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煞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陆机道友,恐怕已经没有再试的必要了,我们还是先走吧。”他目光沉,传音给挎剑男子。

    “我的剑已经出鞘了数寸,断没有就这么收回的道理。”陆机冷哼声,断然回道。

    语说罢,其手长剑“玱啷”声出鞘,道巨大无比的雪白剑气,顿时直指而上,贯通九天。

    “来的好!”呼言道人见状,大笑着说道,单手扬。

    其身后虚空之,声嘹亮凤鸣响起,柄赤色长剑凭空而出,悬浮在半空。

    剑身之上金色灵纹光芒闪耀,映出道千丈余长的巨大剑影,剑影之上赤红火焰朝着两侧喷涌而出,如同两道千丈之巨的火焰羽翼,张开在天幕之。

    霎时间,整个圣傀门主岛方圆近千里范围之内,气温骤升,到处都充斥着股灼人的热力。

    与之相伴,那近千名黑衣豆兵手的黑色巨斧上也是灵纹亮,燃烧起熊熊火焰,朝着那些青甲兵卒和十方楼修士劈砍而去。

    原本已经抱定必死之念的圣傀门众人见此情形,顿时重燃起了生的希望,个个喜极而泣,也不知谁振臂呼,所有人开始朝着十方楼众人疯狂攻杀而去。

    疤面男子见状,只得叹息声,飞身而起,就要朝陆机那边飞去,云霓与白奉义两人,却已经先他步,身影急闪而过,挡在了他的去路上。

    整个广场之上重新乱作团,混乱厮杀了起来。

    ……

    雷暴海洋,距离圣傀门数十万里之外的片海域上。

    头戴牛首面具的韩立,与重銮遥遥相对,悬立在虚空之。

    之前,他几次使用雷阵传送,却始终没能甩脱重銮,被其如同跗骨之蛆般,追随而至。

    “韩立,即便你能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重銮摊开手掌,在身前攥成握拳之状,眼露出抹讥讽笑意,说道。

    “不过是领悟了些许煞气法则,就这般口出狂言,看来你比你口的那个废物师弟方磐,也没强到哪里去。”韩立反唇相讥道。

    “没想到你居然也能看出煞气法则,倒是小看你了。”重銮声音冷。

    “你能够这么轻易的追踪到我,并无声无息的发动了几次突袭,只怕也是利用的煞气吧?”韩立嘿嘿声低笑。

    “不错。事实上这几次都是你在带着我远遁,我根本什么都不用做。”重銮面带有丝玩味之色,直接承认道。

    韩立闻言神色未变,心却是动。

    其实他对于煞气法则了解不多,此法则属于种不慎常见的法则,具体有何特异之处,他心并不清楚。

    先前重銮打入他体内的那道黑色晶丝,便是凝聚出来的煞气法则之丝,对方似乎能借此锁定自己位置,并借此使得身体虚化,进行些类似于传送的举动。

    除此之外,虽然并未表现出来什么异状,但他却明显能够感受到自己心的凶煞之气,正在逐渐增强,并且以他神识之强,都无法强行压制,反而越是压制,就增长越快之势。

    韩立心隐隐觉得,这凶煞之气若是达到定程度之时,恐怕就是那焦面大汉对他突施杀手的时候。

    迟则生变,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韩立心主意定,单手招,身后乌光大作,重水真轮浮现而出,并旋转着疾驰而出,朝着重銮身上砸去。

    后者嘴角勾起抹笑意,竟是不闪不避,迎面冲了上来。

    在重水真轮撞击而上的瞬间,其身躯再次虚化,变作了黑色雾气,被真轮穿而过。

    韩立见状,手上法诀掐,口低喝声:“疾。”

