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地底异动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就在呼言道人与卢越斗得不可开交之时,云霓这边却并不怎么顺利。

    笼罩在其周围的雪莲花影,如今花瓣凋零大半,显得有些残破。

    她手不知何时,多了道嫩绿色的纤细柳枝,每次挥舞而出,便有成百上千道柳叶状光刃飞射而出,在半空只交织出片密集刀,使得那宫装女金仙时半会儿竟也近不了身。

    可就在这时,她的头顶上方,忽然有道青光突兀出现,化作道巨大剑锋,极其阴险地朝着她的头顶刺下。

    云霓神色骤变,笼罩在周围的数枚花瓣立即合拢,将她护在下方。

    只听“砰”的声响。

    那数片雪莲花瓣炸成粉碎,激起的气浪之,道人影倒掠而回,落在了云霓身前百丈外的虚空,持剑悬立。

    “呵呵,云道主,可还记得古某?”那人看向云霓,冷笑着说道。

    云霓口闷哼声,强自压下方才那击带来的震荡,面色苍白地朝其望去。

    只见那人身着古朴青甲,甲身之上绣有金色纹路,不是别人,正是古杰。

    此人似乎为了报当年之仇,先前竟直没有出现,直到此刻才突然现身,出手偷袭云霓。

    呼言道人发觉下方变故,手法诀变换不止,身下火海便随他心意,不断卷起巨浪扑向卢越,自己则是身形下坠,重新落回了云霓身旁。

    “你没事吧!”他眉头紧蹙,开口问道。

    云霓轻轻摇了摇头,取出枚丹药服了下去,没有说话。

    呼言道人面色变得寒如冰霜,转头望向古杰,双目之杀意凛冽,犹如实质。

    后者见状,心微异,忍不住喉头微动,咽了口唾沫。

    “你找死。”

    呼言道人字顿的说道,抬手在剑身之上抹,掌心之立即破开道口子,鲜血点滴渗入赤鸾剑。

    长剑之上赤光大作,些原本不甚明显的符也从剑身上亮了起来。

    随和其单手扬,赤色长剑顿时脱手而出,赤光闪,便不见了踪影。

    古杰心咯噔下,身上护体宝光亮起,连忙身形闪,朝着远处疾遁而去。

    然而他才飞出数百丈距离,身后便有道赤光骤然浮现,丝毫没有半点阻滞地刺破他的护体宝光,突入他的青色古甲,直接穿入了他的身体。

    伴随着声嘹亮凤鸣之声响起!

    赤色长剑剑尖从古杰身后刺入,而突出其身前的,却是头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火鸾。

    在其贯身而过的瞬间,古杰胸口被洞穿处,顿时喷射出数道血箭,全身上下就剧烈燃烧了起来,口顿时传出声惨叫。

    赤色长剑所化的火鸾脱离古杰前胸而出后,并未善罢甘休,在半空猛然转,又回过身来的俯冲而下,再度朝着古杰的胸口处贯穿而去。

    被烈焰包裹的古杰双手猛然在身前合,口暴喝声。

    其身上青甲就顿时亮起了幽绿光芒,如同流水般蜿蜒而出,连同那些赤红火焰起,包裹了进去。

    重新折返而回的赤鸾,猛地刺在了古杰体外的幽光之上,却如同刺在棉花上般陷了进去,继而又很快反弹而起,朝着边跌落了下去。

    呼言道人挥手招,赤鸾重新化为柄长剑,飞掠回其手。

    紧接着,连串“噗噗”之声不断响起。

    古杰体表顿时冒出股股白烟,滚滚赤焰飞快熄灭。

    但此刻的他却已被烧得面目全非了,不仅皮肉焦黑,到处都是道道触目惊心的可怖伤痕,看起来就是久旱无雨的河床上那些纵横的龟裂纹路,里面还泛着血光。

    这幕,让周围正与豆兵厮杀的仙宫众人纷纷惊,望向呼言道人的目光闪过丝忌惮。

    然而古杰却是嘴巴咧,露出口森森白牙,桀桀怪笑起来。

    诡异的幕出现了!

