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炼剑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手掌轻轻向前探出,掌心的那块琅铣云石便在道仙灵力的裹挟之下,缓缓飞入了银色火焰之。

    银色火焰跳动几下,将那块拳头大小的白色石块裹入其,缓缓烧灼起来。

    然而随着时间点滴流逝,白色石块却始终保持着原本的状态,没有丝毫变化。

    韩立面色不变,单手掐法诀,口响起阵阵吟诵之声。

    只见黑石垒砌的火塘四周,忽然有赤色光芒圈圈的亮起,个个造型古拙的符随即浮现而出,上下跳跃不已。

    塘内的银色火焰在符亮起之后,顿时阵升腾,银光之外笼上了层赤色光芒,其火力变化并不明显,但其却多出种奇异波动。

    伴随着这种波动的出现,琅铣云石终于发生了丝变化。

    在发出阵阵“滋滋”之声后,终于在银焰包裹之逐渐熔化,从流出滴滴如同蜡质般的乳白色液体,悠悠悬浮于火焰之。

    股浓郁至极的檀香气味,顿时溢满整间密室。

    韩立见状,探出的手掌猛地向回收,已经完全熔化成了液体状的琅铣云石,立即在他的仙灵力裹挟之下,飞出了火焰之外。

    其另只手探了过去,掌心之早握有只遍布火红色纹路的黑色石瓶,将琅铣石液接入其。

    只见乳白色石液流入瓶口之内,石瓶之上立即亮起圈符纹,整个瓶身变得如同烧红的铁块般,灼烫无比。

    韩立手上笼着层青光,封好瓶口之后,将其放在了旁的石桌上。

    而后,其手掌再挥动,块斛纹精金便又漂浮而起,落入了火塘之上。

    这次,他没有掐动法诀,去催动火塘上的法阵,而是转身来到洞穴央的块半尺来高的石台上,盘膝坐了下来,任由精炎火鸟的银焰自行熔炼着这块精金。

    在滚滚灼焰的炙烤之下,斛纹精金表面的花瓣状纹路亮起赤金光芒,与银色火光相互映衬,却始终没有半点要熔化开来的样子。

    韩立只是瞥了眼,便闭目调息起来,不再去看。

    七天七夜后。

    火塘之,银色火焰依旧熊熊燃烧,看似坚不可摧的精金已经彻底转为赤红之色,其就如同块正在融化的坚冰,上面有滴滴金色熔液滴落下来。

    在其下方,摆着个比之前大了倍的黑色石瓶,将那些金色熔液点滴全接了进去。

    又过了整整天时间,那块斛纹精金才被彻底熔化。

    韩立睁开双眼,走上前去,将黑色石瓶收了起来,而后又隔空取过块斛纹精金,将之投入了火塘之……

    三个月后。

    山洞之,韩立站在火塘旁边,手捧着本兽皮书册,眉头微蹙神情专注地查看着,手在虚空来回比划着。

    在其身旁的石台之上,杂乱的堆放着数千张黄色纸页,每张上面都横七竖的描画着道道十分古怪扭曲的纹路。

    越是盖在下方的纸页上,描绘的纹路就越是粗壮,越是杂乱,而越是靠近上方的纸页,上面描绘的线条就越是纤细,看起来越是灵巧。

    摆在最上面的四张纸页上,所绘制的纹路已经很是细密,看起来就如同四朵圆形大花样,十分精致。

    在被纸张堆满的石台左上角,仅空的块地方上,则摆放着十数个大小不同,材质各异的鹅颈瓶,里面盛放着炼剑所需的所有灵液。

    这段时间以来,韩立除了炼制各种灵液以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研读兽皮书册记载的熔金炼剑术,以及在纸张上练习描绘书册记载的法阵符纹。

    尽管已经描绘了数千遍,可他对自己目前所能画出的符纹,仍是不太满意,总觉得自己绘制的符纹在什么地方差了点意思,故而直迟迟没有动手炼制。

    片刻之后,只听“啪”的声响起。

    韩立合上书册,双目紧闭,仿佛是陷入沉思般,立在原地动不动,只有右手指与食指并拢着,在身侧小幅度的划动着,似乎是在虚空练习画符。

    不知过了多久,他像是突然灵光乍现般,双目霍然睁开,转身快步来到火塘旁。

    只见其双指并,手掌之上金光大亮,层层金鳞翻起,将两根手指覆盖了起来。

    他弯下腰,半蹲在火塘旁,双指往下杵,径直插入了左面垒砌火塘的岩石之上。

    只见其闭目凝神,杂绪尽敛,脑海感受着符纹所蕴含的灵意,指端仙灵力流淌而出,在岩石上刻画起来。

    起初,其手指移动速度极慢,半晌时间才能移动寸许位置,可越往后速度就逐渐快了起来,到最后笔走龙蛇,竟是行云流水般的刻画完了整张符纹。

    其形状与那四张纸的张所绘的图案完全致,只是放大了数倍,从石台之上直延伸向下,竟有大半都镌刻在地面之上。

    刻完第幅阵图之后,韩立停歇了片刻,而后缓缓吐了口气,来到火塘右侧,继续凝神刻画起来……

    半晌之后,韩立直起身来,缓缓睁开双眼,就见火塘四周的阵图均已刻画完成,彼此之间虽然位置不同,却又互相关联,看起来浑然体,灵意盎然。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双手在身前搓,精炎火鸟便从其体内闪而出,飞入火塘之,化作片银焰,熊熊燃烧起来。

