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浮山异变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双目瞳孔被映衬的金光灿灿,口轻吐口气后,催炼神秘术,磅礴神识骤然放出,透过光幕后蓦然分为了七十二份,直接刺入金色雷电之,全力操控起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来。

    在其心念操纵之下,七十二柄飞剑纷纷颤,光芒逐渐收敛,所有弹射而出的金色电弧也寸寸收回,点点的融入了飞剑之,最终全部消失。

    韩立两手掐法诀,火塘上的法阵闪了几闪后,从射出的金色光柱逐渐消失,只留下那些飞剑,还悬浮在火焰之。

    他张口猛的吸,融合在银色火焰的婴火,立即倒卷而出,被他吞入腹。

    随着婴火的撤出,火焰的温度稍微降下了几分,那些透明如晶的青竹蜂云剑上却开始泛起青光,竟点点地重新转为了青翠之色。

    在其剑锋之上,隐隐有星星点点的金色华光透射而出,竟是自然形成了团团雷云样式的金色纹路,看起来浑然天成当还透着些古朴意味。

    韩立双手在虚空阵点动,留下道道金光残影,所有飞剑顿时如有灵性般脱出银焰,缓缓掠至他的身前。

    他并起双指在掌心划,团淡金色精血从溢出,凝成了个鸡蛋大小的金色血团,被他掌拍散,精确的分为七十二滴,撒入每柄飞剑之。

    只见精血沾飞剑,立即没入其,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与此同时,韩立却感到自己和飞剑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起来,之前因为飞剑气息发生改变而产生的不适之感,也顿时烟消云散了。

    他手掌再挥动,七十二柄飞剑青光闪,如夏日流萤般,轻灵至极地飞入火焰之,继续煅烧起来。

    片刻之后,韩立走上前去,双目微闭,开始用神识在飞剑之上刻印起兽皮古册记录的微型法阵来。

    ……

    小半年后。

    浮山之外的青光大阵撤去,韩立从府邸大门走了出来,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心却是颇为欣喜。

    至此,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已经全部祭练完成,外形和释放出来的气息焕然新,先前未能完全炼化的驳杂剑元也被彻底吸收,每柄飞剑的品质都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而最让他满意的是,重新祭练之后的七十二柄飞剑因为再次融入了他精血,与他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起来,也让他明显地感受到了这些飞剑蕴含的惊人灵性。

    这种感觉,就如同这七十二柄飞剑不是自己的法宝,而是与自己血脉相通之物般。

    身处在秘境之,他暂时没有去试验飞剑的威力,但不用想也知道定然非昔日可比。

    府邸外的广场上,胡枕等人早已经等候多时,韩立询问了些秘境内的事务后,打赏了这些人些灵石后,让他们继续好好做事。

    之后,韩立又有意无意地询问了些烛龙道内的事情,不过由于这些人大部分也都直留在这秘境之,所知并不多。

    只有个新来的弟子们,说了些烛龙道内的事情,也都是些鸡零狗碎的小事,不过由此也能看出,门内没有再出什么大的风波。

    这让韩立心或多或少又也松了几分。

    如此在相对风平浪静之下,时光流逝。

    数年后,韩立终于在个偶然机会,从无常盟得到了确切消息,知道了当年古杰被某位无常盟高阶成员挡回去的事,才终于松了口气。

    没过多久,他所在的浮山之外,就又被封禁大阵隔绝了起来。

    ……

    时光荏苒,岁月悠悠,眨眼,便已经是两百年后了。

    浮山秘境之内,座被青光笼罩的悬浮山峰之外,七名身着烛龙道弟子服饰的青年男子,个个面带紧张之色,悬立在半空,显得十分焦虑。

    “怎么办?胡师兄……这次大壑内雾气升腾很不寻常,往年最多个月就会退去的,可这次已经过了三个多月,却仍旧没有消散,这几日甚至还有继续向上蔓延的趋势,这……”名圆脸青年,望向名为胡枕的黑肤青年,开口问道。

    “厉长老这次闭关之前就曾嘱咐过,他此次闭关事关重大,若无十分要紧之事,我们就绝不能打扰。若是我们这么冒冒失失地传讯于他,当真影响了长老修炼,谁担待得起?”胡枕闻言,开口说道。

    “可是厉长老这次闭关已经将近百年,谁也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出来,万大壑之真的出了异状,影响了灵药收成,我们样无法交代啊。”圆脸青年焦急说道。

    周围众人也是纷纷点头,副深以为然的样子。

    黑肤青年眉头紧蹙,思量再三后,开口说道:

    “现在就这么贸然传讯厉长老肯定不妥,必须弄清楚大壑之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才好做决断。暂时且先密切留意雾气变化,让所有人都盯着,防止白鬼大范围侵袭,我想办法探查下里面的情况,实在不行,也就只好打扰厉长老了。”

