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临死一击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麟九道友,依你之见,此人还能持续多久?”韩立见此,稍稍松了口气,旋即冲不远处的麟九问道。

    “如今其精血燃烧已由脏及腑,由骨及肤,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油尽灯枯了。我们只需耐心再等上炷香即可。”麟九松了口气,说道。

    这时,从刚才起就直趴在原地动不动的麟十七,忽然手指抽搐了几下,看似艰难地从地面上坐了起来。

    其胸口的那道破洞处鲜红的血肉缓缓蠕动着,慢慢融合在了起。

    “好险,好险,差点就栽在这里了……”待血肉彻底长好之后,他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拍着已经修复如初的胸口,惊魂未定道。

    韩立与麟九对视眼,都从对方眼看到了抹鄙夷,不过谁都没有去说什么,毕竟很快这个任务就可以告段落了,不必再与他计较什么。

    麟十七将眼下情形尽收眼底,双眼睛滴溜溜转动下,也没有立即来到两人身边的意思,而是身形晃的来到先前的石殿废墟处,在乱石之翻找起来。

    但见他手掌挥,将片杂乱石块扫开,就看到了压在下方的丹炉,于是弯腰,便要伸手将之拾起来。

    “尔敢!”

    就在此时,原本被困于锁龙棍法阵的白发老者似乎看到了这幕,突然仰面向天,发出声震天咆哮。

    周围那座原本已经熄灭,可以唤出条火龙的法阵,突然符纹骤亮,炽烈的火焰汹涌而出,条灼焰升腾的火龙从骤然冲出,直奔白发老者而去。

    韩立三人大惊,连忙出手阻拦,却都是慢了步。

    只见那条火龙径直冲入老者腹部,火光闪,尽数没入。

    老者浑身赤红之色更胜,身上皲裂的纹路之仿佛有岩浆流动般,看起来可怖之极,而其身上气息竟也再度暴涨,直接强行冲破桎梏,达到了金仙层次。

    只见其双臂探出,将周身之外的金色锁链缠,猛地向回扯,那十数根锁龙棍顿时“砰砰砰”的接连从地下拔出,被老者抡,砸向了韩立两人。

    两人互望眼,不敢硬撼,连忙朝两侧飞射躲开。

    却见那白发老者步跨出,径直来到了麟十七身前,抬起拳就朝着他当头砸下。

    这步竟是快得没有丝毫道理可讲,仿佛将他与麟十七之间的空间都折叠在了起,令后者根本无法躲避,只得双手擎,挥出面泛着土黄光芒的大旗挡了上去,同时体表霎时间多出了层白濛濛光罩。

    那土黄色大旗显然不是凡物,其上绘着头身负石碑的异兽霸下,周身光芒大作下,竟仿佛要从旗面之上跃然而出般,从散发出股浑厚至极的土属性气息。

    大旗刚铺展开来,白发老者的拳头便重重砸向了旗面,附近十余丈范围虚空猛然塌陷般爆发出团淡淡金光,泛起阵阵涟漪。

    然而当拳头触及旗面时,却没有丝毫的声息传出。

    但看似柔弱无力的旗面,被巨力砸得不断鼓荡,却仿佛片逶迤起伏的山峦般,时间竟没有直接崩塌。

    然而,不过片刻之后,旗上所绘的霸下身上就裂纹遍布,径直崩碎了开来。

    紧接着,整张旗面也随之破裂开来。

    身处下方的麟十七趁此空档,个翻滚躲避开来,却仍是受到拳劲余威波及,体表白光护罩轰然碎裂,口鲜血狂吐着摔向了边。

    白发老者却是步不停,身形如瞬移般紧追上来,又是拳朝着他的头颅砸了下去。

    这切实在太快,韩立两人就是想救他,也根本来不及。

    麟十七心更是叫苦不迭,早知道会这样,他宁愿再多装会儿死,也不会急着来拿那炼丹炉。

    慌乱之下,他猛翻身,双手抓住金色丹炉的两只耳朵,将之高高举起,挡在了身前。

    白发老者重拳砸下,眼看就要砸那炼丹炉时,其眼金光闪了闪,面上隐约浮现出抹不舍之色,竟硬生生停了下来。

    麟十七双目紧闭,浑身冷汗淋漓,本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却迟迟不见那拳砸落下来。

    他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就见那白发老者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丝完好之处,此刻却仍旧保持着向他砸拳的姿势,动不动。

    其身上的裂纹之,还有星星点点的赤红光芒亮着,看起来就像燃烧后的火堆残存的余烬,不过任谁都能看出,这具躯体已经丝毫没有半点生机了。

    韩立走上前来,看着老者的遗骸,心却生出种莫名的情绪来。

    也不知道,老者最后那击,究竟是精血元婴燃尽无力挥下,还是心执念使然不愿砸毁那炼丹炉?

    可就在韩立三人心刚刚松了口之时,白发老者看似已经没有半点神采的眼眸深处,却突然亮起点微不可察的金光,就像是回光返照般,竟凭空多出来丝生命力。

    “不好!”韩立似乎立刻察觉到了丝不妙,惊呼出口。

    但其话音未落,异变顿生!

