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冤家路窄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喝!”

    重銮目光闪,口声低喝,双臂之上肌肉紧绷,手黑色长刀威势不减,重重劈向了下方的重水真轮上。

    只听“轰”的声巨响。

    重銮只觉双臂阵酸麻,股无法言喻地巨力从刀身之上传来,整个人就如同被什么东西猛地砸了下,身形便是滞。

    随着后方的潭水不断涌出,阵阵磅礴的水属性法则之力滚滚袭来,直压得他手肘忍不住向怀收,整个人都要被砸得倒飞出去。

    感受到重水真轮传出的独特气息后,重銮神色骤然变,明明身处下风的他,却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韩立,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可以找到你!很好,省的我在赶去古云大陆了!”

    他语喝罢,双目之却突然有幽光亮起,整颗眼珠顿时转为漆黑之色。

    只见其突然张口吐,道幽黑丝线从其口飞射而出,下子没入了黑刀之上。

    黑刀刀身剧烈震颤,整个长刀之上亮起层黑色晶光,刀身重量也瞬间暴涨了数倍。

    重銮口发出声暴喝,周身之上有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缓缓溢出,握刀的双手猛然下压,居然下子将重水真轮给逼退了回来。

    韩立此时早已经跃出了水面,伸手招,唤回重水真轮挡在身前,手持剑悬立高空,与重銮遥遥对峙,冷声问道:“你知道我?你与方磐之间是什么关系?”

    他虽不知道眼前之人是什么身份,但从其能如此完美地发挥出黑刀的真正威力,并能口叫出他的真名来看,也不难推断出他是与方磐有关的人。

    毕竟进入仙界以后,他都直用的化名,知道他本名的人实在没有几个才对。

    如今方磐等当年袭击自己的三人虽已先后陨落,但那可远程操控神秘锁链之人,方磐手黑刀的原主人,以及那指使方磐的幕后主使,仍是自己最需要提防之人。

    眼前这位,极有可能便是黑刀的原主人,只是不知其与方磐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原本以为我那师弟再如何不济,杀死他的也至少应该是个真仙后期修士,可从十方楼那边收集的资料来看,却说你只是名真仙境初期的玄仙。今日见,你倒的确有些手段。”重銮没有立即攻过来,而是远远望着韩立说道。

    “原来你是方磐的师兄,真是失敬了。怎么,现在来给他报仇了?”韩立心动,神色不变的说道。

    “那个废物死了就死了,我才懒得去管什么闲事。不过他为了对付你,不惜血本的借走我这柄黑帝屠仙刃,结果给你这小子自作聪明的贱卖了,你说我这主人是不是该出来讨个说法?”重銮目光闪动不停,口却不紧不慢的说道。

    “阁下这刀确实是柄难得的宝物,在下本就想物归原主,这才将其寄卖于无常盟,看看能否有人认得。如今看来,倒也没白费番心思。阁下不必如此客气,在下本就举手之劳而已。”韩立眨了眨眼睛,淡淡说道。

    “呵呵,看来我还要谢谢你了!话说回来,以我对这位师弟的了解,他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追杀你,绝不会无的放矢!另外,你身上的隔元法链,也是师尊要求必须要取回之物。所以,你可以去死了,放心,为了感谢你,我会尽量给你个痛快的!”重銮双眸漆黑如墨,浑身黑雾萦绕,缓缓说道。

    其话音刚落,周身萦绕的黑色雾气狂涌而出,顷刻间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进去。

    紧接着,只见缕轻风吹拂而过,萦绕在前方的黑雾就忽然涣散开来,里面竟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韩立的神识早已经将周围区域笼罩了进去,可在雾气散开前的那刻,他也还直以为重銮就藏身在黑雾之。

