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避其锋芒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这边烟尘尚未散去,另边的韩立就感到眼前花,那白发老者的身影骤闪而至,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砰”

    他心凛,下意识地抬起双臂,刚在身前交叠完毕,就被记势大力沉的重拳给击得倒飞了出去。

    好在他早已暗暗催动真极之膜,并用金鳞覆盖住了双臂,才不至于像麟十七那般狼狈,只是整个人仍腾云驾雾般倒飞出了数百丈后,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白发老者虽拳击飞了韩立,但身形也稍稍后退了步,尚未完全丧失理智的双目似闪过丝惊讶。

    但随着麟九提剑而至,其当即狂吼声的挥拳迎了上去。

    此时的他身上的皮肤已渐渐从暗红之色,逐渐转为了鲜红色,浑身冒出的蒸汽颜色,也逐渐转淡,变成了淡粉色。

    与之相应的是,他的速度似乎正变得越来越快,而挥出拳头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几乎每拳砸下后,都会带出道与空气摩擦形成的爆鸣声。

    麟九手提金剑不断挥动,白发老者却是赤手空拳,每拳都重重砸在金剑剑锋之上,发出阵阵震耳欲聋的“砰砰”巨响。

    二者身形不断变化位置,拳剑相交之处,股股无形的法则波动爆发而出,所过之处,所有切都被卷入其,被轻易搅成虚无,甚至地面也被削出了个个巨坑。

    麟九施展的剑术虽精妙无双,但面对速度惊人,且看似大巧不工实则力破千钧的老者时,竟隐隐有种力有不逮之感。

    “都要死!”

    白发老者狂吼声,双拳略模糊下,十余个般无二的拳影飘忽不定的浮现而出,朝着麟九所在罩而下,声势骇人至极。

    麟九不及多想下,身形不敢丝毫停下,双手握剑猛地挥,剑尖处突然爆发出团刺目无比的剑芒,越来越亮,顷刻间化为团数丈大小金色芒球的飞旋而出,随即滴溜溜转的爆裂开来。

    刹那间,无数纵横交错的金色剑气席卷而出,与那些呼啸而至的拳影撞在起,发出连串金属摩擦般的尖鸣声。

    然而所有剑气几乎顷刻间溃散消失,拳影却并未完全溃散,让麟九眼闪过丝惊诧,接着身上金光闪,大片金芒从体表浮现而出,挡在了身前。

    就在此时,二人附近不远处处巨坑之,蓦然飞掠出个有些灰头土脸的麟十七身影。

    但见其手腕抖,道土黄色的绳索从袖口飞掠而出,仿佛灵蛇般在半空阵扭动,幻化出七个绳圈出来,朝着不远处的白发老者套而下。

    “砰砰”几声巨响!

    麟九通体金光乱颤的被砸得倒飞而出,白发老者本欲追过去再补上拳,却正好被那绳索套入了其,随即异芒闪,绳索就下收缩起来,将其彻底困束了起来。

    麟十七手攥着绳索,二话不说的猛地往回扯,老者的身形便拔地而起,朝着这边摔了过来。

    韩立也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银色长剑晃,剑锋指,朝着老者头颅上猛刺了下去。

    白发老者双目金光闪动,口发出阵阵含糊不清的低吟之声。

    下刻,其浑身血光大亮,双臂之上皮肉破开,两道还裹着层粉色筋膜的白骨从突刺而出,如同刀锋般将土黄绳切断,脱身了出来。

    结果其身形还未稳住,便又抬起臂,直将那刀锋般白骨扫向欺身咫尺的韩立。

    银色长剑的剑尖直刺在白骨之上,发出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

    韩立只觉股巨力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心动之下,当即不愿力敌的借势往后倒飞而出。

    白发老者见韩立被自己轻而易举的击飞,即便神志丧失,仍有些微微怔,但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的猛转身,挥舞着臂上生出的骨刀,直扑仍攥着绳索的麟十七而去。

    几乎只是闪,他就直接出现在了后者的身前,刀捅出之后,直接将其体表数层护罩破开,随后将其胸口刺了个透心凉,汩汩鲜血从血窟窿涌出。

    麟十七身子如同虾子般,猛地向后弓,大口鲜血从面具下方喷涌了出来,但接着腰间团白光爆发开来,将整个人包裹其的急坠而下,轰然砸入地面。

    白光敛去,现出了麟十七的身形,动不动,生死不明。

    白发老者却是口发出阵“咯咯”笑声,没有再去看麟十七,转头,满目森然地望向了早已退到数百丈外的韩立。

    韩立看着眼前这幕面沉如水。

    老者应该也是名肉身之力不菲的玄仙,在吞下那燃婴血丹后,实力之强竟达到了此种恐怖程度,即便是自己方才若选择硬拼,恐怕也要受伤不轻。

    此时,老者双目已完全转为纯金之色,根本看不到半点人性理智。

    个失去理智,实力接近金仙境的玄仙,难怪麟十七根本抵抗不住了。

    突然间,老者身影个模糊下,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韩立机会没有半点迟疑的身形倒射而出,同时双臂金鳞翻起,抬起拳,直接朝着身前虚空砸了过去。

    只听“轰”的声重响!