    只见老者已经几乎焦黑成碳的嘴唇轻轻开合了几次,最后竟艰难地吐出了个字:

    “去。”

    这字方出,老者眼最后的点金光,也彻底熄灭了。

    而与此同时,道青色符箓,自其袖袍之疾飞而出,犹如道青虹般刹那间出现于数百丈外的虚空,表面金光流转,接着无数细小金色符从狂涌而出。

    赫然是道由金篆撰写的符箓!

    下刻,万道刺目青光从这些符绽放而出,并在半空汇聚激荡开来,化为片令人无法直视的青色光海,整个虚空发出阵闷雷般的轰鸣,接着山谷上方顷刻间乌云密布,下方漆黑片。

    天地间,仿佛在眨眼间只剩下这片光海。

    方圆万里内的天地元气从四面方犹如潮水般朝山谷滚滚涌来,汇入这片光海之,使得其表面青色霞光波动翻滚,宛如滔滔海浪。

    光海心处,道道淡青色光丝从窜出,阵交织缠绕过后,竟凝出道面容严肃,身披盔甲的青色人影来。

    这切说来话长,但从那道符箓飞出至今,还不足息!

    青色人影方出现,便目光转的朝地上白发老者尸体方向看了眼,旋即目露怒色的单手劈出。

    轰!

    道青光顺着其手掌浮现而出,旋即分为三的化为三道纤细的青丝,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朝着韩立三人飞去。

    青丝所过之处,虚空为之变得朦胧模糊,甚至扭曲变形起来。

    诡异的幕出现了!

    密密麻麻的点点青光从四面方汇聚而至,赫然来自于整座山谷内的土壤山坡上那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随着青光从飞出,那些植物也宛如失去了生机般枯萎了下去。

    那点点青光如泥牛入海般朝三道青丝缠绕而上,顷刻间化为了三团尺许大小的青色光球,无数青色符在表面跳动,散发出股毁天灭地般的强烈法则波动!

    光球所过之处,虚空扭曲狂颤起来,异样波动大起,浮现出道道白濛濛的裂缝,此起彼伏,并从传出阵阵惊人吸力,仿佛随时就会崩塌。

    韩立心凛,手银色飞剑立刻电射而出,表面剑芒大放之下,化为道巨大银色剑芒,截住了青色光球。

    结果方交接,声脆响,银色剑芒竟然不堪击,轻易便斩成了两截,现出银色飞剑两截断裂本体,朝两边飞去,灵气全失。

    青色光球速度不减反增,瞬间追上了韩立,狠狠砸落而下。

    韩立虽惊未乱,体表浮现出层半透明薄膜,两手挥,耀眼黑色水光,重水真轮出现而出,骤然涨大数十倍,仿佛面巨大盾牌挡在他身前,表面黑气缭绕,同样飞出密密麻麻的符来。

    青色光球轰然而至,斩在重水真轮上。

    “轰”的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韩立只觉股无法抵挡的沛然巨力传来,身躯大震,整个人连同重水真轮被撞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了千余丈,这才勉强停了下来。

    重水真轮这些年韩立不断灌注蕴含水之法则的重水下,不仅重量不下于数座巨岳,其蕴含的水法则之力也已小有气候,早已不下于件品阶不低的后天仙器。

    青色光球虽然震飞了韩立,但自身也崩碎开来,化为无数青光四散溃散。

    但韩立心却闪过丝骇然。

    这青色光球之威实在太过厉害,远远超过了他曾经遇到过的真仙后期高手了。

    他心念头转动下,再看向身前的重水真轮。

    但见真轮表面多出了道浅浅的痕迹,似乎灵性受到了损伤,看的韩立心疼不已,急忙将仙灵力注入其。

    真轮之上的水之道纹顿时闪烁之下,道道黑色水光在真轮上流淌,那痕迹很快便消失,他这才松了口气。

    另边,麟九和麟十七虽然也被分别击得倒飞了出去,不过两人毕竟修为高于韩立,各自施法并催动法宝之下,倒也勉强挡下了青色光球击,并没有受太大伤的样子。

    麟十七身前祭出了面龟壳状的盾牌,表面铭刻着只栩栩如生的龙首龟身模样妖兽,灵光闪烁下,看起来也是极为不凡的宝物。

    只是如今这盾牌上也被轰出了道清晰可闻的痕迹,使得麟十七眼角抽搐,满是痛惜之色。

    麟九手的那柄金色飞剑已经不见,不知是不是和韩立的银色飞剑样受创收起,他身前悬浮这座金色磨盘,不知是什么法宝,磨盘表面隐现无数细小金纹,给人种沉重如山的感觉。

    他的目光落在韩立身前的重水真轮上,脸上露出丝惊异之色,下神情恢复如初,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视线。

    虽然麟九的神情变化只是瞬,不过韩立仍然敏锐的捕捉到,心不由得动。

    看麟九这反应,莫非以前看到过他这重水真轮?

    韩立心念头飞快转动下,对于麟九的防备又不觉加深了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