    那层笼罩在他体外的幽绿光芒缓缓收缩,如同件贴身衣物般,将他整个人紧紧包裹,之后又光芒闪地融入了他的体内。

    而在其不断吸收绿光的同时,其体表上的所有焦痕裂纹,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弥合,竟点点自愈了起来。

    呼言道人见此,只是冷哼了声,倒也并不怎么惊讶。

    修炼到他们这般的金仙层次,不仅是神魂还是肉身,可就没那么容易被毁了。

    “欧阳道主,尽早结束,你们烛龙道也能少受些牵连。”卢越收回目光,转头望向欧阳奎山方向,冷声道。

    欧阳奎山闻言,略沉吟后,足底灵光闪,整个人就化为道银虹的腾空而起,几个闪动后,就出现在了广场之上。

    有了他的加入,本已被斩杀过半的豆兵再次如摧枯拉朽般,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减少。

    四名仙宫金仙修士腾出手来,联手在火海之外布置出座唤雷法阵,从召出数十道粗如水缸般的青紫雷光,落雷之处,大片豆兵被炸得四分五裂。

    随着豆兵的快速减少,呼言道人二人的局面越来越危险。

    看到这幕,周围与韩立样,并未走远的不少烛龙道修士脸上,不禁浮现出复杂之色,甚至其还包括些金仙道主和副道主。

    在他们看来,百里炎这位第道主虽然并不常出现,但过往的次出关讲道,却无形促使大批修士受益,并且正因为他的存在,烛龙道才能至今屹立于北寒仙域,成为可与苍流宫比肩的存在。

    如今北寒仙宫以天庭之名,趁这位第道主讲道之机,里应外合的突然发难,可谓用心险恶,现场如此多修士,百里炎起初显然有所顾忌,但仙宫众人却根本没有顾及烛龙道低阶弟子的性命。

    可悲的是,其余十二金仙之,只有呼言道人与云霓二人敢站出来与北寒仙宫对抗,但局面已然岌岌可危。

    旦他们这里溃败,那百里炎这里孤立无援,势必不是仙宫对手。

    韩立见此,心忍不住叹息声。

    呼言道人今日所展现的实力之强,着实让其心震惊不小,虽然他早就觉得这老头不简单,但没想到,其竟能己之力,拖住北寒仙宫差不多十名金仙。

    可惜这烛龙道内部产生了分歧,若所有金仙道主能和百里炎条心,仙宫虽强,也未必能够兴起什么风浪。

    那苍流宫主之所以没有出手,恐怕也是看出了这点,否则以烛龙道和苍流宫两大势力联手,恐怕这萧晋寒也只得立刻转身走人。

    就在这时,他的眼眸忽然闪,发现此时围在呼言道人与云霓周围的仙宫修士之,竟不见了那名华服青年。

    他目光四下飞快扫,又在广场上已经损失大半的豆兵之扫视了圈,竟然也不见其踪影。

    见此情形,韩立心不由闪过丝不安。

    ……

    苍穹深处,百里炎浑身之上赤炎缭绕,整个人已经彻底化为了火焰之躯。

    而在赤炎之外,还亮着圈圈七彩光弧,从传出惊人的炽烈高温,直将周围虚空都烧灼得扭曲不已。

    与他遥遥相对,萧晋寒单手握着柄结满冰刺的长剑,背后悬浮着道数丈大小的晶莹冰轮,上面正冒着森森寒气。

    此外,还有包括雪莺在内的十数名仙宫修士,分散于其四周,都与他保持着定距离,似也抵受不住冰轮之上传出的森寒之气。

    “百里炎,事到如今,你还要负隅顽抗?不如就此束手就擒,或许天庭尚可给你个归顺效忠,和戴罪立功的机会。”萧晋寒淡淡的开口道。

    “归顺……简直笑话!天庭对付轮回殿之人,何曾有过归顺说?不抽炼生魂就已经算是优待了。少废话,放手来战吧。”百里炎朗笑大笑道。

    说罢,其手火焰长剑猛然挥,片漫天火浪便朝着萧晋寒这边卷动而去,同时双目红芒大盛,口轻声念叨起某种晦涩咒语来。

    “咚”

    整个钟鸣山脉之下,顿时传来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紧接着,白玉峰附近方圆万里内的山峰和大地,同时剧烈震颤起来,无数山走兽啸鸣不已,成群林间飞禽疾飞而出。

    “咚”

    又是道奇异声音传来,比上声更加洪亮,震得整个虚空之,都开始剧烈颤动起来。

    分散于各处的烛龙道修士们见此情形,时间纷纷悚然,却不知出了何事。

    就在此时,下方的大地突然向上拱起,地表翻裂,河流断绝,无数林木倾倒折断。

    极远处的十数座山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同时上涨,数息时间内就拔高了近百丈,其上山体不断崩裂,无数巨石纷纷滚落,激起无数烟尘。

    广场之上,卢越等人见此,纷纷将目光投向欧阳奎山。

    “欧阳道主,这是怎么回事?”卢越沉声问道。

    欧阳奎山闻言,却是言不发的摇了摇头,显然也不知情。

    倒是被他们围在央的呼延道人,嘴角微微勾起,眼神深处浮现出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