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援手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趁精炎之火与那青幽火焰胶着之际,单手掐剑诀,手腕抖,掌便多出了柄青色长剑,同时整个人从重水真轮后方掠出,直奔魁梧男子而去。

    后者见状,手上法诀立即变,青幽火莲光芒盛,从再次喷涌出团团青幽火焰,朝着韩立身上袭来。

    韩立手长剑挥,连串迷蒙剑影飞出,如同团剑莲绽放在身前,将那些青幽火焰挑开。

    那火焰本是极黏之物,能够瞬间附着在重水真轮上,此刻却丝毫沾不上长剑分毫,这幕,让魁梧男子微微怔。

    显然,他没有料到自己这异火竟会失效。

    他咬牙,口精血喷出了口外,接着根手指冲精血弹。

    精血立刻化为片血雾,闪而逝的没入了青幽火莲之。

    火莲顿时滴溜溜的狂转而起,所有莲瓣颤动之下,纷纷疾射而出,化为团团较之前更为诡异的青幽焰刃,铺天盖地的朝韩立席卷而去。

    韩立不慌不忙的单手掐剑诀,另手抬剑挥,剑身之上顿时青光大作,成百上千道光芒清亮如水的巨大剑影,从飞射而出,在半空激荡着朝魁梧男子射去。

    漫天剑影看起来十分混乱,像是支没有将领的乱军,轨迹杂乱地在半空横冲直撞,可偏巧地是,这些横冲直撞的剑影却刚好将所有飞射而来的青幽焰刃全部格挡了开来。

    剑影掠去,反射着虚空光影,令那片天空看起来有些模糊。

    魁梧男子心第二次生出丝不妙之感,决心不再与此人纠缠,双手法诀变,在身前猛然击手掌。

    只听“轰”的声巨响!

    那团青幽火莲猛然涨大了数圈,接着莲瓣齐张,轰然炸裂开来,无数粘稠火焰涌动而出,化为片青幽火海,竟直接将那片剑影都吞没了进去。

    时间,剑影激荡,莲火沸腾,股灼热无比却又凌厉无比的气息,顿时蔓延开来。

    做完这切后,魁梧男子毫不迟疑的双指夹,道金灿灿的符箓在指端骤然起火,身形转,骤然化作道金弧,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百里之外的虚空,道巨大的青色长剑突然凭空出现,那道金弧且不偏不倚地正撞在了剑锋之上,身体被从正剖为二,摔落了下去。

    紧接着,个容貌与魁梧男子十分相似的紫色元婴小人,从残尸之上闪而出,满脸惊恐之色地朝着远方遁去,然而还未飞出多远,便被张早已布好的银色大抓了个正着。

    阵“噼啪”的电光之声,元婴小人就化为缕青烟,彻底消失不见了。

    魁梧男子至死都不知道,那头戴牛首面具的家伙,究竟是如何在瞬息之间来到百里之外,截杀自己的。

    事实上很简单,韩立在男子炸裂幽磷骨火的瞬间,就动用了逆转真轮的神通,加快了自身时间的流速,才在别人息时间内,飞越了别人数息才能飞越的距离。

    韩立单手招的收起了青色长剑,身形没有丝毫停滞的飞身而下,单手冲魁梧男子的身躯轻轻招,其手上的储物镯和储物戒就凌空飞起,落到了他的手上。

    他略微探查了下,发现里面好东西不少,心下喜,将之收了起来,打算等此间事了之后,再细细查看。

    而后,他便身形转,化作道遁光急掠而回,朝着重水真轮方向飞去。

    此时,精炎火鸟早就已经将没了主人仙灵力摧持的幽磷骨火噬了个干净,此刻正化作火焰小人的模样,坐在重水真轮上,晃荡着两条小腿,小脸上副满足之色。

    见韩立回来,他立即飞身而起,重新化作银焰火鸟模样,冲向了韩立。

    韩立笑了笑,袖袍张,顺势将其收入了体内。

    他目光转,回望了眼巨型傀儡那边,就见圣傀门与十方楼双方厮杀得十分惨烈,圣傀门放出的傀儡大军大半已被击溃,而十方楼的人马也已死伤过半。

    其隐约有数名十方楼方的大乘合体修士,悄悄从战团退出,疾掠向了小岛所化的巨型傀儡,试图偷偷将其破坏,以彻底打开笼罩在主岛上的彩光大阵。

    可还没等几人靠近,那具通体莹白的巨型傀儡,头颅不动,身躯忽然拧转过来,手紧握着的银色巨刃上符纹大亮,缠绕起圈圈白色飓风,朝着几人横扫而去。

    “呼呼呼……”

