受点,那么就这样吧。

    **

    沈家书房

    沈老爷子坐在椅子上,迟迟没有开口,楚云蓉坐在边,有些不安地握着双手。

    “爸,您有什么吩咐吗?”楚云蓉率先打破沉默。

    “云蓉,你嫁进我们家也有二十多年了吧。沈谦是个军人,常年不在家,这个家这么多年来都能和和乐乐的,都是你的功劳。”

    “爸,您别这么说,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阿谦虽然不常回来,但是他对我很好,我从来没有后悔嫁给他。”楚云蓉柔声说道。

    沈老爷子叹气,“沈谦工作太忙,就连你生君煜和澜澜的时候都没能陪在你的身边,到底是他亏欠了你。”

    楚云蓉似乎也想起了那段艰难的日子,虽然公婆对自己很好,照顾得无微不至,但丈夫不在身边,这是任何人也无法弥补的,她的眼眶微红。

    “记得当年澜澜刚丢失的时候,你整个人就跟疯了般,满世界的找她,每天嘴里念叨的都是澜澜,甚至因此得了抑郁症,后来还是沈谦看不下去了,从孤儿院领养了希潼,你才慢慢好了起来。”

    “潼潼是个好孩子,很懂事乖巧。”说道沈希潼,楚云蓉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

    沈老爷子点头,“她的确懂事,但是云蓉啊,澜澜现在已经回来了,你不要忘了,她才是你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如果不是当年那场意外,她不会离开我们那么多年,她也会想希潼样,在我们的关心爱护下长大。”

    “爸,我知道清澜是我的女儿,这些年来,我也直在补偿她,我知道可能有时候我是偏心潼潼,但是清澜样是我的心头肉。”楚云蓉语气有些哽咽。

    “是不是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只是希望你做妈妈的,对自己的女儿能公平点,这也是你妈妈的意思,澜澜是你妈妈最疼爱的孩子,她现在时日无多了,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澜澜,你,不要让她连最后的日子都过得不安心。”

    “我知道了,爸。”

    书房门口,绿色裙角闪而过。

    ------题外话------

    没错,沈希潼就是朵白莲花绿茶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