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惹麻烦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翻手取出枚丹药服下,面色渐渐恢复。

    重水真轮悬浮在他身旁,表面光芒有些暗淡,显然是在刚刚的冲击损伤不轻,回去后免不得要好好祭炼番了。

    另边,麟九也收回了那三杆大稷幡,经过刚刚那古杰化身最后击的猛烈碰撞,虽不至于折损,但同样灵性有失,让其心痛惜不已。

    最惨的自然要数麟十七了,先前不仅受伤不轻,元气大伤,相当于本命法宝的那方大印更是在金仙化身的法则之力浸润下灵性近乎丧失大半,但此番能够保住性命,并收回此宝,也算不幸之大幸。

    三人在原地略修整,便返身朝谷内飞去。

    经过方才的番激战,如今的山谷已是面目全非,周围大半山峰直接被夷为平地,地面被打出无数大大小小的深坑,有的地方甚至直接洞穿到了地底深处,隐现岩浆翻涌。

    这片山脉虽然地处偏僻,但他们方才引起的动静着实惊人,自然免不了引起附近势力修士的注意。

    事实也的确如此,之后长达数十年时间,这片蛮荒雪山着实吸引了不少人来此寻闯机缘。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差点忘了,我先去将外面那两件压阵宝物取来。”麟九飞至谷口,目光扫之下,说道。

    “那在下就去取出那些拘雷木,谷内就拜托麟十七道友了。”韩立如此说道。

    麟十七对此自然没有二话。

    三人都心知此地不宜久留,当即默契异常的各自行动起来,神识互相监督下,倒也不怕有人偷奸耍滑。

    青影闪,韩立身形出现在山谷外某处,挥手打出道青光没入地面。

    轰!

    地面炸裂开来,打出了个大洞,洞内是根人多高,大腿粗细的金色木料。

    通体呈现出金色,断口处浮现出圈圈雷电形状的年轮花纹,表面光滑,更是浮现出道道金色雷电纹路,散发出强烈的雷电气息。

    虽说是木料,看起来却更像金属矿石,正是拘雷木。

    韩立挥手将金色木料收入手,细细打量了几眼。

    拘雷木的他在典籍看到过,是种非常罕见的雷属性灵材,质地极为坚硬,更有吸收雷电之力的特性,是炼制雷属性灵宝的上等材料。

    此灵木培养起来非常麻烦,所以极少在市面上出现,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得到了批。

