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入谷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我所说的方法行与不行,待我试上试不就知道了。你们大可在旁看着,只是届时击杀了目标之后,其身上的法宝器物,可得我先来挑件。”麟十七嘿嘿声的说道。

    “既然麟十七道友如此有把握,那便试上试。不过在此之前,还需在此阵之外,布下道空间禁绝的法阵,以防止惊动阵内之人,被他给逃了。”麟九闻言,未等韩立开口,顺势说道。

    韩立见此情形,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

    当下三人略讨论细节后,当即按照各自分工飞身离去,在两座山峰之外,布置起禁绝大阵来。

    大半日后,天色渐暗之时,韩立三人才重新在谷口聚首。

    随着麟九口阵轻吟,手指在身前地面上的杆阵旗上指,层无形波动顿时荡漾开来,化作道肉眼难辨的球形光幕,将附近方圆近千里区域整个包裹了进去。

    “好了,禁绝大阵已经开启,道友你可以尝试了。”麟九施法完毕,望向身旁的麟十七,开口说道。

    麟十七点了点头,向前走了几步,来到谷口那层隐匿起来的法阵光幕前,手腕抖,双指之间便多出张金灿灿的符箓来。

    只见其抬起手掌,将符箓往自己额头上贴。

    那张符箓上所绘符顿时亮,径直融入了他的头颅之。

    伴随着阵晦涩的吟诵之声响起,麟十七的身上开始冒出道道金色电弧,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滋滋作响。

    紧接着,就听其口轻吐个“疾”字,身影便骤然个模糊,化作道纤细电芒,径直冲入了谷口之。

    谷口处只是响起“啪”的声轻响,便没了半点声息,麟十七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看来此法可行。”麟九眼闪过丝欣喜的说道。

    韩立却是眉头皱,朝着高空望了过去。

    麟九见此,似乎也随之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之处,连忙抬头望去。

    只听“嗤啦”声响。

    道浑身缠绕着金色电光的身影,从高空急速摔落了下来,径直砸入了雪原之。

    “轰”的声响!

    雪原之顿时陷下去个巨大的深坑,从弹射出大片金色雷电,直将周围积雪林木击得片焦黑。

    韩立两人赶到近前,就看到浑身焦黑的麟十七正坐在坑底,头上冒着白烟,似乎没受什么重伤,只是看起来既有些狼狈,又有些滑稽。

    “麟十七,这是怎么回事?”麟九疑惑问道。

    “眼前这禁制……不是金峰戍雷阵,或者说,不完全是……”麟十七从坑底爬了起来,翻手取出枚丹药服下后,开口说道。

    “这就说得通了……”韩立却是忽然开口说道。

    “看来蛟十五道友有什么发现了吧。”麟九眼睛亮的说道。

    “先前那只雪兔撞击大阵之时,我便感受到了些许空间之力的波动,现在看来,这里布置的乃是种特殊的融合大阵。”韩立略沉吟后,如此说道。

    麟十七身影闪,从坑底飞掠到了韩立身边,伤势已经尽数恢复,身外衣衫也已经更换。

    他神色敛,看向韩立的目光没有了之前的挑衅意味,开口问道:“依阁下之言,是说这大阵是由金峰戍雷阵和某种空间阵法融合产生?”

    “不错。麟十七道友方才并非是入阵失败,而是成功进入金峰戍雷阵内的瞬间,就被空间禁制给直接传送了出来。”韩立如此说道。

    “这么说来,先前金峰戍雷阵的电芒,就是因为受到空间阵法的影响,才会被压缩得那般凝实?”麟九听罢,沉吟道。

    “应当是如此了,所幸麟十七道友速度够快,在空间大阵发动的同时,没有受到雷阵的配合攻击。否则以这压缩之后的金雷之威,只怕就难以全身而退了。”韩立瞥了眼麟十七,说道。

    后者听闻此言,神色也终于变得凝重了起来。

    “看来这山谷之人,应该是在做件十分紧要的事情,像是为了防止切干扰样,否则断不会使用这等奇怪的禁制大阵。此阵旦布下,不仅外面之人难以入内,里面之人也不易离开的。”韩立若有所思的说道。

    “既然无法潜入,那便只有破掉阵枢,强行攻入了。”麟九沉默片刻后,目厉色闪的说道。

    “且慢,在下还有个法子,或许可以试。”韩立忽然说道。

    “哦,道友但说无妨。”麟九望向他,说道。

    “在下恰好通晓种雷阵之术,能够将空间之力和雷电之力结合,达到瞬息远遁的目的。此处大阵同样也是这两种力量的融合,只要我将自己的雷阵波动与此处大阵控制在同层次,或许就能穿入其。”韩立如此解释道。