    伴随着银焰亮起,整个洞穴都开始变得炙热起来。

    韩立手掌挥,连串青光簌簌而出,在半空个盘旋过后,青光敛去,露出了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整齐划的悬于他身前,剑体青光闪烁,发出阵阵颤鸣之声。

    “去”

    韩立开口轻喝声,衣袖猛的挥。

    所有青竹蜂云剑立即向后掠,纷纷退入了后方的火塘之。

    只听银色火焰之,传来声尖锐啸鸣,熊熊银焰顿时汹涌而出,瞬间将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淹没了进去。

    韩立随即盘膝坐了下来,双指掐出个古怪法诀,口默默吟诵起来。

    随着吟诵之声不断响起,镌刻在火塘四周的法阵顿时传来阵阵“嗡嗡”之声,四道粗壮的金色光柱从周围斜向上射出,在火塘正交汇在起,化作片金色光幕,将青竹蜂云剑和精炎火鸟笼罩在了其。

    片刻之后,韩立十指分开,在身前微微屈动,向上勾。

    声声瓶塞拔开的声音同时响起,那十数个鹅颈瓶各色灵液飞舞而出,涌入了金色光幕之。

    透过金色光幕,韩立能够清楚地看到,斛纹精金的熔液自行分散开来,朝着青竹蜂云剑之上覆盖而去,每柄上都被其完全包裹了起来。

    紧随其后,其他数种灵液也都分作七十二分,点点滴滴融入了裹在蜂云剑之外的斛纹精金熔液之。

    见此情形,韩立重新闭上双目,神识骤然放开,将心神投入金色光幕之。

    只见金色光幕微微颤,表面之上光芒大作,瞬间转为了五彩之色。

    与此同时,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之上,也开始亮起阵阵光芒,犹如挂上了道道彩虹,变得流光溢彩起来。

    如此个时辰后,韩立再次睁开双眼,张口,道婴火从口喷涌而出,打在了五彩光幕之上,没有受到丝毫阻拦,就径直与银色火焰融合在了起。

    “呼……”

    两种火焰相合,瞬间升腾而起,化作道火焰光柱,将青竹蜂云剑全都笼罩在了其。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十数口飞剑像是受不了这股融合火焰的烧灼般,竟然疯狂挣扎起来,个个剑气外溢,朝着四面方切割而去。

    韩立见状,磅礴神识顿时汹涌而去,瞬间与每柄飞剑都紧密联系,第时间将其镇压了下去。

    “想不到竟还有些顽固剑元没有完全融合,藏得可真深……”韩立口轻叹声,心却是有些庆幸。

    还好这些剑元是在此时发作,若是在他与人交战之时,只怕青竹蜂云剑的片刻失控,都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只见烈焰之,被各种灵液包裹起来的青竹蜂云剑上,团团尚未融合的剑元纷纷从剑体之上外溢而出,径直崩碎开来。

    然而,其所转化而成的灵力却也没有流失,被飞剑重新吸收了回去。

    韩立见此,没有半点松懈,仍小心控制着婴火与银焰的融合,不断烧灼着七十二柄飞剑,飞剑之上的彩虹之色也逐渐淡化,变得模糊起来……

    足足七七四十九日后。

    火塘上方的金色光幕之内,七十二柄飞剑莹白如玉,通透如冰,看起来如同透明般。

    与原先相比,所有飞剑的剑锋似乎全都拉长了寸许,剑刃也变宽了许多。

    韩立面无表情地看着显得有些陌生的青竹蜂云剑,手掌再挥动。

    石台之上,最后只黑色石瓶的瓶塞自行飞出,里面所盛的乳白色灵液悠悠飞起,进入了金色光幕之内,分作七十二滴,滴落在了每柄飞剑之上。

    “滴嗒……”

    这声轻响,如初春落雨,如灵泉飞溅,如枯木逢春。

    所有飞剑同时颤,接着表面灵纹骤然亮起,同时金光大作,无数金色雷丝弹射而出,彼此相互交错,如同片小型的雷电森林般,不断传出“噼啪”之响。

    若非有外面那层金色光幕遮挡,只怕这些雷电就要外溢而出,将这座山洞都炸个粉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