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极限尝试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目光平静的望着面前玉碗的淡绿色灵液,深深吸了口气,略有些混乱的呼吸,刹那间平稳下来。

    再望了眼站在旁,脸上小巧五官似带着抹担忧的银焰小人,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伸手端起玉碗,仰脖子,直接喝下了半。

    绿色灵液入口先是阵微涩带着几分清凉,再下咽喉,却化为团奇热,下没入小腹丹田处,接着仿佛直接燃烧起来般,股股极为灼热的气流在体内各处攒动,瞬间遍布身体经脉各处。

    这刻,韩立只觉得全身筋脉喷张,股股无法言喻的力量在不断冲击着筋脉,即便以他如今的肉身之力,也是剧痛无比,仿佛整个人就要爆裂开来般。

    但脑海却不知为何涌起片冰凉,使得神智刹那间清明无比。

    韩立心跳的同时,连忙稳住心神,再心念催,体表浮现层青光包裹,同时股股无形之力从身体各处涌出,在连串噼啪声,其整个人蓦的拔高了截,四肢躯干都粗大了圈,肉身强横仿佛增加倍许。

    不多时,他眉头便是蹙。

    其体内些细小经脉,筋肉直接撕裂开来,但接着又在股磅礴生机的涌动下,开始飞快愈合。

    这种撕裂愈合的过程,在全身上下无数个细小处不断发生着,个呼吸之间便足有成千上万次的样子。

    这种过程,即便是以他如今强横到不可思议的肉身,和常人无法比拟的莫大毅力下,都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尤其是,他如今的脑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于是感受到的痛楚更是撕心裂肺。

    但与此相对的,他也开始清晰的感受到到了那股股流淌在四肢百骸奇经脉的热流蕴含的神秘力量。

    正是这股神秘力量在促使他的肉身进行着种无法言喻的异变,而自己肉身所产生的抵触正与这股力量展开着激烈冲突。

    此过程直持续了整整个时辰,仍没有消减之意,但韩立心却不由长呼了口气。

    因为他此刻已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绿液对他体内的伤害虽然大,但看起来并无性命危险,甚至于,他应该还能喝下更多。

    念及此,韩立当即端起玉碗,将碗剩下的半碗绿液全部喝了下去。

    随着股更为庞大的炽热气息涌入体内,并随之散开,韩立不禁闷哼了声,身形微微晃,体表青光也是阵闪烁。

    如此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后,韩立脸上痛楚之色才渐渐消去过半,体表青光也稳定下来。

    如其所料,他再次通过强横肉身和意志强撑了下来,虽然体内痛楚比之前仍要强烈数倍,但他追求的便是这种濒临肉身极限的状态。

    唯有这种情况,才更有利于他去感悟!

    他随即不再顾及体内情况,闭目感应起体内流淌的那股神秘力量来。

    “咕咚”

    “咕咚”

    “咕咚”

    此刻,他耳畔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有节奏的搏动,每次,都隐隐与全身上下所有筋脉流淌的那股神秘之力的流动有种呼应。

    那是种让其既陌生又熟悉的东西。

    这是时间之力的波动,也是生命源头的律动……

    他似乎伸伸手,便可触及某种东西,但却怎么也抓不住。

    这种感觉,似乎自己正在逐渐接近时间法则的边缘,但时间之力虚无缥缈,即便自己认为已将之紧紧攥在手,但下瞬间,这股神秘力量,便已然流逝。

    他心念转,单手取出枚仙元石握于手,同时身后金光闪,真言宝轮浮现而出,上面的时间道纹剧烈波动,将全身上下包裹其。同时他心催炼神决,全神贯注,摒弃杂念,尽可能的使自己融入这切。

    似乎在真言宝轮的加持下,自己体内筋脉流淌的那股神秘力量,似乎变慢了那么些。

    然而,那种掌控的无力感,却并没有消失分毫……

    时间点点过去,绿液所化的热气不断消耗,在持续了两三个时辰后,终于渐渐消失无踪,体内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也随之消弭。

