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大耳僧讲道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喀啦”声!

    虚空裂缝突然阵剧烈颤动,接着同时朝着两侧和两端拉开,形成了个不断长大的裂口。

    随着裂口的不断扩大,更多的晶光从里面喷涌而出,如海面般阵翻滚汹涌,然后连闪了几下后,化为了面五六丈大小的晶莹光壁,横亘在韩立的眼前。

    嗡!

    真言宝轮此刻也随之突然间光芒再次大放,同时飞快无比的旋转起来,上面的时间道纹更是剧烈颤动,引得附近虚空阵扭曲。

    韩立望着眼前发生的异变,仅仅片刻功夫就脸色连变数下,但随即咬牙下定决心,准备先静观其变,目光当即落在了光壁之上。

    只见光壁表面无数晶莹光芒流转不停,其隐约有些景物在飞快闪动不停。

    开始这些景物闪动的极快,忽大忽小,颜色各异,根本看不清,但是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后,这些景物闪动速度便渐渐缓慢了下来,形成了几个轮廓。

    韩立心动,此刻他能够从这些轮廓上隐约辨认出,似乎是几个人影。

    就在此刻,“噗”的声闷响传来,真言宝轮上的个时间道纹猛地跳,飞快黯淡下去,变成灰暗的颜色。

    “怎么回事?”

    韩立豁然抬头望向真言宝轮,微微怔。

    宝轮此刻虽然脱离了他的掌控,但和他还是保持着心神联系,就在方才,那团灰暗的时间道纹和他的联系骤然断。

    这种感觉,就如同有股诡异之极的神秘力量,将某样东西从其身体里抽离了般,使得心空。

    这以前可是从未出现过的!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收起真言宝轮,而是强迫自己沉住气,继续定睛望向光壁。

    他心隐约觉得,这光壁应该有些玄虚。

    随着那团时间道纹的黯淡,晶壁上的景物再次变得缓慢和清晰了几分。

    似乎是在某座山峰顶部,有个高耸之物,上面有几个模糊不清的身影,有大有小,高空不时还闪过些什么五颜六色的东西。

    就在韩立催动明清灵目,想要看清楚些时,“噗”的声轻响打断了他的思绪。

    真言宝轮上又有团时间道纹暗淡下去了。

    韩立抬眼看去,面色沉,随即眼泛起丝若有所思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紧接着,又是“噗”的声,真言宝轮上的时间道纹又暗淡了团。

    韩立眼神微闪,这真言宝轮上的时间道纹黯淡有规律可循,差不多每息,就会黯淡下去团。

    他心动,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目光转,继续投向了光壁。

    果然,随着这两团时间道纹的黯淡,光壁上呈现的景象再次变得清晰了些。

    如此又过了五六息的样子,韩立双目亮,此刻已能看的真切,这是座苍青色的巨大山峰峰顶,绿树荫荫,怪石林立。

    山峰周围弥漫着浩瀚无边的云海,翻滚沉浮。

    在片怪石形成的石林正央,有座约莫千丈方圆,百来丈高,通体呈苍青色的圆形石台,和下方山峰连接在起,看起来仿佛天然形成。

    苍青石台表面隐隐裂开了几道缝隙,上面布满青苔,外表有藤蔓缠绕,似在述说着岁月的悠久。

    此刻,正有五六个身影分处于石台四周,模样看起来都是怪异无比。

    其人身量很高,却形如竹竿,身上穿着的件黄袍看起来松松垮垮,极为不协调。

    加上其头上稻草般的枯黄头发,焦黄无比的脸上沟沟壑壑,极不平整,就恍如老树皮,双手上的皮肤也是如此,整个人看起来和灵界的木族之人差不多。

    黄袍树人身旁是个矮小身影,身长不足五尺,且瘦小枯干,与旁边的树人相比,更是犹如幼童般,然而其脑袋却大如水桶,看上去头重脚轻,给人种随时都会头栽倒在地上之感。

    第三人长手长脚,手掌和脚掌异常宽大,犹如蒲扇,赤裸的上半身上皮肤呈现出火红之色,就如同被烧熟了般,上面还铭刻着圈圈古怪无比的花纹,头顶是丛火焰般的红发,不时有点点火苗从里面窜出。

    第四个人是个五六岁的小娃娃,圆滚滚的身体,圆滚滚的脑袋,就仿佛个大球上面顶着个小球,其肚子上围着个肚兜,仿佛个寻常孩童打扮,不过其手臂却较寻常人长了倍,垂到了膝盖处,而且多了段骨节,看起来怪异无比。

