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重水之威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那金色木偶方出现,便身形个模糊的消失不见了,下刻却鬼魅般出现在了韩立头顶。

    伴随着道金光闪过,尊高逾三丈,身着光明铠,手持降魔杵的金甲傀儡,便从跨步而出,挥杵朝着韩立当头砸了下来。

    韩立朝着重水真轮的方向抛出颗黑色圆球后,随后便转而抬起臂,朝着头顶上方的降魔杵砸了过去。

    其手臂之上金鳞翻起,竟是直接变大了圈,与那降魔杵重重碰撞在了起。

    “轰”的声巨响。

    只金光灿灿的拳头重重砸在了降魔杵上,顿时激起阵更加狂暴的气浪激荡。

    这边声音尚未消去,重水真轮那边也响起了声震耳轰鸣。

    方才韩立抛出的那枚重水纹雷轰然炸裂开来。

    只见圈狂暴无比的银色电弧,立即朝着四面方扩散开来,将方圆百余丈的范围都笼罩了进去。

    清癯老者飞剑化成的白色光团首当其冲,被冲散了开来,重水真轮却是未受多少影响,继续旋转着朝前方冲击而去。

    紧接着,就是数道“砰砰”的爆鸣之声,那七柄飞剑竟有五柄,在重水真轮的沛然巨力碾压下炸裂开来,化为了齑粉。

    本命飞剑被毁,老者顿觉心神震荡,气血翻涌,口猛的呕出口鲜血来。

    他顾不得擦去口角鲜血,朝韩立那边望去,脸上顿时闪过丝不可置信之色,自己常年蕴养在体内的那尊金甲傀儡,身上正在缓缓裂开条条碎瓷般的裂隙。

    这时他才意识到了什么,连剩余残存的两柄飞剑都顾不上,身上遁光起,干脆利落的朝着远处疾驰而去,速度快的惊人。

    几乎同时间,那尊金甲傀儡“咔”的声,碎裂了开来。

    “厉长老,那家伙跑了!”白素媛在远处大声疾呼道。

    韩立瞥了眼老者遁走的方向,并不急着去追。

    只见其大手挥,先将重水真轮收了起来,而后又将残存的两柄飞剑和能化作金的弹丸收入储物镯内。

    紧接着,他身上浮现出无数银色电弧,随即闪之下化为个直径十几丈的圆形雷电法阵,无数银色符在里面闪烁不定。

    随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巨响传来,银色法阵消失无踪,只有几道银色电弧余波在雪岭之上闪动,很快也消散开来,只余下白素媛等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起来。

    毕竟真仙境修士对他们而言,实在太过遥远,方才韩立二人这短短数息工夫的交锋,宛如电光火石般,着实让他们心神震撼得无以复加了。

    十数万里之外的片雪原上空,那名清癯老者,嘴角渗着鲜血,正全力催动神通,急速朝着前方飞掠。

    他面色肃然,眼底深处更是带着浓浓的恐惧。

    以他之前所了解的信息,这位历姓长老仅仅是个刚加入烛龙道的初期散仙而已,但是交手下来,此人已有真轮法宝,神通诡异,方才自己虽未将自己所有手段使出来,但心却清楚,继续交战下去,自己必死无疑,此刻虽仓皇出逃,好在那人并未追过来。

    可就在这时,高空之突然响起声惊天动地的霹雳之声。

    老者抬头望去,就见道粗若水缸的银色电弧,从高空直灌而下,电芒闪动之竟然还有道人影,衣衫飘摇,黑发飞舞,竟如同天神般从降落。

    其手还摄着道黑色长矛,周围雷电环绕着,朝着他捅了下来。

    事发突然,让清癯老者根本避无可避下,连忙双手抬,祭出了面鳞甲遍布的圆盾挡在头顶了。

    “轰”的声巨响!

    那道雷电缠绕的重水长矛,径直贯穿了圆盾,从老者的天灵盖透刺而下,将其刺了个对穿堂。

    可就在这时,个约莫三寸来高,全身被件金色甲衣包裹的小人忽然从老者头顶闪而出。

    未等韩立施展什么手段,小人皮肤表面蓦然泛起层血光,接着身形蓦然化为团血雾的消散而开,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当即将神识放开,刹那间将方圆数万里都笼罩了进去,结果却什么都没能发现,只得作罢。

    他缓缓抽出刺入老者体内的重水长矛,手掌在虚空抓,戴在老者手腕上的储物镯便自动脱落,朝着他这边飞了过来。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

