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手段尽出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双拳紧握,奋力提,却像是臂上绑着两只万斤巨鼎般,根本提不起来。

    眨眼间,那道血色刀芒就已经如风而至,腥风扑鼻,眼看就要劈他的头颅了。

    可就在此时,奇异的幕出现了。

    那道血色刀芒在落到韩立身前数丈处时,突然像是下子劈进了层层韧性十足的金缕之,速度下子变得极其缓慢,就如同蜗牛爬行般,点点朝下挪动而去。

    与此同时,只见韩立头颅后方团金光亮起,道金色光轮悬立其,悠悠转动着,其上四十余团道纹光芒大作,从荡漾出圈圈的金色波纹。

    数十丈外,重銮感受到真言宝轮上传出的阵阵波动,立刻发现,不论自己如何加重力道,迫使血色刀芒下压,其落下的速度始终不见加快。

    “这莫非是……时间法则之力?快动手,烧死他!”重銮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口立即发出声暴喝。

    在发觉韩立能够使用时间法则之力之后,他当机立断地放弃了尽可能不损伤韩立神魂的想法,此刻的他心只有个念头,尽快彻底除掉眼前这个棘手的家伙。

    因为他越来越觉得,对方并非如自己之前所预料那般,可任由自己揉捏。

    他话音刚落,上方天空,就有道尖锐啸鸣之声响起。

    黑鹤巨大的阴影从韩立头顶上方掠过,双翅猛然挥,羽翼下方两团黑色火焰,立即在两股狂风的吹卷之下,化作片汹涌火海,朝着韩立扑了下来。

    只见那些黑色火焰飞临金色波纹之的瞬间,下落的速度同样变得极其缓慢起来,时间根本无法近韩立的身。

    而就在此时,韩立肩头却是银光闪,个五官清秀的银焰小人浮现而出,望向上方的黑色火海,拍了拍肚子,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去吧。”韩立嘴唇微动,声令下。

    银焰小人当即跃而起,身上亮起灿烂银光,化作只巨大的银焰火鸟,双翅展,就朝着黑色火海扑了过去。

    其周身银焰大作,同样化作片火海,与黑色火焰交熔在了起。

    而其本体则是重而上,扑向了那只巨型黑鹤。

    半空之,银黑两只大鸟扇动着翅膀,羽翼之下火焰喷涌不断,相互追打着,越飞越远。

    重銮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了,其手握刀继续下压,另手却掐法诀,朝着身下的血浆之探了下去。

    只见其手插入血浆之内,以其手掌为心,圈圈圆形的符顿时凭空生出,朝着四面方扩大开来。

    海面之上的血浆立即开始奔涌起来,卷起漫天巨浪,朝着韩立涌了过来,然而却无例外,都在进入真言宝轮释放的金色波纹范围内时,变得缓慢起来。

    韩立四周围堆积其片片血浆巨浪,如同层层血红高墙,将他整个人包围了起来。

    他此时看似能够轻松应对,实际上却也是十分吃力。

    先前仙灵力损耗实在太过严重,虽然以仙元石补充了些,但对于催动真言宝轮来说,仍然太过勉强,根本支撑不了太久。

    韩立单手掐剑诀,口轻吟几声,身下血浆之,顿时有大片青光涌出。

    只见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在其身下血浆艰难穿梭,剑身之上无数道青色剑光纵横交错的浮现而出,然后在其身下齐聚,化为了颗青光濛濛的巨型光球。

    “疾!”