    韩立如此想着,飞身来到另处地方,打出道青光,将地面炸开,再次挖出根拘雷木。

    片刻之后,他将山谷周围的拘雷木尽数挖出,共计十根。

    当韩立带着这些灵木飞入谷时,麟九与麟十七也已站在了山谷内的处空地上,前者身前悬浮着两件宝物。

    个是口金色古剑,造型古朴,和寻常飞剑截然不同,属于大剑范畴,宽大剑身上雕刻了九枚金色星辰图案。

    另件,却是块金色古镜,四方形状,边缘镂空,镜面朦朦胧胧,看不清楚,镜子背后雕刻了头猛虎图案。

    显然这两件宝物就是那两个镇压阵眼的灵宝。

    两件宝物看便是非同小可,散发出阵阵如有灵性的金属性波动,显然都是极品金属性灵宝,即便比不上仙器,也相差不远。

    麟十七这里,除了那个金色丹炉外,手里还拿着个储物镯,正是那白发老者之物。

    虽然看似收获颇丰,但二人不知为何,皆是沉默不语。

    “两位道友,可是发现了什么?”韩立纵身落在二人身旁,开口问道。

    “你自己看下里面的东西吧。”麟十七拍了拍那金色丹炉,不咸不淡的说道。

    韩立闻言,当即放出神识朝着丹炉内探去。

    丹炉此刻虽然早已停止炼丹,但内部仍然充斥着股炙热灵力,缓缓流动着,形成个坚固法阵,神识探入的颇为困难。

    他眉头微皱,加大了神识之力,瞬间突破了法阵的影响,没入了其。

    个拇指大小的紫色丹药悬浮在丹炉,小半丹药已经变作了焦黑状,显然炼制失败了。

    不过这个丹药……

    韩立手腕轻挥,挥手打出数道法诀,没入丹炉各处,轻喝声,手掌拍在丹炉顶盖,掌心青光闪而逝。

    “咔”的声轻响从炉内传出,他挥手招,丹炉盖子打开,那颗紫色丹药飞射而出。

    麟九见此眉梢不经意的轻轻挑,似乎对于韩立能够举重若轻般破开丹炉上的禁制阵法取出丹药,感到有些诧异。

    韩立看着紫色丹药,脸色凝重下来。

    丹药之上有道紫色闪电状的灵纹,不过却是残缺的,多处断绝,尤其那变成焦黑的地方,更是将灵纹截断大半。

    虽然很微弱,紫色闪电灵纹散发出点点法则波动。

    “果然是在炼制道丹。”韩立喃喃说道。

    “没错,正是道丹。我刚才仔细看了看那个白发老者面容,终于想起来,此人名叫平遥子,是北寒仙宫位赫赫有名的顶尖地丹师,只是平素为人低调,少有人知道他的样貌。据说此人直在尝试冲击天丹师,不知有没有成功,若是其已经成功了的话……”麟九说着,声音满是苦涩。

    韩立闻言,面色有些难看起来。

    个天丹师对任何势力来说意味着什么,自是不言而喻。

    即便是烛龙道这样几乎雄霸片大陆,且在北寒仙域排名靠前的大宗,都没有天丹师的存在,便足可见其珍贵了。

    若是这平遥子真如麟九所推测那般,已成为了天丹师,其在北寒仙宫的地位,恐怕将难以想象,即便其仍是名顶尖地丹师,也同样非同小可。

    如今三人却为了无常盟的个高额悬赏任务,出手将其斩杀了。

    难怪那个古杰如此愤怒,发誓要杀三人了。

    念及此,他顿时如芒在背。

    这下可真是招惹了大麻烦了……

    “如今再说什么已经迟了。我等能够历经万载苦修,渡劫真仙,谁手上没些无辜亡魂?世俗有云,将功成万骨枯,我等追寻大道本就逆天而为,又何止万骨可书?事已至此,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麟九长出口气后,话锋转的如此说道。

    “麟九道友说的没错,天道无情,优寡者早成杯黄土。这北寒仙域如此广袤,我们回去后,好好做些准备,谅那古杰纵有金仙修为,也未必真能奈何得了我们!事不宜迟,我们先将这些东西分了,然后早些离开吧。”麟十七点了点头,深以为是的说道。

    “也好。”韩立轻呼口气,自然没有意见。

    麟十七闻言,将手储物镯抖,哗啦声,地面上多出堆东西。

    大多数是各种灵草,材料,每样看起来都灵气充盈,光华流彩,立刻将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韩立目光闪,直接落在了其种灵草上。

    此草碧绿如玉,外形有些弯曲,呈现出龙形,叶片细小,紧贴在灵草主茎上,犹如枚枚鳞片。

    此草赫然正是虬龙草,先前他在仙药阁查看的那个春霖丹主材料。

    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地上的虬龙草数量还不少,足有十几株,年份也看起来也都在五万年之上。

    至于其他灵草材料,韩立只能认得小半,都不在虬龙草之下,均是极品灵材。

    光是这些灵草材料,便是大笔财富了。

    除了这些材料,还有六七件法宝,两个白色玉瓶,个紫色玉盒,还有小堆仙元石,五六十枚的样子。

    那几件法宝都是灵宝级别,品质看起来都不错,不过和那两件压阵的灵宝相比就差远了。

    两个白色玉瓶下了禁制,神识竟然无法入侵,不知道装的什么。

    至于那个紫色玉盒,上面贴了张银色符箓,无数蝌蚪状的银色符在上面游动,散发出强大的灵力波动。

    玉盒还铭刻了数层灵纹,和银色符箓连通在起。

    整个玉盒被层银光笼罩,神识根本无法探入。

    麟十七将储物镯交给了旁边的麟九,示意其检查下。

    麟九此刻表情有些古怪,怔怔看着那几件法宝,却并没有去接储物镯,直至麟十七出言提醒了声,这才回过神来了般。

    “哦,刚刚有些走神了,想不到这平遥子身上竟带着这么多东西。”麟九说着,接过了储物镯。

    韩立见此,心却是动,虽然只是瞬,不过他从麟九眼看到丝异样神色。

    他目光有意无意的朝那几件法宝看去,却发现都是些寻常法宝,并不起眼的样子。

    不过在那些宝物旁,却有块黑色令牌看起来有些古怪,上面铭刻着个十字图案,散发幽幽黑光。

    “咦,这似乎是十方楼的令牌,莫非这平遥子和十方楼有什么关系?”就在此时,麟十七似乎也发现了黑色令牌,出言道。

    此言出,韩立心微微动。

    “他是不是十方楼之人,和我们没什么关系。”麟九说着,将检查完毕的储物镯交给了韩立。

    韩立只是象征性的神识扫,确认其早已空无物后,便点了点,再次将目光落在了地上的战利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