    抓过储物镯后,他神识探入其稍稍扫,发觉里面东西还真不少,除了几样品质不错的法宝之外,竟然还有十余枚仙元石,倒也不枉他追上来这遭。

    收起储物镯后,韩立周身遁光起,又朝着来时方向飞了回去。

    然而等他回去时,却发现白素媛等人却被苏同肖带到了松果岭附近的处山谷之,与他们在起的,还有方宇和其余两队的十余名弟子。

    除了戚寰宇路有四人肉身被毁外,其余弟子倒是并没有什么伤亡,但不少人脸上仍带着心有余悸的神情。

    苏同肖此刻正盘坐于谷内块巨石之上,身上气息有些不稳,似乎受了些伤。

    “怎么样,厉兄,追到那人了吗?”见到韩立,他便立即迎了上来,询问道。

    很显然,他也已经知道这里方才发生的事情了。

    “那人肉身已毁,但元婴施展了种不知名的血遁秘术,逃走了。”韩立摇了摇头,说道。

    “好在厉兄及时赶到,这些弟子都没有大碍,我那边个不慎,唉……不过灭了那厮肉身,也算是给宗门有了点交代。”苏同肖有些唉声叹气的说道。

    “苏兄,那你看,此次试炼还要继续吗?”韩立如此问道。

    “试炼出现真仙境修士搅局,难保对方没有其他后手,为稳妥起见,试炼必须终止了。还是先回去禀报宗门再说吧。”苏同肖摇了摇头道。

    “如此也好。”韩立点了点头说道。

    “对了,这次多亏厉兄出手,此前那些长老的孝敬,理应有你份。”苏同肖突然凑近了几分,从怀摸出个储物袋,塞到了韩立手,传音道。

    “苏兄客气了。”韩立见此,也没多说什么的将储物袋收了起来。

    毕竟若非他及时出手,恐怕如今的苏同肖要更焦头烂额了。

    为了防止再生变故,众人没有选择飞行,而是沿着原路步行而回。

    经过此事之后,这些门内自诩为天之骄子的弟子们,也都安分了几分,就是戚寰宇和唐川两人,也没有了先前的意气风发,变得沉默了许多。

    苏同肖人在前引路,间夹着众弟子,韩立则人在后面断后。

    白素媛不知是不是因为从那人口得知了白家老祖尚在的缘故,跟韩立道过谢之后,便自己个人走在队伍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孙克则是走走停停,犹豫再三后,还是故意落在队伍最后,不动声色的来到了韩立身边。

    正当他思索着怎么开口的时候,就忽然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孙道友,别来无恙啊。”

    “啊……当真是厉兄……不不,是厉长老您啊……”孙克略愣神,连忙神色恭敬的回道。

    “先前在跨海雷舟之上,多有隐瞒,还望你不要介意。”韩立笑着回道。

    “岂敢,岂敢……只是没想到厉长老竟然是烛龙道的内门长老,早知道就不用那么费劲找关系献宝物给别人,才换得这进入内门的机会了,直接献宝给厉长老你便是了。”孙克有些惋惜的回道。

    “我也没想到,当时若是知道你也要来此,起来便是了。说起来,我对孙道友的美酒佳酿还仍是念念不忘呢。这些日子远远的看到你拿出那火涎美酒,更是馋了路了。”韩立哈哈笑道。

    “厉长老既然喜欢,我这里还有些,便送与你好了。”孙克闻言,毫不迟疑的说道。

    “孙道友,厉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你能否答应?”韩立没有接话,话锋转的问道。

    “厉长老但说无妨。”孙克微微愣。

    “我想用件灵宝,跟孙道友你换取这火涎美酒的酒方,不知你可愿意?”韩立直接说道。

    “不瞒厉长老,此酒不同其他灵酒,其酒方乃是家族代代相传的秘方,在外界恐怕早已失传了。此番我虽将其偷偷带了出来,但族内向严禁外传的……不过厉长老前后已两次救我性命,我孙克虽然修为不高,但却不是知恩不报之辈,这酒方便赠与厉长老了。”孙克闻言,面上先是露出丝为难之色,但随机咬牙的如此说道。

    “你既赠我酒方,我也赐你件灵宝,免得让人诟病我以大欺小了。此剑品阶不低,故而操控不易,你炼化后须多加练习,莫要辱没了此宝。”韩立闻言,单手翻转,取出了只储物袋递了过去。

    袋装得正是那柄从蜃元兽处夺来的金色长剑。

    孙克脸上闪过丝惶恐,但也没有推辞的接过了储物袋,同时将张不知是何材质的古旧纸页和只火红色精致酒瓶递了上去。

    韩立先将酒瓶收起,又打量了片刻古旧纸页上记载的酒方,而后取出枚玉简拓印了份后,将原件还给了孙克。

    这幕被走在前方的其他弟子注意到,发现孙克与名内门长老关系不俗后,个个皆是心生艳羡,看向孙克的目光变得不同起来。

    他们即便各自家族同样有真仙坐镇,但自己根本没有胆气和名真仙如此平辈论交的。

    尤其在他们看来,韩立这位“厉长老”看起来似乎比那位苏长老要厉害些,应该在宗内地位更高些的样子,毕竟唐川这行人在其保护下,并没有出现大的伤亡,而在苏长老保护下的戚寰宇行人,可是有四人硬生生被毁去了肉身。

    有几名女修看向孙克的眼神,也多出了几分莫名意味。

    而韩立之所以当着众人的面,大方地与孙克进行这趟交易,自然也是存了让众人对孙克另眼相待的心思,后者对此也是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