    韩立口声暴喝响起,紧接着就有道更加嘹亮的龙吟之声响起,震彻天穹。

    只见其身下的巨型光球轰然碎裂,头浑身碧绿的青色蟠龙张牙舞爪地扑而出,径直冲上九霄。

    韩立的身影站立在龙首之上,借着青蟠剑阵之势,直接冲出了血浆束缚,飞入了高空。

    他才刚刚稳住身形,在他身后悬浮着的真言宝轮,就已经完全无法维持,迅速缩成小团金光,飞回了他的体内。

    韩立神色不变,目光紧盯着下方的重銮,手腕翻,取出枚青色丹药服下,手握住枚仙元石汲取仙灵力的同时,手则在身前轻轻捞。

    那头青色蟠龙立即光芒散,再次化为了七十二柄青色飞剑,在半空划过道弧线,相互融合成了柄青色长剑,飞入了韩立手。

    重銮此时也发现韩立的真言宝轮已经无法再用,双手拍身下血浆,整个人立即在股滔天血浪的推高下直冲高空。

    其张口吐,道血色晶丝喷涌而出,射入了其手掌之。

    只见其手掌之上血光闪,顿时变得血肉模糊,缓缓蠕动着和其手的长刀长在了起。

    重銮脸上闪过丝痛苦之色,口忍不住发出声低喝。

    伴随着这声响起,其手的血色长刀表面,开始膨胀起根根犹如血管青筋般的纹路,舒张地闪动着,看起来竟然真的像是活物样。

    他的身躯仍然与血浆融合在起,并未分离开来,周身亮起丝丝缕缕如同蛛般的金色纹路,直蔓延而下布满了整个血浆海洋。

    而随着血色长刀上的青筋纹路不断收缩和舒张,血浆海洋的大片血浆开始化作缕缕精纯的血煞之气,顺着那些金色纹路逆流而上,尽数涌入了血色长刀之。

    血色长刀之上浮现出缕缕金色纹路,整个刀身涨大了倍,其上血煞之气几乎充满了整个海域,从传出阵阵令人惊惧的恐怖波动。

    待重銮飞近韩立百丈距离之时,其身下的血浆已经完全涌入了血色长刀之,然而刀身之上的青筋纹路,却还仍然不断闪动着,就仿佛依旧没有吃饱般。

    他的身上肌肉开始缓缓萎缩,脸颊也下陷了进去,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要被这柄血刀吸干了般。

    “受死吧”

    重銮口发出声暴喝,连在手臂之上的血色长刀,在半空抡了个圆圈,引得虚空震荡,带起片片血色刀影,朝着韩立劈砍了下去。

    韩立目光凝重,手长剑紧握,却并未作出任何格挡动作。

    “天翻地覆”

    他口发出声暴喝,念出了四字言咒。

    霎时间,风云变色,天地瞬间倒转!

    原本望无际的大海赫然悬在了头顶之上,代替了原本的天空,而原本浓云密布的天空,却反之出现在了身下。

    海天上下,波谲云诡。

    空间的瞬间转换,让重銮顿时惊,他的思绪很难在瞬间判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只看到,自己费尽全力斩出的那击,正朝着海面之上落了下去,与韩立所处的方位南辕北辙。

    他心头紧,牙关紧咬着收回双臂,硬生生将血色长刀拉了回来,在半空个抡转,重新劈向了韩立。

    血色长刀斩出的巨大刀影之上金光蔓延,裹挟着滚滚血煞之气,径直将韩立的身影撕成了两半,朝着下方的浓云天空落了下去。

    血色刀影连续不断,重接着重劈落下去,接连劈出三百余刀之后,才煞气耗尽,不再有刀影生出。

    “轰轰轰”

    阵连续不断的暴响过后,虚空之血光炸裂,云海翻腾,空间激起的震荡久久不息。

    “这下看你还不死!”

    重銮身形阵摇晃,手里拄着已经变回黑色的长刀,狂笑着叫道。

    他的话音刚落,半空就突然响起了个清脆的响指声。

    “啪”

    瞬间,又是阵天旋地转,周围海域复归原状。

    天空之上依旧是浓云密布,没有丝毫变化,可下方的海域之上,却裂开了道足有数百里之长的深深沟壑,里面血红色的煞气剧烈翻涌,推挤着两边的海水,使之久久无法闭合。

    重銮见此,浑身顿时僵,有些难以置信地转动头颅,缓缓望向上方。

    韩立正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带着满脸的戏谑笑意望着他。

    “怎么可能……”重銮心头阵苦涩,喃喃自语道。

    “方才你所看到的切,不过是有些真实的幻境罢了。”韩立闻言,脸上笑意更浓几分,还不忘在其伤口上再撒上把盐。

    重銮方才倾尽全力的那击,几乎耗费了他全部的仙灵力和血煞之气,此刻已经无力再战,而韩立却借由这段时间,通过丹药和仙元石恢复了不少仙灵力。

    此消彼长之下,此战的结局或许已经注定了。

    “别得意的太早了!”

    重銮眼闪过抹凶戾之色,手臂猛的抬,连接在其上的血色长刀,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幽黑之色,从其身躯上脱离开来,朝着韩立疾射而来。

    韩立手臂动,手青色长剑灵纹大亮,在身前划过道圆弧,下就斩在了黑刀之上。

    可在剑刃碰到刀锋瞬间,忽然有道血红光芒,从刀身上些细不可察的裂纹绽放了开来。

    韩立心暗叫声不好,再想止住剑势之时,已经根本来不及了。

    只听“轰隆”声巨响!

    团足有千丈之巨的血色骄阳,在海面之上冉冉升起,释放出无比刺目的血色光芒。

    下刻,股震动天地的冲击波动从释放而出,横扫向四面方,直冲得下方海域卷起圈千丈之高的水墙,浩浩荡荡地朝着四周席卷而去。

    不惜引爆本命黑刀的重銮,口猛的喷出口鲜血的同时,将早已握在掌心的块黑色玉佩捏成了粉碎。

    从涌出的团黑色烟雾,在水墙冲击而至前的瞬,将他周身裹,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