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一章 古画里走出来里的美女们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怎么,想动手。”

    孙狂手抬,站起身来,那把杀猪刀便飞回他手里。

    刀斜翻,孙狂脸狂气,浑然不怕道。

    “怕你不成!”

    身着山装的年生被孙狂这般当面挑衅,怒眉张目,脸色青红,猛然吸气,气浪以周身鼓动。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年生喝吐,身上有淡白色气罡遍布,猛然踏脚,便瞬间化作炮弹般轰的声,轰掌朝着孙狂轰去。

    “来的好。”

    孙狂声大笑,扬刀劈马化作道影子,撞了上去。

    道淡白与道微赤光芒便轰然撞在起,随后便响起轰鸣气爆声,将四周桌椅板凳,花盆装饰绞的稀碎。

    楼里众人声声惊呼,连连退开周身,怕遭了无妄之灾。

    同时心里想,那大汉是真狂猛,竟然敢挑衅九州成名的儒家先天圆满高手,还巴不得的样子,也不知是真有几分本事,还是只会口出狂言的软脚虾。

    只见,战斗的两人出手飞快,年生使浩然正气,刚硬生猛,孙狂把杀猪刀在手里起落,刀刀招式简单却霸道无比,两者交手间,发出叮当的金铁交击声。

    两人看着越战越猛,身子在花满楼里化作残影,打的有来有回,气爆声和金铁交击声越来越剧烈。

    “这人竟然跟曾前辈打的不相上下,刀法霸道,是个人物啊。”

    “难怪言语敢如此狂傲不羁,确实是位修为精深的刀客,确实有说话的本钱。”

    “难道这汉子也和曾前辈修为境界同是先天圆满?”

    江湖各个路数围成大圈子,衣着千奇百怪,掺杂其,都热闹看着两人的战斗,眼渐有亮色,出声言语,表示对孙狂修为的惊讶,以及说大话的本钱。

    很快,他们就确定了孙狂的修为境界。

    “哈哈,这样不痛快,咱俩上去打。”

    只见,孙狂声畅快大笑,显然觉得不过瘾。

    “好。”

    姓曾的礼字门生脸上的怒意已经隐去,经过番打斗,精气神集,大需要和孙狂酣畅淋漓地战斗场,应声叫好。

    先天圆满作为当今修行界的少有的高手,难得有棋逢对手的机会。

    只见两人在这桌椅布置之地打的不过瘾,飞身渡空跑到了央的圆台去斗。

    时位置宽敞了许多,两人招式更放得开了些,两人身影如残影,时在央,下个呼吸又出现在四方角落。

    残影遍显,气浪飞卷,把看戏的各路江湖看的眼花缭乱,偏又目不转睛地舍不得挪开眼睛。

    毕竟观摩修行高手之间的战斗,挺难得的,时都觉得难得见了场好戏,都看着两位先天圆满的高手比斗。

    “两位可打够了?此地庙小,可经不起折腾!”

    突然,从花满楼寰宇之上出现道极为动听的声音。

    那声音比黄鹂清脆更甚,还带着几分销魂蚀骨的难以名状滋味。

    话音刚落,便见这时,圆台上方突然洒下了漫天花雨,十几道窈窕身影从天而降,施施然的缓缓而落,让入了花满楼的众人眼睛瞬间大亮。

    只见,十几道靓丽身影身穿紫色薄衫罗裙,戴着面纱,婀娜多姿,如仙女谪尘,婀娜多姿,透着几分妖冶滋味。

    为首其位,与其他女子不同,身穿金缕红锦,戴着仅仅遮眼的金色面具,脚下未穿鞋,双白玉足,脚踝处系着类似脚圈的银色铃铛,神秘高贵而别具魅惑风情。

    那金色面具下的女人眼睛,众人稍稍掠,便觉得有种神奇的吸力,撩拨的人挪不开眼,有种抑制不住地冲动去想那面具下是何等风景。

    但尽管这为首高挑女人被面具遮住了眼,但其五官透露出种诱人神韵,气质最为耀眼出众。

    各路江湖人士终于见这传闻的花满楼之人出现,刚才的热闹打斗顿觉不重要了,被宛若古画走出的窈窕女子们惊艳到了几分,那些年轻门徒,定力差的,都看的迷了眼,眨不眨,呼吸都有几分粗了。

    “这些女子好漂亮,像古画里走出来的。”

    年轻辈的只晓得此行没有白来,叹句诚不欺我,觉得出场方式十分惊艳。

    而那些各路江湖成名人士,在见传闻花满楼的人出现后,心里下冒出了诸多惊然与疑惑。

    “这些遮面女子竟全是先天境,而那为首的女人我却感知不到半点,此女是什么人,什么修为,九州只听闻峨眉掌门和龙虎山那位老师这两位高名。”

    有位内家的先天大圆满高手看着带着金色面具的金缕红锦女子,眼皮忍不住跳,微微色变道。

    “这股势力哪里来的,九州没听说过这般女子修行立身的地方啊。”

    有人惊疑。

    花满楼不过现世仅仅两次,之前因为素未耳闻,所以来过的人很少,他们这些九州修行界金字塔的这批,平时不是修行,就是修行,哪里会闲来理会这些风闻。

    如今江湖各路行,是花满楼的风闻渐渐在九州有了名声,想想瞧瞧,探究竟,二是主要因为正好赶上了道家江真人明日讲道龙虎山的时机,各方赶来黔州,才有如此多人。

    “听闻世俗有门派,叫花间派,大部分都是女子,修双修之法,在世俗里广布门徒,但听说大都是妓女身份,不被修行界所耻,此地…..莫不是与这个门派有关,那不就正好,这打扮,啧啧够味。”

    其间,有位身材高瘦的年轻人,穿着打扮像是世俗里的公子哥,与他人交耳,轻笑了两声,神色间有几分不规矩的轻浮之意,听得附近的修行前辈有几分皱眉。

    可是这年轻人话音刚落,那带金色面具的女子转头望他。

    面具下的眼睛看不清神色,但随即年轻人突然声惨叫,惊了众人。

    只见其身子于虚无陡然窜起了火,随后几个呼吸,便被熊熊火焰吞噬,顷刻间化作了虚无。

    凄惨的哀嚎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