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第三百三十一章 屠鸡宰狗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轮回殿么?我的确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和你在起,那就足够了。好在素媛那孩子和奉义在起,我也少了些顾虑。”云霓闻言,忽然莞尔笑,轻声说道。

    “哈哈,好!既然如此,那我俩就起会会这些仙宫的杂碎!”呼言道人听罢,狂笑声道。

    呼言道人话音刚落,头顶上方就传来声震天轰鸣。

    只见道金光剑影从高空直坠而下,砸在了黑色宝塔的虚影之上,径直打得塔影光芒巨颤,塔尖之上的宝顶砰然碎裂,化为了片黑色光芒消散开来。

    与此同时,呼言道人手的黑色宝塔顶部,也同时裂开了道缝隙。

    他朝高空望去,但见那卢越正悬于高空,周身金光缭绕,身前悬浮着数道巨大剑影,正不断舞动着朝黑色塔影斩落。

    董桀则带着另外几名仙宫修士,在黑塔四周不断攻击着,除此之外,仙宫宫主萧晋寒带来的那些仙宫修士,此刻也有十余人正朝这里俯冲而下,其为首的名身着粉色宫装的女子,俨然也是名金仙境期的修士。

    呼言道人冷哼声,抬起手掌拍向了自己腰间。

    只见那只银色葫芦光芒闪,顿时飞离他的腰袢,从雪莲花虚影之冲而出,在半空不断暴涨,很快就化作房屋般大小,悬浮在了高空之。

    随着呼言道人口传出晦涩难明的吟诵声,悬于其头顶高空的那只巨大银色葫芦表面灵纹狂闪,其葫口处亮起团模糊白光。

    “嗤嗤”之声大作!

    枚枚形如蚕豆的黑色豆粒,不断从白光之倾洒而出。

    顷刻间,密密麻麻的豆粒犹如疾风骤雨般洒落,尚未落地就阵扭曲拉长,化为了个个丈许高的黑衣豆兵,手握黑色巨斧,看起来犹如力士般。

    眨眼间,成千上万的黑衣豆兵挥舞着手巨斧,如潮水般涌向四周攻来的仙宫之人。

    整个白玉峰广场,在烛龙道大半弟子退去后,再次变得拥挤起来。

    虬髯大汉见此情形,二话不说的挥舞着巨斧,首当其冲的杀入了豆兵之,另外还有数人也紧随其后,与这茫茫豆兵厮杀起来。

    “呼言老道,果然难缠!我来设法牵制,你们想办法去助卢长老。”

