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三路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雪驼岭这条路线,小妹也有考虑过,只是路途虽短,途遇到强大妖兽的几率也是其他路线的数倍,着实有些危险啊。”白素媛秀眉微蹙,露出抹微怯之色。

    “这个白师妹放心,有戚某在,就绝对不会让师妹受到半点伤害。”戚寰宇听罢,连忙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戚大少爷也不怕风雪太大闪了舌头!就凭你也敢说能保护白师妹周全?”未等白素媛说话,唐川也走了过来,脸不屑之色的说道。

    “唐师兄莫要这么说,戚师兄也是番好意。”白素媛见状,笑着替戚寰宇解释道。

    后者听闻此言,心顿时暖,冲唐川冷声斥道:“我请白师妹同往,有你什么事?边儿凉快去。”

    “白师妹,我和陈师弟他们打算走白狐山谷这条路线,收益不比雪驼岭那边小,风险也能小上些,毕竟我们的最终目的还是那雪熊。师妹不如与我们同行吧。”唐川没有理会戚寰宇,直接冲白素媛说道。

    白素媛见状,双手在身前交叠着拧了拧,显得很是犹豫。

    戚寰宇和唐川见此,还想张口说些什么,此女却突然开口道:

    “我跟孙克师兄他们走松果岭这条路线吧。”

    戚寰宇与唐川听罢,皆是怔,就连已经朝着松果岭方向走去的孙克等人也是不由窒,停下了脚步,站在了原地。

    与孙克同行的那几名散修精神纷纷振,此次出行的女修本就不多,绝大多数在飞舟上之时,便已决定加入了戚寰宇与唐川队,如今能有姿容最佳的白素媛同行,自然可谓是喜从天降了。

    唯独孙克嘴角闪过丝苦笑。

    他只想太太平平的完成此次试炼,可是半点也不想卷入其他人的纠葛之,但既然白素媛点了他的名,他们也不好就此完全不管不顾,只能转过身朝这边望了过来。

    只是此刻,戚寰宇和唐川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开始冒起火来,两人几乎同时,都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更改路线,和白素媛同走路?

    “小妹本领低微,比不得两位师兄道法高强,所以还是选取最为稳妥的条线路就好。两位师兄皆是我辈的佼佼者,小妹心敬仰不已,虽不能同行,但也打心底想为你们鼓气,就是不知你们谁能夺得此次魁首呢?”就在这时,又听白素媛说道。

