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不要也罢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与此同时,数万里之外的高空,只巨型黑鹤张口发出声尖锐啸鸣,从喷出圈圈肉眼可见的波动,裹挟着滚滚黑焰涌向前方千余丈外只体形同样巨大的银色火鸟。

    接着其头颅转,心有余悸地遥望了眼远处血阳爆裂的方向,心暗暗庆幸起来。

    多亏之前被那银色火鸟追赶下远离了那里,否则受到那血阳爆裂的些许波及,恐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银焰火鸟面对汹涌而至的滚滚黑焰,双翅猛扇动。

    爆裂声大起!

    团团银光从其双翅飞卷而出,并纷纷爆裂开来,化为了滚滚银焰,下子就扑面而至的黑焰搅得崩散离析。

    黑鹤目光深处闪过丝忌惮,口却不无讥讽的说道:

    “小家伙,你的主人已经死了!”

    银焰火鸟闻声,出现了片刻的呆滞,继而发出声尖鸣,周身银色火焰暴涨之下,化为颗巨大火球的飞扑而出,所过之处,那些气势汹汹的黑色火焰竟无法阻挡分毫,纷纷被其吸纳了进去。

    黑鹤并没有与银焰火鸟继续纠缠之意,趁着对方被黑焰所阻之际,双翅卷的朝着下方飞落而去。

    但其飞到半,却突然方向变,朝着另个方向疾驰而去。

    数千丈外的虚空,道黑色烟雾缓缓凝聚成形,重銮的身影从个踉跄跌了出来,刚好给那飞落下来的黑鹤接在了背上。

    “快走!离开这里……”重銮刚落在其背上,就立即急切叫道。

    黑鹤不敢迟疑,双翅立即猛然扇,身形骤然拔高,就要朝远方飞走。

    可就在此时,其正前方千余丈外无数金色电弧凭空浮现交织,接着个数丈大小的金色雷阵浮现而出。

    声霹雳声过后,韩立的身影闪而出,手握着柄青色长剑,上面缠绕着阵阵金色电弧朝着重銮斩而下。

    “韩立!”重銮仰头望去,口发出声咆哮。

    看着凭空出现的那道身影,他眼底不由闪过丝绝望之色,自己不惜自爆本命法宝,竟然半点都没能伤到对方。

    其单手在胸前抓,面血红色的圆形晶盾,立即光芒大作地飞掠而出,挡在了他的身前。

    与此同时,他的身上仅剩的所有血煞之气涌动而出,在体表凝聚成了道血色战甲。

    战甲之上的灵纹尚未凝聚完成,那道裹挟着金色雷电的青色长剑,就已经劈砍了下来。

    “轰隆……”

    声震天轰鸣响起,数十道长逾百丈的金色电光,从血色晶盾上崩裂开来,如同数十柄雷神电鞭在高空狂舞起来。

    “滋啦啦……”

    阵阵电弧迸射之声不断响起,空气都开始弥漫出阵阵刺鼻的烧焦气味。

    紧接着,“咔”的声碎裂之声响起。

    重銮挡在身前的血色晶盾轰然碎裂,韩立手的长剑斩而下。

    道青色光芒却突然从重銮额前亮起,却是他的那道青铜护额大方光明,挡住了韩立的剑锋。

    “给我破!”韩立口发出声暴喝。

    其双臂之上金鳞翻起,紧紧握着剑柄奋力下压,青色长剑之上符纹大亮,丝丝缕缕金色电弧汹涌而出,剑锋斩而下。

    “不!”

    重銮口发出声不甘咆哮,青铜护额“咔”的声断裂开来。

    韩立长剑再无阻碍,直接将其头颅剖为了两半,而其身下的黑鹤则像是遭受巨力重击,朝着海面之上坠落了下去。

    临近海面时,其双翅立即猛然扇,身形骤然拔高,就朝远方疾飞而走了。

    不用韩立指挥,早已经吞噬完黑焰的精炎火鸟,就已经双翅展地追了上去。

    韩立手抓住重銮尸首衣领,不让其坠落海,神识扫之下,眉头微微蹙。

    就在此时,此前血色骄阳爆炸那边的余波也传了过来,虽然威力已经小了不只千倍,却仍化为股股罡风呼啸而过,让他心不免有些心有余悸。

    事实上,之前他也是在血刀爆炸的瞬间才发现了端倪,那时再用任何防护手段,都已经来不及,千钧发之际,他只得再次唤出真言宝轮的时间之力,使得血色骄阳爆发的冲击出现了短暂的迟滞。

    他便是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时机,逆转真轮逃离而出,根据神识探查的方位,动用青竹蜂云剑的辟邪神雷,施展雷阵遁术追了过来。

    就在这时,重銮尸身的右侧衣袖口处,忽然有道黑光亮起,个浑身漆黑的元婴小人,身披着件透明斗篷从袖口处钻出,其面目模样与重銮模样,身上乌光闪,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然而几乎是瞬息之后,声爆裂之声突然响起。