    韩立睁开眼睛,眼夹杂着丝兴奋和疑惑相杂之色,背后真言宝轮闪隐没入体内。

    这小半个时辰,他虽然还没有真的领悟到时间法则,但却以清晰的感应到了时间之力的波动。

    紧接着,他身子颤,嘴角流出道血丝。

    虽然他先前通过强横肉身撑了下来,但体内仍是暗伤密布,处处无法描述的细小伤口,几乎遍布了全身上下每处筋脉骨骼。

    若是换做其他人,即便是名真仙,恐怕此刻身体早已直接爆裂,支离破碎了。

    所幸他已修成了玄仙之体,在强悍的恢复能力和那股真极之膜的加持下,总算没有性命之虞。

    不过由此看来,自己喝下的绿液量还可以再提升些。

    方才他总觉得,自己就差那么点就可以触及时间之力的奥秘,或许,唯有不断逼迫自己去触及极限,才有望成功吧。

    他深吸口气后,取出枚疗伤丹药服下,开始缓缓运转功法来。

    数日后。

    韩立缓缓睁开了眼睛,仰天长出了口气。

    至此,他体内伤势已尽数恢复。

    他目光转,看向了身旁的玉钵,毫不犹豫的挥手引。

    玉钵再次飞出道绿液,直接在半空划出道弧线,没入了他的口。

    韩立闷哼声,脸上阵清白交替。

    这次他口气喝下了比先前更多了几分的量,但有了之前的体验,他心已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忐忑。

    他缓缓闭上眼睛,不理会体内的情况,专心参悟绿液蕴含的法则之力。

    噼啪作响的声音从他体内不时传出,这次,其除了体内外,身体手臂,肩膀等地方的皮肤裂开,但却没有鲜血流淌而出。

    韩立对于身体的情况丝毫不理,动不动。

    转眼间个多时辰过去,他睁开眼睛,张口吐出口鲜血,面色虽然略显苍白,眼神却是熠熠发光。

    这个多时辰下来,他感觉自己似乎距离领悟时间法则又近了些,但却还是差上些的样子。

    富贵果然险求!

    韩立取出枚丹药服下,身上泛起绿光。

    数日之后,当他伤势尽数复原后,单手招,这次,将玉钵剩下的所有绿液全部牵引而出,没入了口。

    下刻,他左右两手分别握着枚仙元石,并催动真言宝轮,随后闭上了双目。

    当其再次睁开双目时,目兴奋之色闪即逝,但旋即被丝疑惑代替。

    “为何每次都觉得,距离掌控时间之力更近了几分,但却每次都差口气的感觉?”

    “无论如何,这是目前为止最有望成功的途径,或许再试上试,便有突破了。”

    他喃喃自语声后,翻手取出枚丹药服下,闭上了眼睛。

    二十几日后,小瓶内再次凝聚出滴绿液。

    韩立拿过小瓶,微沉吟,将小瓶直接放在嘴边。

    里面的绿液滚落而出,没入他的口。

    几个呼吸之后,韩立体内响起噼啪的声音,皮肤表面飞快浮现出道道细密无比的裂痕,体表的真极之膜也无法阻止,鲜血蜂拥而出。

    只是片刻间,他整个人已经变成了血人。

    韩立脸上肌肉抽搐,身体轻轻颤抖,似乎只消稍不注意,便可能直接爆体而亡了。

    此次足足过了近两个时辰,他身体才渐渐恢复平静,双眉也舒展开来,不理会体内的情况,双手握着仙元石,身后真言宝轮飞快转动,上面的时间道纹强烈闪烁。

    半日时间过去,韩立睁开眼睛,张口喷出口鲜血,面色煞白,深吸了口气才按捺下去。

    连续两滴绿液服下,他对于时间之力的感受越发深刻,只是……

    “或许,再来滴,便可成功了吧!”

    韩立心激荡,牵动体内伤势,闷哼了声,急忙取出个丹药服下,凝神运功恢复起来。

    青光泛起,在他身周缭绕,面色逐渐恢复,身上些伤痕飞快愈合。

    个月后,韩立拿起小瓶,里面滴绿液轻轻滚动。

    他缓缓呼出口气,神情凝重下来,仰头,再次将瓶绿液喝下。

    沉闷的声音再次从其体内传出,双手握着仙元石恢复的同时,真言宝轮浮现而出,上面的时间道纹疯狂闪动……

    随着时间点点过去,股股时间法则之力从真轮涌出。

    真言宝轮上散发出耀眼的金光,疯狂转动,越来越快。

    韩立双目紧闭,两手掐诀不止。

    他身上金光翻滚涌动,仔细看去那些金光赫然是无数细小金色符汇聚而成,仿佛熊熊火焰剧烈燃烧。

    二十团时间道纹颤动,金色火焰越来越盛大,隐隐有凝聚到起的趋势。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真言宝轮散发出的金光忽的闪动起来,转动减慢,表面浮现出些许裂纹,仿佛不堪重负,真轮上颤动的时间道纹也突然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