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蒙在鼓里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其实能够渡劫飞升,成就真仙境,在大乘以下修士看来,自然是已经称得上得道成仙,功德圆满了。可我等心清楚,这真仙境不过是刚刚迈入仙人门槛罢了,其上还有无边风光……我等如今虽说是已拥有无尽寿元,却并非是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究其原因,便是因为这三衰之劫。”祁良边分神聆听百里炎讲道,边传音给韩立解释。

    “哦,不知这所谓的三衰之劫,是否如同大乘飞升渡劫那般?如何才能抵御呢?”韩立眉头微微皱,问道。

    “三衰虽被称之为劫,却与飞升之劫没有丝毫关联。乃是真仙境修士在其漫长修炼岁月,所会遭遇的三种祸事。其第衰,为仙衰,体内仙灵力无故流失,修为大损,直至境界跌落……第二衰,为躯衰,乃肉身逐渐朽坏,体魄变弱,最终无法盛纳仙灵力,直至爆体而亡……至于第三衰,为窍衰,与仙窍有关。要对抗这三劫,流传出来的方法有不少,但是否见效则因人而异,但若能在某法则上有所建树,却能大大有助于抵御衰劫。”祁良继续解释道。

    “原来如此,难怪所有真仙境修士都追崇参悟或想要掌握法则之力,除了自身实力的提升,更多的恐怕便是对抗这三衰吧。却不知,这三衰何时才会降临,还是需要满足某种条件才会触发?”韩立思索片刻后,说道。

    此刻他面上神色如常,心却颇为震动,不知是不是因为先前失忆的缘故,他对此事竟无所知,今日听祁良番解释,才知真仙修行竟也并非从此真正高枕无忧,还会有这诸般凶险。

    “前两种衰劫降临因人而异,且全看天意,有人运气好,数百万年都未必会碰到,有的人运气差,数万年就会遭逢……厉兄还记得传功殿那位方颛长老吧,先前他可是名真仙境期修士,甚至距离二十四窍也只有步之遥,怎奈何遭逢仙力之衰,修为大跌,硬生生落回了大乘期。”祁良继续传音说道,语气透露着丝无奈。

    “祁兄你是说,前面两衰的降临与修行时间有关,若是修炼之人修行速度够快,尽快进阶金仙之境,是否就有可能避开?”韩立思索片刻后道。

    “呵呵,话虽如此,若能在万年内成就金仙,遭遇前两衰的可能性自然是极小的了。但放眼整个仙界,又有几人能做到?能够在万年内突破至真仙境期,已是天大造化了。况且,即便名真仙修炼始终,并未遭遇前两衰劫降临,但若其想要冲击金仙境,则第三衰,却是无可避免。”祁良摇了摇头,苦笑道。

    “此话怎讲?”韩立心动。

    “我只知道,但凡想要冲击金仙境,则必然得经历这第三衰,且此衰旦降临,其后果绝不比前两种要小,这也是导致金仙境修士如此稀少的缘故。至于具体为何,我就不得而知了。”祁良摇头道。

    “那方才百里道主所述的天人有五衰,还有另外两衰是什么?”韩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道。

    “据说旦成为金仙之后,还将面临两衰,合称‘天人五衰’,具体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总之这仙道渺莽……”

    祁良的话还没说完,白玉高台之上却是突生变故。

    只见原本盘膝坐于圆鼎左侧的十二名烛龙道金仙道主当,有人突然拍身下蒲团,纷纷站起身来,手腕抖。

    “玱啷啷”

    阵刺破宁静的锁链抖动之声响起。

    以欧阳奎山为首的这名金仙,衣袖之金光大作,道儿臂粗细的金色锁链如灵蛇般飞探而出,上面闪耀着枚枚金色符,从左侧蜿蜒缠过。

    其目标,赫然是正在讲道的百里炎!

