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二对三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就在魁梧男子心念电转间,重水真轮已然临近巨斧。

    出乎男子预料的幕出现了!

    只见重水真轮表面那团水之道纹蓝光闪,从传出股水法则之力,轮身之上乌光大作,携着股无法言喻的沛然之力,猛然砸在了巨斧之上。

    “砰”的声巨响!

    黑色巨斧上铭刻的灵纹骤然亮,继而迅速断裂开来,紧接着整个斧身也崩裂成了无数黑色碎片。

    魁梧男子眼惊骇之色闪而过,胸前黑袍之内立即有道光芒亮起,化作团土黄色的阵纹虚影浮现于虚空,挡住了真轮。

    不远处,韩立眉头微微蹙。

    他通过心神联系,只觉得重水真轮如陷泥淖,被股奇异的力量撕扯着,层层消耗掉了原本的力道,当即不惜仙灵力的狂催。

    “砰”的声巨响!

    魁梧男子只觉得股如山重压当胸撞来,虽有那道贴身仙符替他挡去大部分力道,仍是难以抵受,口猛然喷出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此时,另边的战团之,麟九与另二人也在大战正酣。

    那丰腴妇人手握着根淡紫色的细长软鞭,表面长满了紫色的倒钩,反射着如同金属般的光芒,但见其手腕在虚空不断抖动,长长鞭子就化为无数条鞭影朝着麟九当头罩下。

    麟九手握着柄造型古朴的金色大剑,在半空挥舞得呼呼生风,漫天都是锋锐无比的金色剑光,将那些鞭影切割得支离破碎。

    剑身之上九颗星辰图案大放光芒,在其周身之外形成了片如同星域般的璀璨光芒,将他牢牢守护在光芒之内。

    就在这时,其身后忽然有道黑光闪过,道消瘦身影悄无声息地从他身后虚空之蹿了出来,双手之上戴着双银灿灿的尖爪,朝前插,就直接刺入了那片星辰光芒。

    只见尖爪之上符亮,那消瘦老者双手猛然分,就将那片光芒撕开了道口子。

    老者眼闪过丝阴狠之色,黑布遮掩下的嘴巴忽然张开,口团黑光亮起,枚绿幽幽的飞针法宝从骤然射出,穿透黑布,直插麟九后心。

    麟九事实上在与丰腴少妇交手的时候,直留心防范那消瘦老者,但却仍是没能注意到此人是如何在瞬息之间就来到了自己身后,此刻再想回身防御已经晚了。

    “嘿嘿,你可以去死了!”老者嘴角已经泛起冷笑。

    可他话音刚落,麟九身后的虚空之,突然有道金光亮起,块四方形状边缘镂空的金色古镜,从浮现而出。

    “钉”的声轻响。

    那枚飞针法宝撞击在镜面之上,顿时被反弹了回去。

    紧接着,又有道虎啸龙吟之声从镜响起。

    “不好!”

    消瘦老者见势不妙,张口吸将飞针吸回口,身形倒掠而起,向后退去。

    却见四方古镜上亮起片模糊光晕,头身上长有火红斑纹的金色巨虎从扑而出,血盆大口怒张,两道巨齿如棘,朝着消瘦老者咬去。

    老者单手前抛,手腕处系着的道绿色细绳光芒闪,脱落而下,化作条苍青巨蟒,朝着巨虎扑了过去,下子就将其缠绕了起来。

    其直退开了数百丈,来到了丰腴妇人身边,开口抱怨道:“早知道就选那牛头小子了,这个家伙还真是不易对付。”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声惨呼,连忙扭头望去,却见那魁梧男子正被韩立脚当胸踩下,整个人如只破麻袋般朝着海面下坠而去。

    而紧接着,韩立身形也化为道流光,朝海面方向俯冲而下。

    “都他娘是怪胎……我们再不尽全力,这次怕是好处捞不着,命都得搭在这儿了。”消瘦老者轻啐声,神色变得愈加凝重起来。

    “的确不能留手了,还请道友帮妾身挡上会儿,容妾身……呵呵,换身行头……”丰腴妇人收长鞭,风情万种地笑道。

    消瘦老者见其露出这种笑容,不禁浑身打了个寒战,双手招,身前出现杆杏黄大旗,双手抓,步跨出朝着麟九扑了过去。

    丰腴妇人见状,眼闪过抹狠厉之色,单手拍自己肩头,截衣衫滑落,露出截雪白藕臂,上面纹着位体态纤细的红衣女子,手抱琵琶半掩面容,脸上挂着抹诡异笑容。

    此纹身并非寻常装饰,而是件由人皮制成的厉害法宝,直被妇人以自己身血肉供养着,今日也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才下狠心将之用了出来。

