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真眼之实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二日大清早。

    韩立风尘仆仆的回到了赤霞峰,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从府邸匆匆穿而过,进入了洞府。

    将洞府禁制悉数开启后,他直接走进了密室之内,在个蒲团上盘膝坐了下来,手腕转,掌心就多出个白瓷茶杯来。

    此物并非是什么法宝灵器,只是件日常使用的普通物件,寻常世俗的富贵之家多可见到,是韩立方才经过厅堂时,随手从案几收走之物。

    他手捧着茶杯,屈指在杯沿上轻轻敲。

    “咔”的声脆响之下,杯沿上块瓷片应声断裂,从茶杯上掉了下来。

    韩立点了点头,将缺了个口子的残破茶杯,放在身前的地面上,双手掐法诀,背后顿时金光大作,真言宝轮立即从浮现而出。

    明晃晃的金轮悠悠旋转,当悬着道金色竖目。

    只听他口阵低吟,真言宝轮立即飞快旋转起来,发出阵阵“嗡嗡”之声。

    轮身之上的半透明道纹个接着个亮起,很快,二十四道道纹就全部被激活,全力运转起来,散发出圈圈淡淡的金色波纹,映照得整个密室空间波光粼粼。

    宝轮正的那枚竖目,也随即眼睑动的朝两边分开,露出了其的金色眼球。

    眼球正的那圈奇异符,也随之立即飞快旋转起来,“嗤啦”声,道淡金色的光芒,便从瞳孔之投射了出来。

    韩立视线转动,从真实之眼投射出来的金色光芒也就随之动,投向了那只残破瓷杯。

    金光映射在了地面上的白色茶杯之上,反射出点点光芒,让整个茶杯都显得更加通透起来。

    然而,其破损之处却没有半点变化,依旧还是原来的模样。

    “看来不能补缺普通之物……”韩立思索了片刻,沉吟道。

    对此情形,他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毕竟他本就不觉得这真实之眼会对所有寻常之物都有起效果。

    其应该有什么特别之处才对。

    他略沉吟后,手腕翻转,掌心之又多出了座漆黑色的角宝塔来。

    此宝塔原本是件品级颇高,具有困阵之功的灵宝,奈何损毁颇为严重,功用自然也大打折扣,不过其上镌刻有的些符颇为特殊,对韩立来说也颇有参考价值,故而在得到之后,也直没有丢弃。

    此塔造型颇为精妙,虽高不过尺许,但其上檐角廊柱门窗梯台样样具备,就连每层塔门上悬挂的匾额都块不缺,上面各有符书写着句句真言。

    这宝塔原本应该共有七层,可因为受损的缘故,最顶端的层塔身和其上的宝顶,却都已经不翼而飞了。

    韩立将宝塔放在了身前的地面上,深吸了口气后,再次催动真实之眼缓缓转动,朝其上投视了过去。

    只见宝塔沐浴于金光之,塔身表现乌光大亮,荡漾起层层奇异波动,道道隐藏在塔檐之下和廊柱背面的隐秘符纹,也纷纷显露了出来。

    然而,其顶部的破损之处,却和先前的茶杯样,没有丝毫改变。

    “同样没有效果……”

    韩立见此,眉头微微蹙起,面露沉思之色。

    片刻之后,他手掌在身前抹,将宝塔收了起来,重新取出了块朱红色的残缺印章,放在了地上,手法决催。

    真实之眼的淡金光芒异动而起,射出道金色光芒,覆盖在了印章之上……

    大半日之后,韩立盘膝坐在蒲团之上,手上青光缭绕,掌心正握着枚仙元石。

    在其身前的地面上,林林总总摆放着十七样物件,其既有灵器,又有法宝,无不是略微带有些残损的宝物。

    这些东西是他目前身上,全部存有瑕疵的宝物了,其风雷水火等等各种属性几乎全都涵盖在内,在他件件不厌其烦的尝试之下,却没有样能够像那块石碑样,使得破损部分以虚影形式被修补完整。

    “奇怪,到底差别在哪里呢?”韩立边吸收着仙灵力,边沉吟道。

    “对普通之物没有效果,对于蕴含灵力的灵宝同样没有效果,可对那白雀谷秘境的石碑却有效果……石碑,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他绝不相信真实之眼只会对特定某些东西有效果,其必然存在着某种特征才对。

    “莫非……”