    粉色宫装女金仙口吩咐了声后,腰肢扭,双腿交叠的古怪姿势,悬坐在半空之,在其身前还悬浮有张通体晶莹的白色古琴。

    只见其皓腕轻抬,十根纤细玉指在琴弦之上飞快拨动,阵银珠落盘般的声响响起,古琴所对方向数百丈外,当即便有批黑衣豆兵左右摇晃,胸口处纷纷爆裂开来,战力全失。

    紧接着,其身形微微侧,单手再次波琴弦,当即又有不少豆兵就此倒地。

    这仿若渺渺仙音般的声音貌似清脆悦耳,实则却能令人闻之体内气血翻腾,法力紊乱,就连这看似坚不可摧的黑衣豆兵都无法抵挡分毫。

    其余十余名仙宫修士则趁势不断朝间冲去。

    数百里外,韩立与祁良等数十名真仙站在座山峰峰顶,

    他双目蓝芒闪动,遥望着白玉峰下正不断催动银色葫芦的呼言道人,不由摇了摇头。

    他自入这烛龙道,至今不过数百年间,可以说与这老头交往最多,对方算是自己个半师半友的存在,在道兵炼制等事情上都给了他不小的臂助。

    眼看他身陷如此局面,他心并不好受。

    但若让他冒死去相助,自然是不可能的。

    来,以他如今的实力,在如此多金仙境修士面前,根本无力改变什么,去了恐怕也是白白送死,二来之前发现的那名华服青年,让他产生了种很不好的感觉。

    那种感觉具体是什么,他时半会儿却也想不清楚。

    就在这时,广场上空又响起了声剧烈轰鸣。

    只见呼言道人二人上方骤然间银光乍泄,那只用来盛装豆兵的银色葫芦,竟突然轰然碎裂了开来。

    里面的十数万黑衣豆兵都已经全数释放了出来,破碎的葫芦内也就只有大片的青色灵液漫天泼洒,如同场春日甘霖,落在了密密麻麻的豆兵身上。

    所有的黑衣豆兵在被灵液淋上之后,个个身上乌光大作,身形再次暴涨倍,仿佛周身灵力都得到了补充,更加悍不畏死地冲向董桀等人。

    这些豆兵虽强,但在二十余名金仙及真仙的合力围剿下,简直和成熟的麦子样,根本经不起几个来回折腾,便成片成片地倒落下去。

    不过好在其数量足够多,缠住了董桀等大部分人,不过在宫装女金仙的古琴攻击配合下,仍有三人杀入了心区域,与卢越起围攻起呼言道人与云霓。

    突然间,韩立瞳孔微微缩,这三人之,就包括了那名令他很不舒服的华服青年。

    不过,此人的举止却有些奇怪,虽然同样参与围剿呼言二人,却似乎并不是很上心,只在外围不断游走,极少使出手段攻击,颇有些出工不出力的意味。

    以至于韩立想要从他身上看出其功法路数和修为深浅,都根本无从下手。

    欧阳奎山在吩咐其余金仙道主撤走了烛龙道低阶弟子后,自己却并未就此离去,而是站在距离白玉峰不远处的半空,目光朝着被仙宫众人围攻的呼言道人二人望去。

    “轰隆”声巨响。

    高空,卢越双手掐剑诀,道足有百丈的金色剑光闪而现,泰山压顶般砸向下方的黑塔虚影。

    黑色塔影轰然炸裂,层层坍塌,化为了点点黑光,消散开来。

    金色剑光也随之力道用尽,尚未触及下方的雪莲花影,便直接消散开来。

    卢越面色白,身形在半空略踉跄,连忙翻手取出了枚丹药服了下去,显然其祭出的这剑,也是损耗不轻。

    原本参与围攻的两名仙宫修士见此,当即停下了手攻击,身影晃的挡在了卢越身前,那华服青年却仍在周围游走不停,开始出手攻击那雪莲花影。

    呼言道人手擎着的黑色宝塔之上,浮现出道道醒目裂纹,虽未彻底碎裂开来,却也是灵光大损,威能尽失了。

    “仙宫走狗,欺人太甚!”

    呼言道人口声怒斥,将黑塔收,伸手摘下腰间仅剩的赤红葫芦,手抓住葫芦腰上系着的绳子,手掐了个古怪法诀,在葫芦口处轻轻拍,继而做出抓取之状,向外抽。

    只听“玱啷啷”阵锐响。

    柄三指宽的赤色长剑,被他从葫芦口处萦绕的光芒,缓缓抽了出来。

    “没想到,还有我这柄赤鸾再次出鞘之日!既然如此,今日,我就痛痛快快的屠鸡宰狗遭!”呼言老道仰头灌了口酒,朗声笑道。

    语说罢,他转过头看向云霓,竟好似在征求她的意见样。

    云霓温和笑,轻轻点了点头。

    呼言道人双目凝,脸上神色变得无比庄重,身上气息浑然变,变得锐利如锋。

    虽则其口发出声嘹亮长啸,身形如虹般掠出雪莲花影,直奔向卢越而去。

    在其周身之上,浮现出层朦胧光芒,手长剑上亮起枚枚火红符,身上道袍被劲风吹拂得猎猎作响,整个人浑身的气势都明显暴涨了数倍。

    握剑在手的他,和没有持剑之时,简直判若两人。

    那两名挡在卢越前的仙宫真仙境后期修士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在道赤虹闪过后,满脸骇然的被斩为了两截,二者元婴刚刚逃出,便直接熊熊燃烧起来,眨眼间化为乌有。

    悬浮高空的宫装女金仙见状,手琴弦猛拨动,股强劲无比的无形波动,顿时直奔呼言道人而去。

    云霓见此,双手舞,雪莲花影之上自行分离开来片巨大花瓣,直冲高空而去,与那道无形波动撞击在了起,两两相抵,溃散开来。

    “你的对手是我。”云霓望向那女子,淡淡说道。

    后者冲着她嫣然笑,再次拨动起琴弦来。

    半空之琴声不断,如同江涛叠浪般,层接着层朝朝云霓扑打过来。

    高空,呼言道人以迅雷手段斩杀了两名真仙境后期修士后,手长剑抖,剑身之上亮起赤红光芒,道巨大的火鸾虚影随即闪的浮现在卢越身后。

    随着他口声轻吟,抬手猛然挥。

    道嘹亮至极的凤鸣之声响起,其身后的火鸾虚影顿时前飞而去。

    呼啦声!

    股赤红火焰从剑身之上喷涌而出,在追上火鸾虚影的瞬间,顿时化作片巨大火海,汹涌直扑卢越。

    卢越目光微闪,抬手按剑身,朝前猛然挥。

    道耀眼金光从剑身之上飞射而出,在半空骤然放大,化作道金色城墙,挡住了汹涌而来的火海。

    赤红火海虽被挡住,却并未消散,反而激荡起滔天火浪,不断拍打在金色城墙上。

    金光熠熠的城墙巨震不已,很快光芒就变得黯淡下去,径直被火浪烧穿,消散开来。

    “痛快!”

    呼言道人狂笑声,单手提剑,双足在火海之踏浪前行,潇洒至极。

    卢越冷哼声,抬手挥,面金色圆盾闪而出,盘旋着飞入了火海之。

    其紧跟着身形跃,双脚便问问的踩在了圆盾之上,在火海飞快滑行,迎向了呼言道人。

    两人剑锋相交,高空之顿时碰撞之声大作,浮现出漫天火光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