    下瞬,他身后虚空之忽然有黑雾凝结,尚未成型之际,便有柄黑色长刀从穿而出,直刺他的后心。

    韩立心念动,重水真轮倏忽而至,挡在了他的背后。

    “铮”的声响。

    黑刀刀尖卡在了重水真轮上的花纹镂空处,与真轮摩擦不断,发出阵阵令人牙酸的声响。

    重銮身影从黑雾之缓缓浮现,嘴角勾起抹冷笑。

    黑刀之上萦绕的缕缕黑雾,凝结成根根纤细至极的黑色钢针,顺着刀尖迸射而出,径直穿过重水真轮空隙,刺破了韩立衣衫,射向他的身体。

    千钧发之际,韩立周身金光大作,枚枚铜钱大小的金色鳞片层层翻起,将他全身都覆盖了进去。

    只听“钉钉钉”连串脆响。

    那些黑雾钢针纷纷打在了韩立的金鳞之上,被反震得碎裂开来,重新化为了黑色雾气。

    韩立猛转身,手长剑横扫而过,剑锋之上青光大作,剑就将重銮的身躯,拦腰斩成了两截。

    然而,重銮却只是冲着他嘿嘿笑,两截身躯就同时虚化,变作了团烟雾。

    韩立心凛,身上遁光起,瞬间飞掠出数千丈,远离了那团黑雾。

    可还不等他的停下身形,就忽然感到背后阵冰凉,就仿佛有条湿冷滑腻的毒蛇,正贴在他的脊背上。

    他连忙掐法诀,背后护体光芒透体而出,顿时将附着在他背上的东西逼了出来。

    那是团凝而不散彷如活体般的黑色雾气,表面生出根根纤细如发的柔软触角,在肆意疯狂的扭动着,不断朝着他靠近,似乎想要冲入他的体内般。

    韩立手探出,凝成了只青光缭绕的大手,将这团黑雾控制在半空,仔细探查了番,骇然发现其当竟然蕴含着丝微弱的法则之力。

    只是由于实在太过微弱,以至于他都察觉不出其究竟是哪种属性的法则之力,不过好在方才他没有贸然将护体金鳞撤去,才避免了被此物侵入体内。

    韩立正惊疑间,那团黑雾周围突然虚空震动,丝丝缕缕黑色雾气凭空生出,重銮的身躯再次诡异的从浮现了出来。

    不知何时,其面上覆盖的那层黑布已经撤去,露出张焦黄大脸,张嘴发出“噗”的声轻响,道幽黑丝线闪烁着晶光,骤然射向韩立面门,速度快的惊人。

    韩立手长剑立即斜掠而上,朝着黑色丝线斩而去。

    青光所至,黑色丝线触即断,直接化为片黑色星芒,消散开来。

    韩立看到这幕,眉头不由蹙,足尖在虚空踩,身形爆退。

    结果他方退开,他原本所在的位置处,便有道黑色丝线重新凝聚而出穿刺了过来。

    “果然,和之前是样的路数,都会在崩毁之后重聚。”韩立心暗道。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身前异变就再次发生。

    那道重新凝聚出来的黑线,竟然与他手的青色长剑遥遥相连,光芒闪之下,沿着剑身骤然上窜,下子射入了他的手掌。

    韩立只觉得掌心微微麻,立即贯注心神在体内查看起来,然而除了掌心的感觉之外,就再没有感受到其他异状。

    可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觉得有些不安。

    就在此时,他的神识感应之,又察觉到有数道气息朝着这边赶了过来,不过却无法分辨出来是圣傀门的人,还是十方楼的人。

    韩立眉头紧蹙,略沉吟后,双手招,却将青色长剑和重水真轮全都收了起来。

    不管来的是十方楼的人,还是圣傀门的人,他都打算先离开这里了。

    这焦面大汉手段十分诡异,似乎能够运用某种雾气法则之力,而他在这里无法全力施为,束手束脚地实在太吃亏。

    紧接着,其双手掐法诀,指端之上电光闪烁,道道银色电弧弹射而出,凝聚成了个巨大的雷电法阵,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

    只听声霹雳声响起,数道粗若水桶的银色电弧,从雷阵心处冒出。

    闪之下,雷阵之韩立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只在空气留下了淡淡的焦灼气味。

    “嘿嘿,有点意思!那就陪你多玩会!”重銮嘴角勾起抹笑意,开口说道。

    语说罢,其身影再次笼罩在片黑色雾气,消散了开来。

    ……

    另边,主岛广场之上。

    喧嚣仍在继续,不过动静比之前要小了不少。

    圣傀门这方,所有傀儡已近乎全部损毁,无法继续参战,而残余存活下来的弟子,也已经死伤过半,原本被包围而成的巨大圆圈,又缩小了许多。

    令人有些动容的是,这些圣傀门修士虽然个个身上带伤,面有戚容,却没有人投降认输,或是溃逃而去。

    所有人的眼,都带着丝决然。

    这方面是因为他们本就是宗门在撤离了部分核心力量之后,留下的与宗门同生共死的死忠力量,另方面,则是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有亲眷后人留在撤离的那部分人之。

    只要那些人能够安全,他们自然也就无所顾忌了。

    与之相对的,十方楼募集来的修士们并没有占得多大的便宜,不仅在从外至内的攻坚战死伤大半,其还有不少如同冷焰老祖样提前离去,所以此时广场外围剩下的人数并不算多,三三两两分散于密密麻麻的青甲豆兵之。

    战斗进行到这个时候,双方厮杀的节奏反而慢了下来。

    十方楼来召集来参加此次厮杀之人能活到此刻,自然都不是傻子,他们全都明白,兔子在临死前的最后反击是最凶猛的,此时若是逼得太紧,反而会损失更大。

    倒不如僵持阵,将圣傀门众人的最后口气消磨掉,之后再轻松收利。

    这么来,反倒是疤面男子布下的豆兵,成了绞杀圣傀门残余修士的主要力量,冲在了包围圈的最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