    重水真轮之上的那团水之道纹,顿时光芒大作,轮身瞬间涨大倍,并剧烈旋转起来。

    在真轮的带动之下,虚空之的水属性灵气立即急速运转起来,从传出阵阵沛然无比的撕扯之力,很快就在海面之上,形成了道高达千丈的巨大水流漩涡。

    重銮化作黑雾的身躯尚未散开,就被这股力量扯,拉入了漩涡之,只是发出了阵模糊的呼叫之声,就很快消失在了其。

    韩立见此情景,心没有半点放松之感,其手腕招,急速旋转的重水真轮就立即滞,飞掠而回,悬停在了他的身前。

    冲入高空的水流漩涡失去动力,顿时摔落而下,在海面上激起阵阵汹涌水浪。

    海面之上水花散尽,却是空无物,根本不见重銮身影。

    韩立眉头蹙,就在方才,他只觉心无端升起股戾气,面具遮盖下的眉心处,也有缕缕黑色雾丝凝聚而出。

    这时,在其身下的海水之,突然出现了团黑影,如同乌贼喷吐的墨汁般,很快就晕染开来,将方圆千丈范围内的海水都染成了漆黑之色。

    海面之上,黑油油的水浪如同沸腾般不断翻滚,上面有道道黑色雾气涌动而出。

    只听“哗啦”声响。

    片巨大水浪从四面方忽然卷起,如同朵巨大的黑色食人花,张着巨口四下合,就朝着韩立身上包围了过去。

    韩立眉头挑,身上光芒亮,就要闪躲开来。

    可就在这时,他眉心处的黑色雾丝突然亮起了幽黑光芒,他只觉得识海之阵锐痛,身形也不由得迟滞,竟没能躲避开来,连同重水真轮起,被那片黑色水浪包裹了进去。

    韩立环视四周,却只能看到片深沉如墨的漆黑虚空。

    他双目之蓝光亮起,方看到四周虚空之,正有缕缕黑色雾气悬浮在半空,占据面积足有方圆百余丈,但却无法看透。

    他身形转动了圈,发现他的神识似乎也受到了不小的限制,此刻能够感知到的,竟然只有充斥四周的煞气。

    韩立深吸了口气,单手招,重水真轮立即飞速旋转起来,朝着前方急掠而去。

    只听“噗”的声响动。

    重水真轮砸在了面水壁之上,剧烈震颤几下之后,竟然就被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层层缠绕住,时间竟然无法动弹。

    他越是催动仙灵力去控制真轮,那些萦绕在四周的黑色雾气涌动得就越剧烈,将重水真轮缠绕得也就越紧密。

    韩立眉头微蹙,单手掐剑诀,柄青色长剑从袖疾驰而出,周身灵纹闪耀,青光大作,下子分作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四散疾射而去。

    飞剑锋芒极盛,剑身之上荡漾起来的层层青光,再度分出数柄青光剑影,密密麻麻的足有数千柄,下子就布满了周围空间。

    此刻,若有人在这片漆黑空间之外,可以看到的却是个直径足有百丈之长的黑色圆球,悬浮在海面之上,正不断吸收着那些浓如墨汁般的漆黑海水。

    黑球表面之上,不断有顶部尖尖的大包浮现而出,将整个圆球撑得不断变形,看起来就像是个黑乎乎的刺球。

    距离刺球不远处的半空之,悬浮着头长满漆黑铁羽,头顶金黄如冠的黑鹤,其身上羽毛隐隐有黑色火光闪现,看起来甚是不凡。

    黑鹤脊背之上,名身着黑色斗篷的焦面大汉盘膝而坐,双手捧着柄黑刀,双目盯着黑色圆球方向。

    黑刀表面圈圈灵纹诡异的忽明忽暗,表面黑气缭绕,隐隐有鬼哭狼嚎声传出。

    此人不是他人,正是重銮。

    “主人,这家伙还挺能折腾的!”黑色巨鹤忽然弯过细长的脖颈,回头对重銮说道,声音尖锐异常。

    “无妨,他折腾的动静越大,煞水凝聚得就越快,我的煞元侵蚀得也就越厉害。等会儿他折腾不动了,便是我们了结他的时候。”重銮笑着说道。

    “要不是为了弄清楚他身上藏着的秘密,主人您哪里需要用这等水磨工夫?以屠仙刃正面进攻,他也绝不会是您的对手。”黑鹤继续说道。

    “能让方磐折腾数百年的秘密,实在让人好奇得很呐,若能全部都挖出来,也就不枉我花费这些时间和力气了。”重銮目光微凝,继续说道。

    这人鹤相互交谈的同时,黑色圆球上的动静果然越变越小,最终彻底恢复了平静,而周围海水的黑色水液,则已经全部都融入了黑色圆球之。

    然而令人有些奇怪的是,黑色圆球的体型非但没有变大,反而缩小了许多,其上光芒凝实,有如块巨大的黑色晶体。

    “看样子差不多了……”重銮说着,从黑鹤背上站了起来,单手提刀的身形跃,飞至黑色圆球前,抬起手掌朝圆球之上轻抚了上去。

    只见其掌心之忽然有黑光亮起,团黑色旋涡从浮现,那黑色圆球之上顿时涌动其片黑色烟尘,滚滚涌入了那道漩涡之,吸入了重銮体内。

    伴随着大片黑烟从圆球之上分离,黑色圆球的体积变得越来越小,韩立的身影从显露了出来。

    此刻的他,浑身僵直,双目紧闭,眉心之上那团黑色雾丝已经消失不见,只余下个黑漆漆的“煞”字写在眉心,看起来似乎已经沁入了皮肤之下,与他融为了体。

    而在其身边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和重水真轮,则全都包裹在层薄薄的黑色晶体之,光芒黯淡,微微颤动着,却无法挣脱开来。

    重銮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双指抬,朝着韩立眉心处的那个“煞”字点去。

    只要他的指端触及到上面,韩立脑海之潜藏的所有秘密,就将毫无阻滞的彻底向他打开大门,全都为他所知。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韩立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眼蓝光闪动,眉宇间“嗤嗤”声响,根晶丝激射而出,直接将那个煞字击得粉碎,直奔重銮眉心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