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出关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此时,高空之的百里灰云已完全转为了五彩之色,其正处,云团已扭曲形成了个巨大无比的空洞,道璀璨金光正从投射而下,将下方的座悬浮山峰笼罩其。

    被青色光幕笼罩的山峰,整个镀上了层金光,看起来就如同座耀眼的金山般。

    洞府密室之内,韩立双目紧闭,盘膝而坐,周身之上金光熠熠,看起来就如同尊金汁浇筑的金甲神人。

    他胸腹处,十个金色光点光芒大作,如同星辰般闪烁不定。

    在其附近,另有道拳头大小的金色漩涡,正在缓缓凝聚而成。

    “轰隆”

    就在这时,高空之忽然传来声雷鸣般的响动,漫天彩云立即疯狂涌动起来。

    原本看似平静祥和的金色光柱也随之猛然震,飞快旋转起来,很快就化作了道贯通天地的金色龙卷巨柱。

    只听“砰”的声巨响!

    笼罩在山峰之外的青色光幕被这巨柱猛冲击,竟直接崩碎了开来,金色光柱径直落入了山峰之上的洞府之。

    悬浮山峰轰然震,整座山峰都向下沉了沉,股狂暴无比的气浪从席卷而出,横扫向四面方。

    从下方疾飞而来的圆脸青年,才堪堪靠近山峰,就被这股气浪扫,体表刚刚亮起的护体光罩溃散开来,被卷得倒飞而出,整个人如破麻袋般直至撞在了附近座矮山之上,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其面色阵潮红后,口猛地吐出口鲜血。

    不过他抹嘴角鲜血,便小心翼翼的悬立于半空,看了眼下方的深渊大壑,又将目光遥遥的望向山峰。

    他的掌心之,正死死地攥着张银色秘符。

    金色光柱落入山峰上后,竟直接崩碎开来,化作漫天粉尘般的金光,璀璀发光的散落而下。

    洞府密室内。

    韩立忽然双目睁,眼透出金光,胸腹处的那道金色漩涡随即疯狂转动,从传来股强大至极的吸引之力。

    呼呼呼……

    股股风声响起,漫天金光裹挟着周遭天地之间的浓郁元气,冲着韩立胸腹处的那道漩涡之汇集而去,浩浩荡荡如同大江奔涌,气势惊人。

    第十二个仙窍,正在凝现!

    “厉长老,这……”

    悬立在山峰之外的圆脸青年,看着那条盘旋在山峰上的金色长河,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其他仙人破境他也曾有幸见识过,可没有如此威势浩大。

    就在其惊讶不已之际,虚空之又传来声振聋发聩的“轰隆”巨震。

    紧随其后,便有纷乱的惊呼惨叫之声,从下方大壑之不断传来。

    战况似乎有些不妙了,不知是否还撑得住?

    然而当青年朝下方望去时,视线却被重重叠叠的山峰阻挡,根本看不到什么。

    他面上犹豫之色越发浓重,拳头攥了又攥,掌心沁出的汗水已经沾满了那张符箓,最终还是咬牙,将缕法力注入了符箓之。

    只见其掌心之上道青光骤然飞出,带着声尖鸣射向了韩立的洞府方向。

    而后,圆脸青年身形转,竟是直接朝着下方的大壑之冲了下去。

    此时的大壑之内,早已经乱成了锅粥。

    烛龙道弟子们构筑而出的青色光幕已经被冲破,变得支离破碎,只有部分区域还有人催动着青幡苦苦支撑着。

    周围破溃的地方,早已有雾气涌动而出,朝着上方蔓延而来,眼看着就要将更多的山峰吞没进去。

    圆脸青年迎面看到,胡枕正带着烛龙道众弟子,不断朝着上方撤离回来。

    胡枕黝黑的脸庞上满是阴郁,看到圆脸青年就立即飞了过来,开口问道:“罗堂,通知厉长老了吗?”

    “已经通知了,只是厉长老正在破境关头,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出来……”圆脸青年说道。

    “大壑里面出了近万年都从来没有过的异状,现在秘境之就只有厉长老个真仙境长老,他若不能尽快出来主持大局,只怕……”胡枕忧心忡忡道。

    其话还没说完,下方便有声异兽嘶吼传来,只见密密麻麻的白鬼从深渊之涌而出,竟是不再顾及是否有浓雾遮蔽,就这么朝着上方的悬浮山脉冲了上来。

    沿途烛龙道弟子纷纷催动法宝,朝着这些白色怪物杀了过去。

    时间,大壑之上五色流光到处亮起,飞剑宝轮四处驰骋,火焰冰霜纷乱落下,瞬间就将近千白鬼斩杀。

    半空血肉横飞,到处都飞落下块块白鬼残尸。

    而那些没有被阻挡住,冲出浓雾范围的白鬼,还没有飞出多远,就个个肤色转黑,像是呼吸衰竭般,掐住自己的脖子,痛苦的摔向深渊去。

    然而即使是这样,这些白鬼却仍旧像是疯了样,丝毫不管不顾地朝着上方冲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圆脸青年看得目瞪口呆,喃喃问道。

