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法则炼丹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轻吐了口气,手掌向上平伸向前,轻轻抬。

    紫色铜炉在股无形之力衬托下,便悠悠然向上浮起,悬浮在了离地三尺的位置。

    而后,只见其张口吐,团婴火立即从口涌出,如同团火云般凝而不散,将紫色铜炉包裹了起来。

    只见“唰”的下,铜炉表面古朴符和火焰纹路同时亮起,整个炉身开始转为赤红之色。

    韩立见状,单手招,那株烛苓草便悠然飞起,落在了他的手心之。

    下刻,其手掌之青光大亮,道迷你的青光漩涡缓缓升起,从传出阵阵呼啸之声。

    那株烛苓草在其掌心的漩涡急速飞转,竟像是落入了石磨之下,很快就被这股力量撕扯研磨成了齑粉。

    伴随着声轻响,火焰之的紫铜炉盖突然打开,化为粉状的烛苓草则立即飞入其。

    韩立单手挥,铜炉便立即在火焰滴溜溜地旋转起来。

    时间点点流逝,密室之也开始生出阵阵浓郁的药香来。

    韩立始终聚精会神地盯着丹炉之上的变化,按照丹方上的记载,将味味灵药不断添入其,同时不断调整着婴火的温度。

    整整日夜之后,密室之内的火光才逐渐敛去。

    随着“铛”的声响,紫色铜炉缓缓降落在地面上。

    韩立站起身来,走到丹炉旁,轻轻挥手,将炉盖打了开来,股浓郁至极的药香立即铺面而来。

    他眉头微蹙,脸上带有几分紧张神色地探过身去,朝着炉内望了过去。

    只见丹炉之内片乌黑,只有层未成型的药粉,却没有半颗丹药的影子。

    不出所料,这第炉丹药的炼制,彻底失败了。

    韩立探手过去,将铜炉内的药粉抓出来些许,放在手心仔细研磨了片刻,又放到鼻前轻轻嗅了嗅,心隐约明白过来。

    适才怕是火候未能掌控到位,以至于丹药凝结之时,温度不够高,最终炼制失败。

    明白了其根由后,他倒也不气恼,停歇了半日后,便开始第二次的炼制。

    ……

    连十数日过去了。

    密室之内,韩立身前的地面上,堆着九小堆黑色粉末,像极了九个鼓尖尖的坟茔。

    他先前连九次炼丹,皆以失败告终。

    虽然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可连续九次失败,还大都是败于火候掌控不好,这不禁让他也生出几分挫败之感,觉得有些郁闷。

    先前他以为,只要在丹药凝结之时,尽管将火力提升上去,就能够保证丹药成型,可结果却是丹药刚凝结,就因温度过高,又再次溃散成粉,还是烧焦的那种碳粉。

    故而,第九次失败之后,韩立便没有继续炼制下去,而是停了下来,仔细思考起对策来。

    丹药凝结的时机稍纵即逝,实在太短,时半会儿想要掌握其火候变化的关窍,几乎是不可能的,按此情况估计,恐怕还得经历至少十数次的失败,才能逐渐摸到点门径。

    由此可见,这地丹师金贵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们每个都是靠着金山银山,点点供养出来的。

    可问题是,他目前根本没有这么多的药材供他去试练,他只要再失败次,先前花费的所有极品灵石,可就全打了水漂了。

    可如何才能把握好这短短瞬的时机呢?

    韩立轻搓着眉心,忽然,灵光乍现,眼亮起抹异样神采来。

    只见其双手掐诀,口响起吟诵之声,背后嗡的声,浮现出个约莫有尺许大小的淡金色圆轮,却正是真言宝轮。

    宝轮之上,十四团半透明的时间道纹,灵动无比的闪动着,从散发出股奇异的法则波动来,整个密室之内的空气流动都随之变得缓慢起来。

    韩立心念动,将法则波动的影响范围控制在了身前丈许以内,以尽可能的减少对于仙灵力的消耗。

    接着他张口吐,团婴火飞舞而出,将紫铜丹炉托了起来,在半空缓缓转动起来。

    只见丹炉周围的火焰升腾的速度也变慢了许多,韩立甚至都能看到每寸火焰摇曳的轨迹,和丹炉上赤红纹路的点点亮起。

    他开始操控着灵药,将之化为药粉之后,加入炉内炼制起来。

    这整个过程都在真言宝轮的影响下,变得迟缓了三倍有余。

    与此同时,灵药在炉内的变化,也同样变得缓慢起来,以至于韩立通过明清灵目,可以将这切都看得分外清楚。

    先前有些不甚明了的地方,此刻也都变得清晰起来。

    韩立见此情形,当即将真言宝轮收了起来,毕竟直维持此轮运转,即便只有丈许范围,也是消耗不起的,他之前已经基本掌握到了那些凝丹的关键时机,只要在这些时刻前后催动宝轮,应该能有助于其抓住些稍纵即逝的时机。

    时间点滴过去,原本需要日夜的炼制过程,被拉长了近倍,韩立却像是重新炼制了数次统元丹样,所获得的感悟和理解,比原先九次加起来还要多,特别是在凝结丹药时对火候的控制,也变得容易了许多。