    飓风吹卷,虚空震荡,无数混乱不堪的风刃汹涌而出,正好将刚刚飞近的几人,尽数卷了进去。

    那几人连忙放出护体法宝,却也只是堪堪抵挡阵,就个接个的被撕扯成了碎片,只堪堪逃出了几只元婴。

    韩立在将这切尽收眼底之际,也顺势将重水真轮唤至身后,飞身朝麟九那边赶了过去。

    麟九此刻已陷入了苦战,甚至渐渐落入了下风。

    那丰腴妇人不知使了什么法咒,忽然变作了名红衣女子,非但修为境界攀升了截,就连神通手段都大不相同。

    那只看起来与寻常无异的红色油纸伞,更是诡异到了极点,旦被其遮住了头顶,便会有丝丝缕缕红色细线从垂落,稍有不慎就会被其缠住,身仙灵力运转便会出现凝滞。

    好在他有九星金剑上释放出的璀璨光芒,庇护着周身,才只是偶尔招,不至于整个人都被红线束缚。

    那头从金色古镜放出的红斑金虎,此刻已是伤痕累累,但仍刻不离的守在他周围,因为那消瘦老者此刻则生性飘忽不定的在麟九与红衣女子周围游走不停,似在寻找着可乘之机。

    老者之前放出的苍青巨蟒,已麟九被巨虎撕成了碎片,故而其眼神满是不甘之色,显然正打算将麟九击杀后,可以用其身上之物作为补偿。

    “动手!”

    红衣女子显然注意到了韩立这边刚刚发生的切,目杀机闪,双手在虚空抱,怀红光闪,立即浮现出把晶莹如玉的血色琵琶。

    只见其手按压在品丝之上,另手在轻抚在面板之上,轻轻拨动起琴弦来。

    “铮铮铮……”

    麟九听闻此声,却只觉得头皮阵发麻。

    并非是此声太过刺耳难听,相反的,这琴声十分清脆响亮,听之犹如银珠坠落砸入玉盘,十分悦耳。

    可在琴声响起的瞬间,头顶那只红色油纸伞,忽然血光亮,涨大了倍。

    其上垂下的血色丝线变得愈加密集,如同条条纤细灵蛇,疯狂地朝着他突刺而来,速度较之前快了数倍。

    与此同时,那消瘦老者也出手了,单手扬下,只三色圆环带着轰鸣之声飞旋而出,个闪动下,就化为了了无数三色交杂的环影,将扑上来的巨虎缠了个结结实实。

    而其自身,则鬼魅般出现于麟九下方虚空,袖子卷,道十余丈长的刺目剑光闪而出,朝麟九自下往上的斩而出。

    麟九心凛下,不得不分出金色古镜去抵御那道刺目剑光。

    如此来,他虽然挡住了老者的偷袭,但身前防御出现空洞,竟是个不慎,被数条红线同时刺了肩膀和脊背。

    那些红色丝线也不知是何材质,方入体,就立即生根发芽般,从分出数条分支,朝着他的血肉钻了进去

    “不好!”

    麟九只觉得肩膀和手臂阵麻木,周身仙灵力运转都变得迟钝起来,不禁魂飞天外。

    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忽然瞥见身侧道黑影陡然闪过,心顿时暗叫声不妙,正欲动用件保命秘符之时,就听阵抖空竹般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道闪着黑光的宝轮呼啸而过,几乎贴着他的胸膛横扫了过去,将枚阴险刺来的幽绿匕首打飞了出去。

    紧接着,道人影飞闪而至,手长剑横扫而过,青芒闪之下,那些如同木偶提线样的红色丝线,立即断裂开来,弹缩了回去。

    而留在麟九体内的那些丝线,则像是瞬间失去了水分的藤蔓样,变成了灰白之色,失去了功效。

    “大恩不言谢,在下欠你个人情!”麟九看了眼手持青色长剑的韩立,郑重道。

    “先解决了眼前这两人再说。”韩立摆手的说道。

    “好。”麟九活动了下肩膀,发现之前的迟滞麻木之感已经完全消失,面具下的面容沉,沉声说道。

    另边,那名消瘦老者和红衣女子,也已经汇合在了处,互望之下,都从对方眼看到了丝震惊。

    他们没有料到,二人看似较弱的牛首男子,不仅没过多久便将他们的名同伴斩杀,甚至连元婴都未逃出,如今以己之力,还破开了二人的联手击。

    “看来这场仗是没得打了,老夫先走步。”消瘦老者叹了口气,说道。

    其语说罢,竟是丝毫不做停留,身上遁光起,瞬间远遁而去。

    “狡猾的老东西……”红衣女子轻啐了口,骂道。

    方才战斗,动用那块人皮纹身法宝,她的消耗已经十分巨大了,本想着方才和那消瘦老者联手击,至少能够除掉人捞些好处,如今却被韩立搅了局。

    此刻,她自然也不会留下来孤军奋斗,说白了,他们都是来打秋风的,没谁会真的愿意拼上性命,否则就成傻瓜了。

    其双手招,那红色油纸伞在半空陡然旋,载着她飞遁而去,速度竟是快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