    “也只能如此了……”圆脸青年点了点头,说道。

    结果其话音未落,忽然神色变,抬头朝着青光笼罩的悬浮山峰上方望去。

    只见高空之,似乎突然有狂风卷起,吹动着缕缕云絮朝着这边聚集而来,很快就汇聚成了片绵延百里的巨大灰色云团。

    云团之内隐隐有流光亮起,起先如同流星般闪烁不定,后来光芒渐盛,逐渐稳定下来,竟透射出绚丽的五彩华光来。

    “这是……厉长老要突破境界了吗?”圆脸青年喃喃叫道。

    “应该是了……”黑肤青年也这般说道。

    其话音未落,高空的云气便疯狂旋转起来,道由天地元气凝聚而成的五彩光束从高空垂落而下,将整个山峰都笼罩了进去。

    众人只觉得周围空气紧,仿佛虚空突然生出种无形禁制来,让他们感到有些不适。

    就在这时,阵急促而嘹亮的“嗡嗡”之声,忽然从下方的深渊之传来。

    “不好,有情况!走!”

    黑肤青年听闻此声,脸色顿时变,连忙叫道。

    说罢,其身影闪,飞掠而下,直奔下方大壑而去。

    圆脸青年等人见状,没有丝毫迟疑,也是纷纷亮起遁光,追随着他飞了下去。

    众人路向下,越过数百座悬浮山峰,周围不断有烛龙道弟子加入其,逐渐汇聚成了支足有千余人的修士大军。

    这些人,除了为首几人是炼虚巅峰以外,其他人大都是炼虚初期,驻守在此处的时间长短不,但少说的也有数百年了。

    所有人都清楚,那阵“嗡嗡”之声的响起,意味着雾气升腾的范围,已经超出了历史最高记录,将有多出来十数座的山峰将会进入雾气范围,其上生长的珍稀灵药,将会被那些白鬼采食空。

    向下飞越了近千里,黑肤青年等人终于看到了那层浓重得如同乌云般的雾气。

    往年根本不会进入雾气范围的山峰,现如今竟有大半都已经被雾气吞没,其上影影绰绰,似乎有大量活物在奔跑跃动,不时还从传来阵阵低哑的嘶吼之声。

    “怎么会这样?”圆脸青年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说道。

    “罗师弟,厉长老给的传讯秘符在你身上,你速去峰外守候,旦我们这边支撑不住,你就立即施放秘符,传讯给厉长老。”胡枕眉头紧蹙,飞快说道。

    “好。”圆脸青年立即应道。

    “记住,厉长老正处于破境关头,在我们这里败退之前,你定不能使用秘符。”黑肤青年叮嘱道。

    “师兄放心,我记住了。”圆脸青年郑重点了点头,说道。

    说罢,其身形转,直掠而上。

    “众弟子听令,立即布下青光绝空阵。”胡枕面露忧色,转头望向其他人,大声喝道。

    “是。”众人齐声应道,声音在大壑之来回传荡。

    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炼虚巅峰修士,立即身影闪,分散开来,各自带着数百名弟子飞掠到雾气上方各处。

    只见其纷纷挥动手掌,像是早就已经预演过无数次样,熟练且整齐地取出面青色大幡,往身前虚空抛,纷纷手掐法诀,口诵密咒起来。

    伴随着阵阵吟诵之声响起,千余面青色大幡上符大亮,释放出道道青光,彼此相互联结,化作片青濛濛的巨大光幕,遮挡在了雾气上方。

    大壑之,浓重的雾气像是锅煮沸的开水,疯狂的翻涌起来,滚滚雾气开始大幅度上升,速度竟然比之前快了数倍,片刻之间就追到了那层青色光幕之上。

    “呼呼呼”

    阵如同狂风吹卷,又似海浪翻涌的声音,从大壑深处传来,涌动的雾气撞击在青色光幕上,直撞得光幕阵剧烈的起伏摇曳。

    光幕上方的烛龙道弟子,个个双手死死握住手大幡旗杆,浑身光芒大作,奋力稳固着大阵,其些修为较低的弟子们,就如同狂风巨浪的柳叶孤舟,身形摇晃不止。

    就在这时,浓雾之忽然道道人形身影不断蜂拥而出,从下方疾射而上,猛然撞击在青色光幕之上,发出阵阵沉闷的“砰砰”之声。

    烛龙道的弟子们纷纷望去,就见青色光幕之下,个个面容丑陋的白鬼,像是发疯了样,疯狂地从浮山之上高跃而起,不断朝着上方撞击而来。

    这些白鬼此番的表现诡异之极,简直令人难以理解,看起来就仿佛是完全不要命了般。

    更有甚者,竟直接将自己撞得头颅开裂,从迸出许多白花花的不明浆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胡枕看着这幕,面色愈加难看,口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