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法言天地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半个时辰之后,赤霞峰领地之内。

    片乱石遍布的荒原上,道青色遁光长掠而至,韩立的身影从浮现而出。

    说起来有些好笑,这片地方原本是处风景秀丽的山谷,只因百余年前他在此修炼逆转真轮神通的时候,不小心将山谷两旁的山峰全都撞塌,填平了山谷,才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韩立悬空而立,面色肃穆,身上隐约有股奇特波动传荡而出。

    就在这时,其双目之忽然有金色光芒亮起,股强大的神识之力释放而出,瞬间将周围方圆百里的范围笼罩了进去。

    也不见其有任何手掐法诀的动作,双目瞳孔之就突然有圈细小至极的符浮现而出,当所写字句,赫然正是当日他从那大耳僧人口听来的口诀,不过却不是所有,只有其的三句半。

    这三句半口诀以符形式呈现而出,却也不是按照原来僧人吟诵时的顺序排列,其当每个字的顺序都被打乱了,是看似毫无章法地重新组合在了起。

    事实上这些口诀原本的含义似乎并不重要,反而是这些字,本身就具有着某种特殊的力量,韩立在番参悟之后,成功将其与自己强大的神识之力结合起来,领悟出了种被其命名为“法言天地”的独特神通。

    “风起。”韩立口轻斥声。

    呼……

    荒原之上风云突变,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不知从哪里飘来片片浓重的乌云,凝聚在起,将整个天幕都遮蔽了起来,天色也顿时变暗了。

    阵狂风呼啸而过,荒原积雪顿时吹卷入天,茫茫黄沙迎风而起,大如升斗的乱石随风满地而走,相互碰撞,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雷落。”韩立面色不变,又是声低喝。

    高空之,乌云狂卷,形成了个巨大的黑云漩涡。

    漩涡深处,不断响起隆隆之声,幽暗的蓝色的电光闪动不息。

    “轰隆”声巨响。

    道粗如水缸的蓝色雷柱从天而降,径直轰入了地面之,被击的巨石顿时崩碎开来,炸起大片烟尘和碎屑。

    紧接着,雷声轰响不断,道道粗壮雷柱如同落雨般,不断砸落地面,将整片荒原轰击得满目疮痍。

    大地之上碎石遍布,焦黑片,上面铺满了层疯狂跳跃的蓝色电弧。

    空气之,也能闻到股股刺鼻的烧焦气味。

    韩立面色不改,口再次说道:“天翻地覆!”