    伴随着炉外的火焰缓缓敛去,韩立心念动,将真言宝轮再次收回了体内。

    他将丹炉挥手招至身前,挥手打开炉盖,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地倾倒了炉身,将其的事物倒了出来。

    只见阵铅黑色的粉尘从炉口“扑簌簌”的洒落下来,紧接着,便有丹丸在炉壁之内滚动的声音响起。

    韩立顿时喜,将整个丹炉倒了过来,伸手过去接。

    只见七颗龙眼大小,圆滚滚的淡金色丹丸,骨碌碌从炉内滚落下来,掉入了他的手。

    按照丹方上记载,炉成功的统元丹,数量应在十五六枚之间,由此可见,韩立这次炼丹,仍旧算不上完全成功。

    不过,韩立对此却是大为满意,毕竟这十次炼丹他本来就存有当做试验的心思在里面,故而能积累经验做到如此,已经殊为不易了。

    而且有了时间真轮相辅,往后炼制此丹的成功率也将随之大幅增加。

    他将手丹药打量了再打量,而后取出只瓷瓶将之收起,最后只余下枚,捻起放入了口,而后双目微闭,修炼起真言化轮经来。

    这药究竟成与不成,还要经过这最后关的考验。

    ……

    两月之后,赤霞峰下方灵田上空,道青影从天而降,现出韩立身影。

    先前炼制的丹药效果极佳,他便直留在密室之内,边服用丹药,边继续修炼,速度明显有所提升,直至今日方才出关。

    灵田之内,孙不正等人在里面忙碌。

    梦云归赫然已经回来了,也在其忙碌着。

    赤霞峰附近的灵田,已经被收拾出了大半,块块整齐的并列在那里,颇为壮观。

    火瘴消退后,不仅气候恢复,这里的灵田地脉已经恢复正常,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种植火属性灵材。

    韩立暗暗点头,这里的灵田靠近赤霞峰主灵脉,灵力颇为充盈,种植些灵药生长应该颇快。

    他落下的时候无声无息,梦云归等人并没有察觉,他毕竟没有隐匿行迹,很快便被人发现。

    “长老大人!”那人急忙行礼。

    其他人听到声音,立刻看到了半空的韩立,急忙放下手的事情,齐齐行礼。

    “厉长老,您回来了。”梦云归,孙不正等人和韩立相处至今,大略知道些韩立的性情,说话也不再贯的古板。

    “嗯,我刚刚回来,顺便过来看看下,你们继续做事,梦云归随我来。”韩立摆了摆手,让众人继续做事,转身朝着山峰飞去。

    梦云归答应声,跟了上去。

    片刻之后,二人来到洞府。

    “这些年让你在外面替我东奔西走,倒是辛苦你了,收获如何?”韩立没有废话,直接说道。

    “厉长老说哪里话,能为您做事,弟子荣幸还来不及,哪里觉得辛苦。对了,这是这些年的收获,请长老过目。”梦云归连忙说道,然后取出个储物法器,恭敬的交给韩立。

    韩立接过储物法器,神识没入其。

    片刻之后,他脸上浮现出诧异之色,点了点头道:“做的不错。”

    他当初让梦云归去寻找灵药种子,原本不过是时心血来潮,没有抱太大希望。

    毕竟梦云归修为太低,能够接触的层次有限。

    但是梦云归的收获远在他预料之上,找到的这些种子每种都颇为不凡,其有不少还都是他先前炼制的统元丹所需要的辅药,若是将这些种子都种下,日后再炼制统元丹时,可就能省下大笔灵石了。

    除此之外,他还在其发现了几枚陌生的种子,其看起来如同石质,表面分布有许多花岗岩般的纹路,其却能明显的传出缕缕生命气息。

    “厉长老过誉了,在下也只是侥幸。”梦云归谦逊的说道,脸上忍不住还是露出了喜色。

    韩立沉吟了片刻,挥手取出些种子交给梦云归,有些是梦云归寻找到的,还有些是他自己身上的。

    “你将这些种子种植在山下灵田内,好生照料。”他说道。

    “是,弟子明白。”梦云归接过种子,说道。

    “还有,寻找种子之事也不要松懈,继续进行下去。这件法宝便赐予你防身之用。”韩立又取出个储物袋交给了梦云归,吩咐道。

    “多谢长老!请尽管放心,云归定不辱使命。”梦云归立刻答应,随后转身离去。

    韩立在原地站了片刻,转身来到洞府内的药园。

    他取出了数枚种子,其有的形如蚯蚓,有的晶莹如玉,仿佛玉珠般,还有的如豌豆大小,表面凹凸不平,乍看仿佛小块土疙瘩般。

    这些种子正是统元丹和春霖丹所需的部分辅料灵材。

    韩立小心的将这些种子种下,以灵液浇灌,忙碌了小半日才停下手。

    看着日渐扩大的药园,韩立不由露出些许笑意。

    而后,他又将巨猿傀儡唤来,叮嘱其照顾好这些刚种植的灵种后,转身出了灵药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