    数百丈外的虚空,阵剧烈波动传出,重銮的元婴小人跌跄而出,惊恐回望,便赫然发现,韩立正面无表情的望着他,眉心处分裂而开,露出了颗漆黑眼珠。

    “破灭法目……”重銮元婴心如死灰。

    不等其身上遁光刚要再度亮起,韩立已经挥起剑,朝他劈了下来。

    只见道青色剑光席卷而过,狂暴的剑气撕扯之下,顿时将重銮的元婴和笼罩其上的那件透明斗篷卷了进去,撕成了碎片。

    看着那点点黑芒彻底消失,韩立并没有放下心来,而是双目之蓝光闪动,仔细探查起周围虚空来。

    再仔细探查遍过后,确认周围虚空再无重銮半点气息存留后,他才收起明清灵目,将重銮身上储物镯等物收了起来后,朝着那头黑鹤追了上去。

    银焰火鸟早已经将其拦了下来,正化作个巨大的银色火圈,将其围在央。

    黑鹤无论怎样左突右冲,都无法逃离,口不住发出嘶鸣声。

    它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自己主人会败在眼前这名面容普通的青年手,然而如今铁般的事实却败在眼前,容不得其不信。

    “前辈饶命,在下乃是蛮荒异禽,天生对火属性法则有丝明悟,若前辈愿意饶我命,我愿奉你为主!对了,我还知道重銮不少秘密!”黑鹤眼看韩立逼近,慌忙大喊道。

    韩立对黑鹤所说仿若未闻般,单手掐剑诀,手青色长剑立即在半空划过道弧线,剑尖朝下的直坠而去。

    嗤啦声!

    道百丈余长的巨大剑影从剑身之上映出,下就刺穿了黑鹤的头颅。

    黑鹤口发出声凄厉鹤鸣,便朝着海面下方急坠而去。

    韩立紧随其后,飞身而下,手掌之上青光亮起,把将其元婴摄了出来。

    只见只迷你的黑色小鹤虚影,被韩立五指成钩抓住手,双翅挥舞剧烈挣扎着,眼神满是惊惧。

    精炎火鸟飞身而下,化成个银焰小童落在韩立肩头,目光盯着那黑鹤虚影,眼流出了明显的垂涎之色。

    “急什么。”韩立看了眼银焰小人,笑道。

    说罢,他五指扣住虚影,双目闭,掌心亮起阵阵光芒,将之笼罩了进去。

    半晌之后,韩立缓缓睁开双目,心情却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在黑鹤的神识记忆之,并没有多少关于方磐的内容。

    不过从这些为数不多的内容能够看出,重銮先前对他所说的那些并非是假话,他是真的不知道方磐是受何人指使来对付他的。

    在黑鹤的记忆,韩立看到了那座包围在茫茫沙漠的土黄宫殿,以及宫殿内铺满地面的黑色锁链,他的脑海,几乎下意识就想到了“隔元法链”。

    在大殿的央,他看到了那张漆黑大椅,和那道身披雪白大氅的身影,但不管他怎么努力,却始终都无法看清那人的面容。

    似乎在黑鹤记忆深处,对此人畏惧到了极点,以至于从来都不敢正面去看他。

    沉默片刻后,韩立将黑鹤元婴抛给了银焰小童,自己则飞身踏上了黑鹤背部,将重銮留下的储物镯等物,全都收了起来。

    银焰小童欢喜地接过黑鹤元婴,张口,将其囫囵个吞入了腹。

    只见其圆鼓鼓的小肚子处,有阵阵光芒亮起,里面似乎有熊熊火焰正在升腾。

    韩立将黑鹤体内的妖核也剖开取出后,回头望向精炎火鸟,发现其在吞噬了黑鹤的元婴之后,身躯竟然有些摇晃,像是喝醉了酒般东倒西歪起来。

    不过,他与火鸟神魂相连,发觉其并无大碍后,倒也放下心来。

    他走上前去,把将其拎了起来,手光芒闪,便将之收回了体内。

    做完这切后,韩立取出枚丹药服下,回头朝着圣傀门方向望去,心念头转动起来。

    以他先前看到的情况来看,圣傀门此番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自己如今再回去,估计也是徒劳,反倒将自己陷入危险局面。

    毕竟他以无常盟成员的身份被圣傀门雇佣,也只是辅助御敌而已,可绝不会为圣傀门拼命的。

    而且先前重銮此子曾经潜入圣傀门禁地,虽然目的不明,但如今被他斩杀,自己早回去的话,难免会生出不少麻烦。

    至于此次任务的报酬,不要也罢,毕竟他连杀了数名真仙,单单是法宝战利品已经足以弥补,更何况还有储物法器的财物。

    念及此,他回首朝圣傀门方向又看了眼后,便转身化为道遁光,朝着远处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