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破阵进击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疤面男子闻言,缓缓回过身,单手抬,当即下令道:

    “布阵,进攻!”

    “是!”其身后几人同时应了声,飞身而去。

    片刻之后,本悬于高空乌云的数十艘灵舟,忽然冲下云端,有的前移百丈,有的后撤百丈,有的朝左侧飞掠,有的朝右侧横移,就像是在排兵布阵般。

    很快,这些灵舟就在高空,排布成了个环形地阵列。

    伴随着声声如同洪钟大吕般的吟诵之声响起,那些灵舟上修筑的数十座黑色高台,同时颤动起来,镌刻在其上的金色纹路也开始光芒大亮,从传出强烈波动。

    只听“轰”的声响,所有灵舟高台同时剧烈震,从升起数十道金色光柱,直通高空的漆黑云海。

    云海之顿时透出缕缕金光,剧烈翻腾起起来,接着张方圆千丈的巨大圆盘虚影从浮现而出,其上遍布诡异纹路,散发着阵阵灼目金光。

    紧接着,就听连串雷鸣般的巨响传来。

    整片云海像是沸腾了样,浓重的雾气汹涌翻滚,团团磨盘大小的巨大火球,从圆盘虚影之飞射而出,表面燃烧着熊熊金焰,朝着下方的圣傀门所在的主岛和大座阵岛方向砸落下来。

    成百上千团金色火球,拖着长长的尾焰纷纷砸落而下,如同火雨流星般,气势惊人之极。

    整片天空都像是烧着了样,染上了层令人目眩的金光,就连那些漆黑乌云之外,也像是镶上了层金边。

    然而当这些火球落至主岛上空将近万丈的虚空时,突然像是撞击在了面无形的墙壁上般,直接爆裂开来,发出阵阵轰鸣之声,溅射起无数金色火星。

    随着半空此起彼伏的爆裂声传来,层近乎透明的半球状光幕开始现出真容,表面青光闪动,浮现出道道密集无比的水波状的纹路,不断从火球撞击处蔓延而起,如涟漪般荡漾开来。

    光幕之上,不断朝内凹陷出个个巨大深坑,又不断在青光之反弹而起,恢复原状,始终顽强地阻挡着火球的冲击。

    圣傀门主岛广场之上,众人仰头高望天空,个个面色肃然,神情有些紧张。

    “这等规模攻击应该不会持续太久,你们的防御大阵还能支撑多久?”云霓与白奉义并肩站在最前端,遥遥望着那些灵舟,问道。

    “若只是这种程度的攻击,应该没问题,只怕……”白奉义思量片刻后,说道。

    其话音刚落,就见高空乌云之内的圆盘虚影上,灵纹转动,声势骤歇,竟然停止了下来。

    竟然如此短暂?

    众人心都升起丝疑惑。

    可紧接着,金色圆盘虚影又重新运转起来,其上金焰喷涌,团团更加巨大的金焰火球从飞落而下,速度比之前更加迅捷倍,冲击而下的威势也更加恐怖。

    “轰隆”声巨响!

    第颗金焰火球重重砸落而下,防御大阵的光幕上巨震不已,陷下去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其上荡漾出来的已经不是轻微的涟漪,而是翻涌的波浪了。

    未等防御大阵恢复,数百颗金焰火球就接连砸落下来,整个防御大阵都已经完全变了形状,眼看就要崩溃开来。

    “看样子挡不了多久了,会儿短兵相接,对方的两名金仙,我最多只能挡住其,另人……”云霓目光微凝,口说道。

    “另人,我会想办法挡下。我们方的修士加上傀儡,人数在他们之上,只要能够尽可能多地将对方真仙境修士击杀掉,就能极大挫伤他们的士气。”白奉义接口说道。

    “不错。这些人形势顺遂时就是群狼,旦形势逆转,便是盘散沙。所以开战之初便不要保留,只有在开始就从气势上压过对方,才有可能获胜。”云霓叮嘱道。

    白奉义点了点头后,双手挥的取出块阵盘,十指在其上阵按动,而后嘴唇翕动,将作战指令条条发布下去。

    高空战舰之上,疤面男子俯瞰着岛上的大阵,有些意外道:“想不到这圣傀门的护宗法阵,竟比我预料的还要坚固几分……陆机道友,不如就劳烦你出手,将其尽快破掉吧。”

    跨剑男子没有说话,只是默然点了点头,接着身形个模糊的长掠而出,飞出了灵舟范围,悬空而立。

    只见其伸手将腰间银色长剑摘来下来,手握住剑鞘,另手并指在剑柄上轻轻划。

    “玱啷”声锐响。

    那柄银色长剑骤然出鞘,飞掠而起,直冲高空阴云之而去。

    圈肉眼可见的雪白剑气,如同狂风吹卷的暴雪般,围绕着剑身疯狂卷动,瞬间就将高空的铅云刺出个方圆数百丈的巨大空洞。

    只见道明亮的阳光从空洞处投射下来,映照在那人周围区域,将其映照得如同剑仙临凡般,说不尽的潇洒风流态度,惹得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