    “我觉得,它们看起来好像……好像是在逃命……”胡枕眼闪过抹惧意,缓缓说道。

    就在这时,声野兽嘶吼再度响起,声音竟是从极近的地方传了过来。

    只见浓雾之,道黑色巨影骤然蹿出,张开只血盆巨口,下就将十数只白鬼吞没,继而急速倒退了回去。

    紧接着,浓雾另边,又有两道黑影电射而出,同样将数十只白鬼扯回了浓雾深处。

    其速度极快,又隐匿在浓雾之,圆脸青年甚至都没有看清那怪物的影子。

    “那是什么东西……”他惊恐叫道。

    黑肤青年默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怎么办?再这么退下去,今年的灵药可就点都交不上了,宗门怪罪下来,我们……”圆脸青年脸色难看,有些说不下去了。

    胡枕眉头紧蹙,抬头看了眼上方,心对那位厉长老不由生出些许埋怨之感,但也仅此而已,自是不敢生出怨怼之心。

    “不能退了,且先不去管那些白鬼,集对付浓雾之的怪物。众弟子听令,速速集合,准备迎敌。”胡枕咬牙喝道。

    许多烛龙道弟子虽然早已经惊慌失措,但在闻听此言之后,仍是纷纷遁光亮起,朝着这边集合了过来。

    “结万宗剑阵。”黑肤青年大声喝道。

    众人闻言,没有犹豫,纷纷手掐剑诀,驾驭着飞剑,悬立当空。

    那些没有飞剑的修士,也都纷纷抬起手掌,将自己的法力注入剑阵之。

    万宗剑阵是烛龙道内种颇为基础的寻常剑阵,并不需要多复杂的剑阵配合,只要有足够多的飞剑相互联结,就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只见悬浮山峰之间,数千柄飞剑御空而起,彼此剑光相容,发出阵阵密集的颤鸣之声。

    胡枕眼眸顿时亮,显然是没想到,自己临时起意让众人结成的剑阵,竟然有如此大的潜力,若是如此的话,或许还真有斩杀浓雾之异兽的可能。

    “杀”胡枕口发出声低喝。

    其声音起,众人也纷纷附和,道震天杀声顿时响彻深渊。

    半空之,“玱啷”之声大作,数千柄飞剑汇集起,如同道汹涌而下的飞剑洪流,朝着下方的浓雾之涌了进去。

    无数从浓雾里冲出的白鬼,被五光十色的飞剑洪流卷入,顿时纷纷殒命。

    “嗷……”

    只听声震天嘶吼之声响起。

    大壑的浓雾竟以十倍于前的速度,疯狂上涌而来,下子就将飞剑尽数吞没了进去。

    “铮铮铮”

    连串密集无比的金石交击之声,不断从浓雾传来,成百上千的飞剑被股大力撞击得脱离控制,纷纷倒飞出雾气来。

    更有甚者,直接崩碎开来,使得御剑之人也大受震荡,纷纷口吐鲜血,受了重伤。

    只见浓雾之,九颗大如山峰的黑色蛇首从雾气探了出来,每个都生着双狭长的暗金色竖瞳,目光冰冷地望向众人。

    其头颅均在微微摇晃着,条条猩红的长信,此出彼退地吞吐着,发出阵阵“咝咝”声。

    胡枕仅与其头目光对视了眼,就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窖,再也兴不起半点抵抗之意。

    明明是他在上方,巨蛇在下方,他却感觉自己正被那些巨蛇俯视着,脑海便仅剩下了个念头:“死定了……”

    事实上,在场众人有此念头的不止他个人,几乎所有人都已经陷入了绝望之,甚至连逃跑都忘记了。

    片刻之后,九颗巨大蛇头同时缩,大口张喷出股腥风,朝着上方猛然撕咬过来。

    “孽畜尔敢!”

    就在这时,道威严至极的声音,突然从众人上方传来。

    众人惊魂未定之下,还来不及仰头去看,便只感到道青光从眼前骤然闪过,身前就已经多处道人影来。

    其身材高大,身形挺拔,袭青衫迎风鼓荡,整个人身上似有莹光笼罩,看起来当真如同神仙人般。

    “厉长老!”胡枕忍不住叫道。

    众人见此,也都纷纷叫了起来,他们就仿佛溺水将毙之人,在垂死挣扎之际,被人突然捞了出来,这种重获新生之感,让他们个个喜极而泣。

    就在这时,那九颗蛇首已然张开血盆大口,朝着这边咬了过来。

    韩立袖袍挥,股清风鼓荡而出,裹挟着众人飘摇而上,径直飞出了百里之外。

    而后其又单手朝下按,片青光从喷涌而出,九柄青色飞剑盘旋不定,从飞出成百上千道青色剑光,构筑成了片青光剑幕,几乎将整个大壑都遮蔽其。

    这些青色飞剑,正是通过祭炼后,改变了气息外形的青竹蜂云剑,平时催动可化为柄,或者分为九柄,当然若是无所顾忌之下,也可分化为七十二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