    霎时间,风云狂卷,天地变色。

    股难以言喻的恐怖力量席卷开来,将整片天地都笼罩了进去。

    韩立只觉得眼前花,整个人阵眩晕,再去看时,身下已是乌云密布,雷声滚滚。

    他仰头朝上望去,就见片绵延不知多少万里的大地,正倒悬在他的头顶之上。

    近处可见块块凌乱岩石,和笼罩在地表上的层烟尘,远处则可看到座座如同钟乳石般倒垂下来的千丈巨峰,其距离最近的座,就正是他的赤霞峰。

    不过,有些奇特的是,虽然这些事物皆已倒转,却没有半点要坠落下来的样子,就连那层弥漫大地的烟尘,也没有丝毫要洒落下来的样子。

    韩立环视四周,看了良久,脸上浮现出了抹笑意,手掌轻轻拍。

    瞬间天地倒转而回,烟尘纷纷散去,乌云,雷电,狂风,乱石,尽数消失。

    整片天地刹那间重回清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样。

    而此时,韩立眼的那圈符也已经消失不见,瞳孔重新回复了正常。

    “比预想的效果还要强些,以后面对强敌,倒是更多了几分把握。”韩立笑了笑,说道。

    他这“法言天地”的神通,说到底其实就是种厉害之极的幻术,只不过不需要任何法阵辅助或是功法摧持。

    只要他以神识之力将附近片区域覆盖,口说出诸如“风起云涌、搬山填海、天翻地覆”之类的言咒,便能景随意动,随心所欲的营造出种幻境,令对手陷入其。

    若是对方神识不如韩立强大,或者是没有特殊的秘术法宝护身,就都会被此神通干扰,只是影响程度深浅不同罢了。

    试想韩立与名实力相近的对手厮杀时,若以言咒突然将其带入自己构建的幻境,对方猝不及防之下,稍有破绽露出,自然就必败无疑了。

    过了大约盏茶的功夫之后,韩立重新回到洞府之。

    密室内,他盘膝而坐,双膝之上放着块紫色玉板,上面分镌刻着团由道道纤细至极的纹路勾连成的花团状图案,甚是美丽奇特。

    此物是他当初从平遥子的紫色玉盒得到的,不过因其上有神识封禁,自己无法解开,故而直搁置到了现在。

    今日之所以将其重新取出来,乃是因为他真言宝轮之上的道纹已经全部恢复,可以再次动用了真实之眼了。

    相比明清灵目,有了百零团道纹加持的真实之眼,如今在看破幻术、禁制乃至神识封禁之属的功效,已经远胜出十数倍了。

    韩立双手掐法诀,背后“嗡”的声响,金光乍现之下,道金轮浮现而出。

    随着其口吟诵之声响起,真言宝轮正的金色竖眼缓缓张开,从投注下片金光,将那块紫色玉板笼罩了进去。

    只见玉板之上的花团状图案金光亮,立即荡漾起片金色光芒,从飞出枚枚金色符,朝着真实之眼投下的光芒阻隔而去。

    然而,那层光芒却恍若虚无般,根本不受符影响,洒落在玉板之上。

    韩立不再以双目视物,而是透过真实之眼朝玉板上望去。

    只见板面之上金光流溢,仿佛水纹荡漾,作为禁制的那花团状图案就浮在水纹之上。

    韩立却能直接无视它,而看到水纹之下的景象。

    只见那里仿佛是沉寂在金色河流下方的河床,铺着层细密的金色沙砾,上面像是被人以手指刻划,写着个个金篆字。

    韩立目光扫,心顿时喜。

    和他此前所猜测的样,那金沙上的字,记载的不是他物,正是他直以来梦寐以求的道丹丹方!

    “雷池金液,荼灵花蕊,幽雾草,浮生果,天造参……”

    韩立看着这个个十分陌生的灵材名字,心里的激动火热之感,才逐渐冷却了下来,想要集齐这些材料,恐怕是千难万难了。

    单说这作为主材的雷池金液,就不是寻常可得的天材地宝,其乃是生于九天之上的吞雷兽经十万载岁月,吞噬海量九天真雷,才有定几率在体内孕育出来的。

    也正是因为此,这种雷池金液才能蕴含着些许的雷属性法则之力。

    类似这种灵材,其所要求的已经不仅仅是时间上的积淀了,更多靠的是天地造化,而炼丹之人想要获取,则靠的就是十成十的运气了。

    不过韩立对此也算是有所预料,所以并未有多少灰心,反倒觉得此丹药旦炼制出来,那就必定非同般。

    顺着后方大段字记录的炼制方法路看下来,韩立全都默默铭记于心,可当看到末尾处的段字时,他的眉头不由挑,露出抹意外之色来。

    字所记:凡道丹之天成,辅药为基,定丹品,主药为引,定丹法。故而基石不移,则丹品不变,主引替之,则万法不同……

    “基石不移,丹品不变,主引替之,万法不同……”韩立口喃喃念出这句,有些恍然起来。

    原来但凡道丹丹方,辅药不作变动,只更改蕴含有法则之力的主药,就能使丹药的法则属性发生改变。

    简单来说,若是将他手上这张丹方之的雷池金液,替换成蕴含有水属性法则之力的重水,就能够炼制出水属性的道丹,而若是替换成蕴含有时间法则之力的晶粒,那么也就能炼制出时间属性的道丹。

    不过,那段字后面也有所记述,称毕竟丹药炼制事存在配伍得当之说,更换了不同法则属性的主材之后,虽然同样能够成丹,但成丹的几率往往会有较大的差别。

    韩立对此倒不慎在意,直以来他试图通过真言宝轮领悟时间法则,却始终毫无头绪,如今知道此丹方能够帮他炼制出时间道丹来,这就已经足够了。

    他压下了心的喜悦之情,将真言宝轮收入体内,挥手将玉板收起,而后又手掌翻,将那张青色牛首面具取了出来,戴在了脸上。

    丹方上记录的灵药无不是世间难寻的极品,想要集齐自然也不是日两日就能办到,韩立便想着先在无常盟搜寻番,能找到最好,找不到的就再发布出任务,慢慢搜集便是。

    他目前身上灵石几乎花费空,倒还有些仙元石可以用,但数量也并不多,故而他对这些灵药的要求也都不高,只要种类相符,即使是种子他也愿意收购。

    伴随着阵青光亮起,墙壁之上便浮现出了张巨大的青光阵盘。

    韩立目光凝,便在易物栏,开始扫视起来……

    数日之后,洞府内的灵药园,又多出了几种灵药,其大部分都是不到十年药龄的幼苗,而剩余两个则都是尚未萌芽的种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