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沈希潼回来了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刚走出西餐厅,傅衡逸就放开了沈清澜,“抱歉。”虽然是为了帮她,但到底是冒犯了。

    沈清澜摇头,“应该我谢谢傅少……”将,最后个字,在看到跟随而出的于晓萱时吞了回去。

    傅衡逸并不意外对方认识自己,毕竟傅家跟沈家是世交,自己的爷爷跟沈家的老爷子那是过命的交情,沈君煜虽然没有子承父业进部队,但是小时候他们也是同长大的,自然熟悉。

    “你是君煜的妹妹,你哥不在,看顾你二也是应该。”傅衡逸神色淡淡,但是目光却落在沈清澜的手腕上,那里片通红,显然是卫林留下的,她的皮肤白皙,更显得那片红红得刺眼,傅衡逸的眸色幽深,看不清情绪。

    沈清澜点点头,看着已经走近的于晓萱,开口:“我还有事,就不耽误你了,再会。”

    傅衡逸没有开口,只是侧了身,让路。

    于晓萱赶上来,匆匆朝傅衡逸看了眼,附赠枚灿烂的笑,这个人帮清澜解围,是个好人。

    如果沈清澜听到于晓萱心内的话,定要无语,帮忙解个围就是好人了,这到底是哪里得来的结论?

    “清澜,刚才那个帅哥到底是谁啊,你认识吗?”于晓萱跟在沈清澜身边,叽叽喳喳。

    “那个帅哥真的好帅啊,男友力爆棚啊。”星星眼。

    “清澜,你留了那个帅哥的电话了吗?以后可以多多联系,你们站在起简直是绝配啊。”

    耳边,是于晓萱絮絮叨叨的声音,沈清澜神色不变,眼底却是无奈。

    “你现在最应该想的不是怎么跟你妈妈交代今天的事吗?”沈清澜清越的声音响起,瞬间唤回了被于晓萱遗忘的事实。

    于晓萱手重重的拍在脑袋上,“惨了惨了,我搞砸了相亲,我家母后定不会放过我,不行,清澜,你要帮我,我妈妈最喜欢你了。”

    于晓萱双手合十,作可怜状。

    “你只要实话实说,阿姨不会为难你。”沈清澜淡淡地开口,无视了于晓萱可怜兮兮的样子。

    她说的是实话,这个卫林明显不是什么好人,只要于晓萱实话实说,她妈妈定然是不会说她什么,相反还极有可能找对方算账。

    于晓萱是沈清澜的小迷妹,沈清澜说什么她都奉若圣旨,听了沈清澜这话,颗心顿时放在了肚子里。

    “对了清澜,我们等下是回学校吗?今天下午没有课,我们去玩吧,我听说西街那边新开了家酒吧,我们去见识见识。”

    沈清澜摇头,“下午我还有事,不回学校,你个人也不要去什么酒吧了,马上就要期末考了,回家复习吧。”

    于晓萱闻言失望地“哦”了声,在沈清澜的注视下上了回家的公交。

    沈清澜直接打了辆车,去了市医。

    市医高级病房门口,沈清澜刚要开门,房门就先打开了,主治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沈清澜,打了声招呼,“沈二小姐。”

    沈清澜往病房里看了眼,“朱医生,我奶奶她怎么样了?”

    “今天老太太的状态非常好,刚才吃了药,睡下了。”

    “好的,谢谢朱医生。”

    告别了主治医生,沈清澜轻手轻脚地走进了病房,病床上,躺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眼睛紧闭,呼吸均匀,很明显是睡着了,沈清澜静静地看了会儿她安详的睡颜,端起放在边来不及洗的衣服走进了卫生间。

    其实这样的事情并不需要沈清澜来做,家里请了专门的护工来照顾沈奶奶,只是沈清澜总想做点什么,来回报这个把她当做命根子的老太太。

    沈奶奶睡得时间并不久,沈清澜刚洗完衣服,她就醒了。

    “澜澜来了,怎么也不叫醒奶奶。”沈奶奶看着沈清澜的目光充满了慈爱。

    “见您睡的香,不忍心吵醒您。”沈清澜语气虽然贯的平淡,但是却比平时温柔了许多,看得出,与老人十分亲近。

    她晾好手里的衣服,上前小心地将沈奶奶扶着坐起来。

    沈奶奶得的是肝癌,已经晚期了,尽管已经请了最好的大夫,用了最好的药,依旧无法挽回她的生命,生命无多。

    “下午没有课?”沈奶奶握着孙女即便是夏天依旧微凉的手,关心道。

    “没有课,所以过来陪陪您。”

    “我都是个老太婆了,有什么好看的,有时间要多跟朋友出去玩玩。”这个孙女性子太沉静,也没有什么朋友,除了个叫做于晓萱的女孩子。

    “才天不见,您就嫌弃我了?”沈清澜难得开了次玩笑。

    沈奶奶笑,“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只是你到底是年轻,如花般的年纪,总该多跟朋友相处,你爷爷昨天还说你比他还像个小老头。”

    沈清澜嘴角轻扬,并不明显的弧度,却使得整张脸瞬间明媚了不少,“他就是操心得多,爷爷今天是回去了吗?”平时来医院,沈老爷子都是在医院里陪着老妻的。

    “我让他回去休息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祖孙俩正在说话,沈清澜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眼,神色微顿,接起。

    “妈。”

    “好,知道了,晚上我会准时回家的。”沈清澜说完,挂断了电话。

    “你妈妈的电话?”沈奶奶看着沈清澜沉静的脸色,问道。

    沈清澜淡淡地点头,解释:“沈希潼回来了,家里要给她接风洗尘,妈让我晚上回去吃饭。”

    沈奶奶淡了神色,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握着孙女的手却加重了力道。

    沈清澜轻轻拍了拍沈奶奶的手,“奶奶,您放心,我没事。”

    沈奶奶望着沈清澜离开的清冷背影,长长地叹了声气,自己时日无多,现在自己在多少还能护着点这个孩子,等到自己死了,她的孙女该怎么办?

    沈清澜走出医院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沉了,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神色淡淡,没有接。

    ------题外话------

    我们家傅衡逸是很帅滴,有木有?

    有宝贝在看吗,出来冒个泡跟阿离聊聊天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