    百里炎神色未变,口讲道之声戛然而止。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周身上下蓦地亮起片赤红光芒,如同层火红光幕般地将他包围了起来。

    那道锁链缠身而过,碰撞出连串火花,发出阵阵“锵锵”之声,却无法靠近百里炎的身躯,只能在光幕之外层层叠叠缠绕而过。

    百里炎蓦然抬脚跺大地,脚下片赤红光芒骤然大亮,整个白玉高台随之轰然震,身形冲天而起,便要飞入长空。

    欧阳奎山等人见状,面色凝重,连忙掐法诀,口同时念出个“定”字。

    那道缠绕在周围的金色锁链,立即光芒大作,猛收紧,将百里炎和那层赤红光幕同时死死箍住。

    百里炎身形顿时滞,被重新拽回了高台上。

    他双手之上赤芒亮,朝着身前缠绕的金色锁链上抓了过去。

    只听“滋啦啦”阵响。

    片金色电芒顿时从锁链之上弹射而起,如同数百条金色电蛟,顺着他的手臂蹿了上去。

    百里炎只觉得双臂之上阵麻木,竟短暂地失去了知觉。

    与此同时,金色锁链之上弹射出道道电光,相互连接交织,竟然凝为了实质,在四周围瞬间凝聚出了座四四方方的金色囚笼,将百里炎困在了央。

    百里炎虽然立刻从麻木感恢复过来,可因为这不足息的耽搁,再想脱身,就没那么容易了。

    此刻,笼罩在他周围的金色囚笼上,每根金柱上都隐隐有电光闪动,上面刻满了层层鳞片状的花纹。

    花纹表面上还浮现有枚枚古朴的古篆符,从传出阵阵明显的法则气息。

    很显然,这根金色锁链,乃是套专门用来对付百里炎的高阶仙器。

    方才这幕说来长久,实则却也只是发生在电光火石的瞬间,甚至于周围广场上数以万计的修士弟子们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这切,便已发生。

    白玉台上三十六名副道主,见此情景,皆是大惊,个个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很显然,他们事先也没有得到半点消息。

    坐在另侧,前来观礼的玉阳子等人见状,更是大为惊讶,纷纷站起身来。

    当有人张口欲问,但见此处气氛古怪,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

    韩立发觉有异,但与周围所有人样,仍盘坐于蒲团之上,只是满脸疑惑地望向上方。

    “出了什么事情?”祁良也是眉头蹙,疑惑道。

    白玉台上,呼言道人脸色阴沉,步跨向前方,那名金发男子和黑纱女子没有参与布置困阵,立即个闪身,挡在了他的身前。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想要造反?”呼言道人勃然大怒,开口怒斥道。

    这些人闻声,眼底闪过丝愧色,却谁都没有说话,挡着他的那两人,却也丝毫没有想要让开的意思。

    云霓见状,眼闪过抹惊怒之色,虽是站起身来,却有些警惕地与身旁这些道主们,稍稍拉开了距离。

    就目前状况看来,这十二名道主之,显然只有她和呼言道人被蒙在了鼓。

    囚笼之,百里炎双目缓缓扫过众人,双臂之上亮起赤红光芒。

    “腾”的下。

    股剧烈的炽热火焰,从其双臂之亮起,烧灼起缠绕在他周围的金色锁链来。

    这熊熊烈焰散发的红光,将其本就光润如玉的皮肤映衬的彤红片,仿若赤玉。

    “这金鳞锁龙阵可困不住我太久,还有什么手段,不赶紧使出来吗?”百里炎声音转冷,开口问道。

    欧阳奎山等人闻言,却像是早就商量好了样,全都闭口不言,没有人搭腔。

    广场上的内外门弟子们,却还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只是交头接耳,翘首遥望。

    至于那些前来观礼的其他门派长老们,更是个个惊诧不已,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变故,但显然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简单,个个就坐于原地,没有做出什么其他举动。

    白玉台旁的高空,那朵悬浮着的蓝色巨花之,苍流宫主早已从金色大椅上站了起来,蹙眉望向这边,目光之显得有几分犹疑。

    “大宫主,咱们要不要……”他身后那名容貌清秀,不输女子的青年人走上前来,低声问道。

    “先不急,看看状况再说,若是烛龙道内部的家事,我们外人不便插手。”苍流宫主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说道。

    就在这时,他的脸色忽然微微变,仰头朝高空之上望去。

    只见更高的高空深处,突然出现了缕数百丈长的金线,光芒闪之下,霍然涨大,化作了片刺目金光,当有二三十道人影显现而出。

    其为首的人面孔方正,细眼隆鼻,嘴唇上方生着两缕细长银须,身材颇为修长,身上穿着件雪白长袍,上面绣有金色云纹,灵光熠熠,看起来很是不凡。

    在其身后,悬立着的二三十名男女,大部分都穿着的雪白长袍,只有极个别人身上的服饰不太统,不过他们身上的气息却是强大得可怕,集合在起,给人种风雨欲来,黑云压城般的窒息之感。

    原本就被突然生出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的烛龙道众人,此刻更是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