    只见其口响起阵古怪的吟诵之声,其肩头上的女子纹身变得越发模糊起来,就像是所有颜色都晕染开了样。

    而与此同时,她他手臂上的皮肤开始泛起红色,竟然像是长出了皮疹般快速蔓延起来,很快就遍布了全身。

    伴随着阵略带痛苦的低声呜咽,妇人身上的黑色斗篷逐渐褪去,整个人焕然新,竟变作了纹身上的那名红衣女子,而与之相应的是,此女的修为境界竟然直接拔高了筹,从真仙境期升为了真仙后期。

    其嘴角勾,露出抹笑意,竟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少女风情。

    只见其手腕转,掌心之红光亮起,只血红色的油纸伞从飞出,在半空赫然打开,悠悠转朝着麟九头顶上方飞去。

    女子身影也随即飘身而起,朝着那边飞了过去,口幽幽说道:“尽快结果了他……”

    这时,下方海面之上忽然响起声剧烈轰鸣,团巨大的水浪爆裂开来,道人影从倒飞而出,冲入高空数百丈,才停了下来,身后团散发幽黑异芒的宝轮滴溜溜旋转不停。

    正是韩立。

    紧接着,下方海水之巨浪翻腾,道金黄色身影直冲而上飞出了海面,悬于半空,却是之前被其击落的魁梧男子,此刻的他,浑身金黄,如同裹上了层金漆般。

    他冲出海面后,并没有继续追向韩立,望着不远处的高大身影,双目微微眯了眯。

    此刻,他的眼角和口鼻处,都淌着淡金色的血液,心更是懊恼不已。

    他比那消瘦老者更加后悔,悔不该仗着自己真仙境后期修为,个人单挑了这个头戴牛头面具的家伙,现如今连自己珍藏多年的金腐丹都吃了,才能抵挡得住那家伙的连串重击。

    也不知他那黑漆漆的轮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明明是件水属性的法宝却沉重如斯,仿佛里面蕴含着片汪洋般。

    其手腕翻,掌心之多出块白色骨片,上面刻画着些古怪之极的血红纹路,从传出阵阵微弱的奇异波动。

    魁梧男子盯着手那枚骨片,眼浮现出抹犹豫之色。

    韩立悬立当空,重水真轮在身后旋转不停,发出阵阵声响。

    他抬头向上,瞥了眼被红衣女子和消瘦老者逼得渐落下风的麟九,目光微凝,重新转向那名魁梧男子。

    后者见此,心头顿时紧,眼犹豫之色全无,双手合,将骨片夹在手心,口默默吟诵起来。

    伴随着阵阵吟诵之声响起,其掌心之冒出缕缕青烟,那枚骨片竟是自行燃烧起来,化作了团青幽火莲,飞掠而出。

    此火名为幽磷骨火,是在极为苛刻特殊的情况下,才能诞生的缕天地异火,十分罕见,并且只能存于这种以高阶妖兽之骨特制的骨片之,旦动用威力虽然惊人,但也难以收回,算是次性的消耗物,是以男子才有了先前的犹豫不决。

    只见其双手向前猛然推,那团火莲便飞射而出,似缓实疾的朝韩立所在飘去,眨眼间便来到了其身前不足百丈之处。

    霎时间,火莲之上青光大作,团团青幽火焰疯狂涌出,朝着韩立疾射而来。

    韩立自然不会让其近身,早在对方放出火莲时,便单手催的将悬于身后的重水真轮立飞至身前。

    随着其口传出晦涩咒语,真轮蓦然绽放出片乌光,如同面黑色大盾般,挡在了那些火焰之上。

    然而幽磷骨火打在重水真轮之上,竟是凝而不散,很快就将整个真轮包裹了起来,股炙热无比的气息,瞬间笼罩了整个真轮。

    韩立只觉得股十分奇异的力量从真轮之上传来,竟像是在点点蚕食真轮内的重水般,使之蒸发消失,真轮的重量随即开始减轻起来。

    虽然只是点点微不足道的减轻,却仍是让他心紧,若是不尽快清除掉这些青色火焰,还不知道会对重水真轮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思量间,他手腕向前探,手臂之上缕银色火焰缓缓冒出,化成个银焰小人,回头冲他咧嘴笑,蹦蹦跳跳地沿着他的手臂奔跑过去,个跳跃之后,顿时化作片银焰扑在了重水真轮之上,与那些青幽火焰交织在了起。

    正是精炎之火!

    但见那真轮表面,银青两色火焰交织缠绕,翻滚不已,这幽磷骨火竟也不甘示弱,时间竟然与精炎火鸟对峙起来,谁都无法将谁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