    主岛附近某处,韩立身处武士模样的巨型傀儡不远处,目光朝着高空那道巨大空洞望去。

    只见剑升,却半晌不见剑落。

    这剑的去势其实说不上多么惊世骇俗,但韩立以飞剑作为本命之物,自然能从其看出些许不同来。

    那飞剑周围凝聚的剑气之凝实,锋芒之锐利,他此前从未见过,心甚至隐隐觉得,这剑落下时,定然会让附近这片天地,都为之变色。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乌云内银光大作,道道仿佛雷鸣却又有些不太相同的巨大声音从传出,股令人惊骇的肃杀气息,顿时从云层**蔓延开来。

    韩立双目之蓝色光芒涌动,朝高空之望去。

    就见道千丈余长的雪白剑光,如同座巨大的雪山伫立在乌云之,剑气疯狂翻涌,如同雪崩般声势浩然,发出阵阵轰鸣。

    下刻,雪白剑光倾倒而下,恍如整座雪山崩塌,压向乌黑云海。

    只见层层乌云遇剑光,便如冰雪般消融开来,从间分开道万丈余宽的巨大口子。

    那道雪白剑光便像是要将这方天地都割裂般,势不可挡地朝着已经被火球压得严重变形的光幕,斩落了下来。

    “轰隆”

    声惊天动的巨大轰鸣之声响起,防御大阵上顿时深深陷下去道巨大沟壑,直达数百丈之后,仍是不肯停歇,继续朝着下方冲击而去。

    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光幕上,水纹剧烈激荡,却再也无法恢复原状,最终“砰”的声炸裂开来,化为了点点星光,消散不见。

    然而,那道已经击溃了大阵的雪白剑光,犹不肯罢休,继续朝着下方劈砍而去。

    只见岛屿之上,道耀眼白光无声无息的冲天而起,朵巨大无比的白色雪莲花影从浮现而出,朝着剑光迎头而上,在数千丈的高空轰然对撞,同时炸裂开来。

    股狂暴无比的气浪顿时朝着四面方吹卷开来,在方圆千里的海域之内,掀起阵阵狂暴巨浪,声势之大犹胜山崩海啸。

    高空乌云内的数十艘灵舟上,十方楼众人见防御大阵被破开,个个兴奋欢呼,眼闪烁着炙热的光芒,仿佛眼前已经堆满了令人炫目的灵石,只待他们尽情掠夺。

    “嘿嘿,圣傀门护宗大阵已破,接下去能够得道多少好处,便看诸位各自本事了!”疤面男子干笑几声,大声喝道。

    声音刚落,黑色灵舟之上狂呼之声大涨,接着便有道道身影从灵舟之上飞跃而下,如同群饥饿难耐的掠食黑鸦般,朝着下方的主岛各处直扑而下。

    可在数千修士靠近岛屿上空之时,分布在主岛四周的尊巨型傀儡之上,顿时灵纹亮起,大方光芒。

    道道粗达数十丈的各色光柱,从傀儡头顶上方的圆塔之上奔涌而出,齐聚向主岛央,彼此碰撞之后,重新化作片彩色光幕,只将主岛所在的范围笼罩了进去。

    近百名冲在最前方的十方楼修士,连忙制住身形,却收势不及头撞了上去。

    除了数名真仙连忙释放护体法宝,被击飞了出去外,其余修士皆是瞬间就化为飞灰,只在半空留下了道道带有焦臭味道的黑烟。

    这突然出现的第二层护罩,顿时将原本气势汹汹的十方楼众修士拦了下来,纷纷心生警惕的四散分了开来。

    就在此时,白奉义面色严峻,声令下:

    “迎敌!”

    岛屿之上,四处都有遁光亮起,无数人影从岛上飞掠而起,贴着海平面从彩色光幕四周飞出,冲向了十方楼众人。

    紧随其后,数百架机关飞舟,也在阵阵呼啸之声飞出岛屿,直扑上方的黑色灵舟而去,而在岛上的些紧要之处,仍留有些修士和傀儡异兽,严密防守着,以防有人偷潜上岛。

    “我先走步了。”云霓看向白奉义,口说了句,就飘身而起,朝着岛外飞去。

    “你们守好这里,别出去……”白奉义回过头,眼神复杂地看了眼白素媛等人,也转身飞起,朝着云霓追了上去。

    半空,陆机目光微挑,望见下方虚空,有团巨大的雪莲花影浮现,正朝着他这边急速掠来。

    其神色不变,单手高高擎起,在虚空招,乌云巨大空洞内传来声响亮啸鸣,柄银色长剑从飞落而来,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掌心。

    (汗,忘语思路又卡住了,下面要更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