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真实之眼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若是这里真的是所谓的白雀谷,或许将真轮唤出,会有什么不同?”

    韩立心如此思量着,双手掐法诀,真言化轮经功法随即在体内运转起来。

    “嗡”的声轻响。

    其背后金光乍现,个约莫有尺许大小的淡金色圆轮浮现出,在半空悠悠旋转起来,正是真言宝轮。

    只见宝轮之上,二十四团半透明的时间道纹,灵动异常的闪动着,从散发出股无法言喻的奇异法则波动,使得周围十丈范围之内的空间,都像是陡然凝滞住了般。

    山风滞,空气流动也变得迟缓无比,就连风声都变得若有如无起来,而与之相对的,湖面上的波纹也像是被瞬间冻结了起来样,微澜仍在,却是如同静止。

    不远处,湖面上升腾起的袅袅雾气,也像是被根根白色烟柱,以十分缓慢的速度慢慢蠕动,与远处的雾气两相对比,就融通被凝固在了原地。

    韩立原地转动着,朝四周望去,想要从周围环境看到哪怕丝,不同寻常的变化,然而如此观察了半晌之后,却没有发现丝毫不同之处。

    就在其以为自己找错地方,想要将真言宝轮收回的时候,异变终于出现了。

    只见其身前虚空,忽然有道白光浮现,只巴掌大小的白色鸟雀凭空浮现而出,在半空扇动着翅膀,回旋着飞落向湖面去。

    其明明处于真言宝轮笼罩的十丈范围之内,却像是丝毫不受影响样,就那么施施然飞落了下去,两只暗红色的纤足在水面之上轻轻点,荡起圈圈细微的圆形波纹,就那么停在了水面上。

    韩立目光盯着那只白雀,却不知道下步该做什么。

    就在这时,那只白雀忽然回头望了他眼,而后转头,用自己灰色的尖喙在水面轻轻啄了下去。

    “叮咚”

    韩立仿佛听到了声叮咚轻响,紧接着就看到,湖面之上荡起圈圈波纹,环套着环不断朝着四周扩大开去。

    越往外圈,波纹激起的水浪就越大,最终激荡在两边的石岸上时,竟然哗啦作响,溅起大片白色水花。

    水浪央,出现了个成人腰身粗细的黑色大洞,上面有道角形的黑光法阵浮现起上,从传出阵阵强烈的空间波动。

    “秘境!”韩立眉头微蹙,口轻呼声。

    那只引起这些变故的白雀,像是有些不满他的迟疑,双翅展,在半空阵回旋之后,笔直地冲入了黑洞之,光芒闪地消失不见了。

    韩立便也不再犹豫,将真言宝轮收入体内,身形从岸边跃而起,落向了黑洞之。

    然而,当他的双脚落在那黑洞上方时,却像是被层无形壁障给阻隔了开来,站在法阵之上,根本无法进入其。

    他见此情形,双目蓝光闪动下,想要看看此禁制究竟有什么玄机。

    半晌后,他眉头微蹙,抬起拳便朝着壁障直捣而去,结果这拳仿佛击打在棉花上般,大半力道下被卸的无影无踪。

    接下来的时间里,韩立又尝试了数种方式,结果此禁制不仅玄妙无比,毫无破绽,且无论是刀劈火烧,亦或是巨力轰击,都是丝毫无损,根本无法破开分毫。

    “怎么回事?”韩立目光闪动,口喃喃自语道。

    从刚才的情形来看,自己应该是猜对了,那所谓的“白雀谷”应该就是此地了。

    只是白雀既已现身并飞入秘境,似乎正在指引着自己前去,自己却为何不得其入?

    “莫非……”

    他略思量,手掌随即翻,取出了自己的长老令牌,对着身下的黑洞上的角法阵虚空点。

    只见道乌光从飞射而出,打在了令牌之上,令牌内记录的九千功绩点瞬间就被扣除,只剩下了可怜兮兮的百三十二点。

    “果然如此!”

    韩立微微怔,继而心喜。

    但未及他多想,黑洞之上的法阵光芒闪,卷霞光将其整个人包裹其,直接拉扯入了黑洞之。

    而后,黑洞也随之骤然缩,彻底消失不见。

    湖泊之上水面荡起的涟漪依旧没有平息,只是升腾起的雾气已经恢复了正常。

    韩立只觉得阵天旋地转,身形就已经倒转,重新站立在了片白石广场之上。

    他目光朝四周扫视而去,只见后方青山远黛,群山逶迤,左右两侧各建造有尊百丈逾高的巨大神将雕像,其手各持样巨大法器,弯腰拄在地上,低头怒目看着韩立这边。

    韩立只是略微瞥了雕像眼,就将目光投向了正前方。

    只见广场尽头,有片连绵无尽的金色宫殿,上面祥云笼罩,释放着灿灿宝光。

    宫殿前方的处四面皆空的高阁上,隐约能够看到有两位仙风道骨的神人盘膝对坐,正在捻子对弈,在其身后则各有两位身着素色宫装的仙娥,或是捧炉或是奉茶,个个神态自若,没有人看向韩立这边。