    “对于此法,你有多少把握?”麟九问道。

    “雷阵之术的控制并不容易,只有大概五成把握。”韩立略思量,说道。

    “才半?这么说的话,我们有半的几率会遭到大阵的雷电攻击?”麟十七有些迟疑的说道。

    麟九沉吟了片刻后,决定道:“就以蛟十五道友的方法来,万不成,我自会设法挡下大阵攻击,届时也就只剩下强攻途了。”

    此言出,麟十七这才缓缓点了点头。

    三人计定之后,韩立便来到谷口处,闭上双目,放出神识,仔细去感受谷口法阵的灵力波动。

    半晌之后,他双目忽然睁,周身顿时“噼啪”作响,浮现出道道银色雷丝。

    紧接着,就听声霹雳雷响。

    其周身雷电顿时射出,在半空相互交织缠绕,凝聚成了个直径超过十丈的雷光电阵,直接将麟九两人笼罩了进来。

    “两位,靠近我些。”韩立目光微凝,对两人说道。

    麟九眼闪过抹异色,朝着韩立走近了两步,麟十七也立即跟了上去。

    下刻,只见韩立双手在身前合,笼罩在三人周围的雷阵顿时收缩到不到丈许,原本激烈弹射的电弧也同时收缩变小,像是整体被压制了十倍。

    “走。”韩立口声轻呼。

    笼罩着三人的雷阵顿时电光闪,从原地消失不见。

    几乎同时,谷口处的虚空,无形光幕光芒骤然闪,数十道拇指粗细的金色电芒才闪现,就又立即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而在山谷之内,高空忽然“哧啦”声响,片银色雷电骤然绽放开来,裹挟着三人朝着旁的黑色崖壁上,失控般地重重撞了过去。

    韩立连忙电芒收,足尖点崖壁,身形个翻转,朝着后方倒掠了回去,稳稳地飘落在了地面上。

    麟九两人也是猛然扭身,稳住身形,飞落了下来。

    “此处大阵的空间之力比我预想的还要强些,差点要控制不住雷阵了。”韩立长出了口气,说道。

    “无妨,能够顺利进入谷内就足够了。”麟九摆了摆手说道。

    韩立目光扫过,就见山谷之遍地乱石,竟完全没有积雪,只有座山石垒砌的黑色石殿,孤零零地伫立在山谷央,看起来十分空荡的样子。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这座山谷之天地元气竟然十分浓郁,甚至比钟鸣山脉内大部分的区域还强上许多,而那座黑色石殿上方,正有滚滚雾气升腾而出,竟凝聚成了片散发着五彩光芒的云团。

    韩立三人对视眼后,身形同时暴起,朝着那座石殿飞射而去。

    此刻,石殿之内火光冲天,正有滚滚热浪,不断从石殿上方的天窗蒸腾而出。

    大殿央,座高约三尺,双耳三足的金色丹炉,悠悠悬浮在半空。

    丹炉下方的地面上,镌刻着片角形阵图,图镌刻有密密麻麻的火焰符,条灼焰升腾的火龙便从这些符之上延伸而出,托举着金色丹炉不断晃动着。

    其身上和口皆有炽烈至极的火焰不断涌出,释放着磅礴的炎火之力,煅烧着炼丹炉。

    金色炼丹炉上,镌刻着的古朴符不断闪动着,不但将丹炉内灵药的香气完全封锁,还将周围天地间充斥的灵力不断引向炉内。

    在火焰外围,名身穿紫金道袍,头戴莲花宝冠的白发老者,正手掐法诀,控制着丹炉下方的条火龙。

    此人颧骨高突,脸颊消瘦,眼窝深陷,双目死死盯着丹炉上的符变化,两只眸子里闪烁着狂热的神采,副完全沉醉其的模样,仿佛世间万事皆休,就唯有眼前炼丹这事。

    只见丹炉之上原本闪动着的符,忽然华光大作,亮起耀眼光芒。

    几乎同时,那只金色丹炉也光芒闪,由纯金之色变为五彩之色,看起来就如同正在窑火烧制的瓷器,开始发生了曜变。

    白发老者见状,脸上兴奋之色更甚,口不断叫着:“快了,快了……”

    就在这时,石殿被禁制封闭的石门上,忽然有两道金光透射而入。

    只听“铮铮”两声响起。

    厚重的石门顿时断做四截,朝着殿内倾倒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