    忽然,他脑灵光现,似乎想到了什么般。

    其手掌翻动,掌心之就已经多出来只玲珑剔透的白玉长匣,上面贴着张封存灵气的青色符箓。

    韩立手掌在玉匣之上轻轻抹,那张符箓便青光闪得消失不见了。

    他将玉盒“啪”的下打开,里面有淡淡紫光亮起,从传出阵阵浓郁药香。

    只见玉盒之躺着的,乃是株叶脉淡紫,泛着点点荧光的高阶灵草。

    这是株夜昙草,长约尺许,乃是炼制种地阶丹药的主材,在绿液地催熟之下,药龄已经足足有五万多年了。

    韩立收起仙元石,双手掐法诀,重新将真言宝轮唤了出来。

    在二十四团道纹的全力运转之下,真实之眼投射出的淡金色光芒缓缓移动,落在了那株淡紫色灵草上。

    只见夜昙草上紫光萦绕,在真实之眼的注视下竟然飞快的缩小起来,很快就由尺许来高,变得只有寸许了,其叶脉之上作为成熟灵药标志的点点荧光也消失不见,看起来就像是变成了株尚未长成的幼草。

    “果然如此……这真实之眼只有在查看蕴含有时间之力的物品时才能生效。”韩立嘴角勾起,路出抹笑意,喃喃自语说道。

    他定了定神后,探出只手掌,朝那株幼草上摸去,触碰到的仍旧只是虚影,手下真实触摸到的仍是那株已经成熟的万年灵药。

    “先前石碑上出现的异相,也并非是被真实之眼修补出了残缺的部分,而只不过是将石碑过去完整之时的景象,重新显露了出来。既然只能对含有时间之力的物件过去景象进行重现,那对那几样东西应该也都有效的吧?”韩立沉吟片刻后,自语道。

    说罢,其手掌再翻动,身前虚空之光芒闪,便浮现出了个方形的碧绿玉盒。

    他手掌挥,玉盒应声打开,从里面飞出了颗圆溜溜的灰色石球,却正是那头形似巨人的异兽太蜚的独目眼珠。

    韩立催动着真实之眼,朝着那枚悬浮空的独目注视而去。

    只见直以来毫无异动的眼珠在金光沐浴之下,渐渐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但见其表面突然迸发出道道金光,化作缕缕金色丝线从延伸而出,在半空相互联结交错,构建起了根根金色骨骼和巨人框架。

    不多时,具平躺在地面上的独目巨人影像,就凭空浮现在密室之。

    只是由于此兽的身形实在太过巨大,半截身躯已经没入了密室另侧的石壁之内,无法将其全貌整个复原出来。

    韩立站起身来,立在其头颅这端,仔细打量了片刻之后,才将真实之眼的视线收了回来。

    密室之内的巨大虚影随即消失不见,那枚独目则依旧孤零零地悬浮在那里。

    韩立口长出口气,挥手将独目收起之后,掌心之光芒闪,又重新取出了物,却是颗只有水滴大小的半透明晶粒。

    此晶粒正是由掌天瓶的绿液凝聚而成,自然也是蕴含有时间之力的。

    韩立心神动,不再以本来的双目去视物,而是透过那枚金色竖目,朝着掌心的晶粒望去。

    只见淡金色的光芒从真实之眼洒落而下,那枚晶粒被笼罩其,顿时释放出阵刺目白光,阵强烈的灵力波动从荡漾开来。

    韩立心头紧,连忙收手掌,就想将那枚晶粒收起来。

    可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只听“咔”的声轻响,那枚晶粒竟然在光芒之径直碎裂了开来。

    不等韩立反应过来,其当就有道金色丝线,如钢针般飞射而出,径直越过韩立,刺入了他身后真言宝轮当的那枚竖目之内。

    韩立只觉身后宝轮犹如遭受到击重击,连带他的身子也不由得向后个踉跄。

    紧接着,他就感觉身后的宝轮开始出现小幅度的震荡,股股无形波动从传递了出来。

    他心惊,连忙停止秘术运转,将金色竖目关闭了起来。

    然而,真实之眼虽然已经关闭,但那道金丝带来的震荡却仍在持续。

    韩立心阵犹豫,既不知该如何干预,又不敢贸然将宝轮收入体,只得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密切地观察起宝轮的变化。

    好在这种异常震荡只持续了约莫刻钟的功夫,真言宝轮很快就重新稳定了下来。

    就在此时,韩立却是眉头挑,脸上浮现出抹难以置信的神色,他发现宝轮之上赫然有团白光凝聚,竟又化作了团半透明的时间道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