    他的拳头与突然现身的白发老者拳头,重重撞击在了起。

    股无形气浪从两人拳端之上爆发,竟如惊涛骇浪般席卷开来,直将四周吹得虚空狂震,飞沙漫天,乱石滚走。

    韩立只觉股磅礴巨力滚滚袭来,整个人被冲撞得倒飞出去了数百丈,直接将身后片黑色崖壁撞得粉碎,这才堪堪稳住。

    另边的白发老者同样倒掠而去,但只是飞出两三百丈,便再次稳住了身形。。

    “蛟十五道友,没想到你也是名玄仙。不过莫要与他正面强攻,且等我布好困阵,你引他进来。如今他神志已失,只等其体内精血元婴燃烧空,不需要我们动手,他也必死无疑了。”麟九悬立在高空,对韩立喊道。

    “我不敢保证能缠住他太久,道友你尽快布阵。”韩立平稳了下体内翻涌的气血,冲麟九如此说道。

    说罢,他足尖点,飞入高空,将手长剑抛。

    银色长剑掠入空,银光大作,从分出圈密集剑影,如同千瓣莲花般绽放当空。

    韩立口吟诵之声响起,单手并指朝着下方指。

    半空之,破空之声顿时大作。

    连串密集无比的银色剑影,立即如同暴雨梨花般疾射而下,将刚从岩壁之爬出来的白发老者笼罩了进去。

    “轰轰轰”

    爆鸣之声不断在山谷响动,谷内乱石崩碎,烟尘四起,很快就将老者的身影掩埋了进去。

    只听声近乎兽吼的咆哮声响起。

    烟尘之,白发老者的身影猛然跃出,浑身肌肤之上浮现出道道赤红色的皲裂纹路,原本高高束起的发髻已经散落开来,雪白银色长发迎风狂舞,看起来如同凶恶邪魔般。

    其只以双臂护住脸部,任由韩立的银色剑影不断突刺在身躯之上,径直撞入了银色剑莲之。

    银色剑莲光芒大作,轰然炸裂开来,漫天纷乱的银色剑影,疯狂攒射向四面方。

    那柄处在当的银色长剑,也“啪”的声断裂成了两截。

    韩立见状,眉头微蹙,双臂之上金鳞泛起,整个粗大了圈,挥舞着双拳朝其迎了上去。

    在山谷的另侧,麟九手正握着根成年男子手臂粗细的金色长棍,几步走到块岩石边,抬手将长棍往地上猛的杵。

    那根浑身镌刻有密集符纹,长足有三丈的金色长棍径直通入地面,埋下去了三分之二,只有大约丈许长的棍身,还裸露在地表之上。

    麟九抬眼扫视了圈周围,就见个由金色长棍围成圆形法阵已经基本成型,只在东西两端还各留有个空档缺口。

    “蛟十五道友,快快引他过来!”他目光望向韩立那边,高声叫道。

    韩立闻声,身形扭,身上遁光闪,朝着这边疾射而来。

    早已理智全无的白发老者下扑空之后,双足猛跺地,速度甚至比韩立还快了些许,径直朝他扑了过来。

    韩立堪堪飞至法阵边缘,白发老者就已经追赶了上来,手臂外侧的骨刀突刺而出,直奔他的后心而来。

    就在这时,声尖锐啸鸣响起。

    柄金色飞剑从韩立身下直射而上,径直打在了老者的骨刀之上,带起串金色火星。

    老者身形个踉跄,停在了法阵上空。

    “道友接棍。”

    与此同时,麟九声暴喝,手腕抬,将根金色长棍贴着地面朝韩立扔了过去。

    韩立身形疾坠而下,弯腰捞起那根金色长棍,个翻身将之重重朝着阵法空档之处,插了下去。

    另边,麟九几乎也在同时间,将另根长棍插入了地下。

    “嗡”的声响。

    阵无形波动骤然从法阵之升起,每根金色长棍之上的符纹都绽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从探出道金灿灿的锁链,“哗啦啦”地探射而上,将白发老者捆了个结实。

    白发老者身形被束缚,银发飞舞,浑身白汽蒸腾,整个人在半空剧烈挣扎起来。

    十数根名为“锁龙棍”的金色长棍,被这股巨力疯狂拖拽,在地面之上摇摆不定,犹如暴风雨的小树,看似岌岌可危,却如同不倒翁般,始终摇而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