    在宫殿下方的宫门处,倒是有两队手持金瓜的金甲卫士,似乎注意到了这边,杀气腾腾地朝这边冲了过来。

    韩立见状,冷哼声,竟然步不前,反而盘膝坐了下来。

    只见其双目之蓝光闪,手掐出个古怪法诀,口低斥了声:

    “给我破……”

    瞬间,他磅礴如海的神识不再有丝毫压制,顿时如同惊涛骇浪般汹涌着朝四面方狂涌而去。

    “哗啦啦……”

    阵仿佛浪花卷动的声音响起,以韩立为心,股狂暴的气势顿时朝四面方席卷开来。

    只见韩立身下的白石广场顿时撕裂出无数裂痕,整个地皮都被揭了起来,朝着四面方崩毁湮灭开来,左右两侧神将雕像轰然倒塌,碎裂成了齑粉,身后群山也如烟般消散。

    那队冲将过来的金甲卫士,尚未到达跟前,便被这股气浪倦了进去,撕成了碎片。

    很快远处的金色宫殿也寸寸崩碎,连同神仙姮娥起,化为了灰烬。

    整片天地幻境,轰然崩塌,彻底消失。

    韩立仍旧坐在地上,只是身下的白色广场,变成了生有青苔的泥土地,周围仿佛青山环绕,看似地域宽广博大,他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周围有空间壁障的存在。

    看来,这处秘境多半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小。

    他心如此想着,缓缓站起身来,象征性地拍了拍身后的泥土,朝着正前方望去。

    只见那里有面宽逾十丈的巨大石碑,伫立在地面上。

    石碑两侧各镌刻有头状若龙蛇的异兽,不过因为石碑遭到了极为严重的破坏,顶部上明显缺了大块,所以无法看清其到底是何物。

    石碑的断口处青苔遍布,看起来残破不堪,不过所幸的是,其下半部分保存得很完整,上面以金篆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字。

    韩立快步走到石碑下方,只是眼扫过,便整个人僵在原地,步都挪不开。

    “这是……真言化轮经功法!”他忍不住惊喜叫道。

    残碑之上记载的字明显的划分为了两段,两端之间隔有段空白。

    靠近地面,被些低矮杂草掩映的地方,记载的字韩立很熟悉,正是《真言化轮经》的第重功法,而靠近上部的地方记载的,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第二重功法。

    只是粗略的扫了眼上面的字,他就不禁眉头微蹙,陷入了沉思。

    既然宗门传功阁藏有真言化轮经功法,为何又会在此处设有这么块古怪石碑,并通过这种隐晦古怪的方式引人来此,或者说,传功阁所谓的第二重功法也是需要到此地获得?

    毕竟进入此地,可是同样需要花费九千功绩点的,下次去传功阁时,倒可以旁敲侧击的打听二。

    自己如今无意间发现了太玄殿石碑上的提示来到了此地,也不知算不算是误打误撞……

    这也是他目前所能想到,唯合理的解释了。

    就在这时,头顶上忽然有道白光亮起,先前引他进入此处的那只白雀又凭空浮现而出,飞落在残碑之上,蹦跳着啄食残碑断口处的青苔。

    韩立朝那白雀望去,见其周身莹光缭绕,似幻似真,让人看不真切。

    正当他疑惑之时,那白雀却停止了啄食的动作,跳着转向他,尖喙开合,竟是口吐起人言来:“看什么看,你只有半日时间,还不速去熟记功法!”

    韩立闻言顿时愣,没想到这白雀居然能够口吐人言,虽然显得有些生涩,显然是某种禁制所化,但却着实让其心颇感诧异。

    念及此,他又不由朝白雀望了眼。

    “还看!”白雀瞪眼,又叫道。

    韩立连忙苦笑声,收敛心绪,凝神朝石碑之上望去。

    真言化轮经第二重功法与第重脉相承,同样是以金篆写就,同样是以古法行,所以同样的诘屈聱牙,艰涩难懂。

    不过,好在有了修炼第重功法的基础,韩立倒不至于像当初那样毫无头绪,只是速度稍微慢上些。

    他嘴唇微微开合,跟着石碑之上记载的功法,逐字逐句默念了过去,同时以强大的神识将功法内容强行铭记在脑海之。

    过了大约两个时辰,韩立的额头和鬓角已经微微有些汗水渗出,长长地吐出了口气,总算是将整个第二重功法彻底记了下来。

    这真言化轮经第二重功法之,附带有门名为“真实之眼”的秘术,按照记载所说,修成之后就能具有看穿幻虚之力的神通。

    不过,要想修炼此等秘术还有个前提,就是修炼之人凝练的真言宝轮之上,至少要凝聚出十二团道纹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