    最后个人影则是巨大无比,比其他人都大了数倍,身上披着些像是某种妖兽皮毛的东西,皮肤青黑,巨大身影如铁塔般耸立。

    总而言之,这五人长得都是奇形怪状,看起来都不像是人族,但从五官上来看,又有几分人族的样子。

    五人互相间隔数百丈的围成了圈,或坐或站,或是跪伏于地,目光都望向了石台正央处。

    那里正盘膝坐着个肥头大耳的红袍僧人。

    僧人脸颊上的肥肉团压着团,将眼睛挤得眯成了条缝,耳垂极长,耷拉在双肩之上,脑袋下面直接连着个极为肥胖的身体,以至于本已十分宽大的红色袈裟僧袍根本无法将其身子全部覆住,只能随意的朝两侧敞开,露出个肥硕无比的大肚腩,下端甚至碰触到了地面,身躯看起来仿佛座肉山。

    韩立初看之下,心不禁升起个怪异念头:

    “此人或许连正常行走……不,连站起来也办不到吧……”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闪而过,他继续定睛打量之下,便发现了几分特别之处。

    其身上这件红色袈裟可不是凡物,上面镶嵌了许多各色宝石,闪闪发光,此外,其手还握着串碧玉念珠,缓缓捻动,每颗珠子都是晶莹剔透,发出阵阵令人目眩神迷的淡淡青光,其隐约有符跳动。

    再观这大耳僧人,虽然肥胖异常,但全身上下隐隐散发出层莹光,给人种宝相庄严之感,坐在那里,隐隐便是切的心。

    僧人嘴唇开合,似乎正在述说着什么。

    然而其这开口,便有串五色符从唇齿间飞出,化为道五色流光在周围环绕而开,接着升至半空,纷纷溃散开来,引得天地隐隐与之共鸣。

    无数光点在流光消散处浮现而出,随即化为无尽狂风,呼啸狂卷的形成数道粗大无比的龙卷风。

    但这些龙卷风方形成,便又旋即消散,化为了片从天而降的炽红火雨,遮天蔽日般落下。

    未及这些火雨落下,便再次消散,化为了片寒冰风暴,冰封万里……

    这些异象看起来栩栩如生,但只是眨眼即逝,引得附近虚空震动,云海被搅的天翻地覆,云气翻滚涌动。

    韩立眼见此景,心不禁震,啧啧称奇起来。

    只是不管半空情形如何,石台以及周围的环境丝毫未受影响,甚至那些树叶也没有颤动下。

    与此同时,大耳僧人脑后金光闪烁,无数金莲翻滚不定,凝聚成团巨大金色庆云,看起来玄妙无比,随着僧人的脑袋摆动而微微晃动。

    庆云轻轻晃动,周围的虚空泛起肉眼可见的道道涟漪。

    旁边那些几名奇形怪状之人似乎对于半空出现的异象视若无睹,自始至终目不转睛的看着大耳僧人,听得是如痴如醉,似乎忘却了天地时间。

    晶壁之上,大耳僧人讲了这阵,停顿了下。

    半空的五色流光缓缓消散,所有异象全部消失,晃动的虚空和云海也随之逐渐平息。

    那个黄袍树人忽然站了起来,朝僧人遥遥行了礼。

    僧人和其他几人都看了过去。

    黄袍树人两手在身前比划,口述说,看其面色仿佛是有什么疑惑,在提出什么问题。

    其他几人听闻此话,面色都是紧,似乎黄袍树人提出的问题对于他们而言也同样困惑,目光纷纷转而看向大耳僧人,面露期盼之色。

    大耳僧人听后,却是仰头大笑了声,引得全身上下包括脑袋上的肥肉阵乱颤。

    与此同时,山峰附近的虚空也似乎在这声大笑,尽数隆隆晃动,周遭的所有云海波涛翻滚,山体也在颤抖不已,俨然副天动地摇的情景。

    韩立眼露出震骇之色,只是笑声便能引起如此天地剧变,这大耳僧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大笑之后,大耳僧人再次开口,抬起只肥硕无比的手掌比划,似在解说黄袍树人的疑惑。

    说了几句,黄袍树人便面露恍然之色,随即神色恭敬无比的躬身拜谢,这才再次坐了下来。

    其他几人也是纷纷露出释怀神情,接着朝着僧人行了礼后,这才依次坐下。

    大耳僧人放下手,继续开始了讲道,周围五人用心聆听,面露痴迷之色。

    韩立看到那几个奇形之人如痴如醉的神情,不知怎么,心立刻强烈浮现出种想要倾听僧人究竟在说些什么的冲动,只可惜晶壁上如今呈现的切虽然比起初清晰了不知道多少倍,但却没有丁点儿声音传出。

    他心苦笑,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干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