    她轻描淡写的番话,便将顶高帽抛出,使得两人戴的舒坦无比,同时也打消了他们更换路线的想法。

    他们这下谁也都不去看孙克了,彼此狠狠瞪了对方眼,与白素媛告别声,便带着各自的队伍,朝着两条最为艰险的路线而去。

    “孙师兄,小妹便跟着你们路同行吧,你不会介意吧?”这些人走之后,白素媛又来到孙克等人跟前,巧笑嫣然道。

    “求之不得。”孙克礼貌地笑了笑,开口说道。

    其身后几人,纷纷脸色喜的说了几句欢迎之类的话语,并开始自我介绍起来。

    与此同时,相隔百余里之外的雪岭上空,掩藏了身上气息的韩立和苏同肖悬立当空,身前正亮着层淡薄水幕,上面显现的图像正是白素媛等人。

    “这白家小姑娘倒是了得,三言两语就将最强劲的两个竞争对手,激到了危险路线上去,心机手段皆是上乘啊。”苏同肖忍不住赞叹道。

    “不怪他人算计,只怪自己太过愚钝。”韩立对于此女的诸般算计早有见识,并不觉得奇怪,只是笑着说道。

    “哈哈,厉兄此言不错,正所谓最难消受美人恩。他们二人得了白家小姑娘这般期许,还不得拼了命去争夺这个魁首之位?”苏同肖笑着说道。

    “据说白素媛祖上曾有位先祖,也是咱们烛龙道的内门长老,似乎在门内还颇有些分量,不知苏兄你可认识?”韩立似乎并不想在此话题上多说,话锋转的问道。

    “不错,其祖上应该就是数千年前失踪的白奉义长老了。他与祁良长老熟识些,我虽不曾与之深交,但在宗门之内也曾有过数面之缘。”苏同肖点头道。

    “苏兄可知道这位白长老当年是出了何事,为何会突然失踪?”韩立露出感兴趣之色的问道。

    “这个嘛……宗门之内众说纷纭,既有说是外出执行任务意外陨落的,也有说是被仇敌设计陷害丢了性命的……在我看来,白长老当年可能为了突破真仙境后期桎梏,成就金仙之境,而去某处闭了生死关……对了,据门内些隐秘消息称,白长老留在宗门内的元魂灯也并未熄灭。”苏同肖略思量后,如此说道。

    韩立听罢,只觉得此事似乎并不简单,但也仅此而已,并未想着深究什么。

    苏同肖见水幕之白素媛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座座针松树撑起的白色雪塔间,把将水幕抹去,开口说道:

    “走吧,厉兄,咱们也得跟上去了。”

    韩立点了点头,两人也不再继续飞行,而是飞落到山林之,朝着白素媛等人的方向,不紧不慢地追了过去,远远用神识锁定着前方三路动静。

    暗暗跟随了段时间之后,韩立眉头微微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接着神色便恢复如常。

    ……

    孙克,白素媛等行六人,沿着条坡度较小的山路,朝着玄冰山脉内方向低空飞去。

    此地看似平静,但却有不少妖兽善于通过冰雪掩盖气息,若是贸然高空飞遁,反容易成为妖兽目标,众人有了前人之鉴,自然不敢冒功贪进。

    或许是之前商量已定的分工,孙克担起了开路的使命。

    此刻的他头顶悬浮着只玉碗状的法宝,缕缕白色霞光光垂落而下,笼罩住了全身,同时四柄晶莹剔透的青色飞刀飞射而出,围着他的身体缓缓旋转飞舞。

    他似乎对此仍不放心,手还提着面表面光滑如镜的土黄色小盾。

    在其身后,其余四名男修同样各施手段的护住了周身,脸警惕之色的四下张望。

    在行人最后,白素媛手持个白色玉环,幻化出个白色光环笼罩住身体,身上也多出件白色纱衣,散发出点点银白色光点。,

    行人边警戒,边飞行,速度并不快,但路上除了几只修为不高的妖兽不知死活的偷袭外,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危险。

    随着众人深入山脉,周围温度也变得越来越低。

    股股透心刺骨的冰寒气息从地下涌出,同时股股夹杂着冰雪的寒风不时呼啸而过,以孙克等人的炼虚期修为,竟也有些抵挡不住之感,激灵灵打起了冷颤,除白素媛尚能抵御外,其余人脸上更是浮现出些许青紫。

    这些人心惊之下,纷纷运功抵挡起来。

    怎奈这温度越来越低,他们却并没有特别准备辟寒之物,心不禁大为后悔起来。

    毕竟依靠运功抵御寒气,对法力消耗颇大,不利于之后的交战猎杀,早知如此,多准备两件辟寒法宝,也不会如此狼狈了。

    “在下这里有些灵酒,是用火属性灵材炼制的,对于辟寒有些作用,诸位若不嫌弃可以尝尝。”就在此刻,孙克突然遁光停的回头说道,随后取出个火红色精致酒瓶。

    “灵酒……”众人互望眼,似乎有些迟疑。

    孙克翻手取出个杯子,倒出杯灵酒。

    酒液呈现出鲜红之色,散发出股火焰般的红光,仿佛在燃烧般,使得周围的温度俨然提升了不少。

    同时股奇异酒香散发开来,即便是白素媛眼睛也微微亮了下,心涌现出尝尝的念头。

    “好酒!”众人个剑眉青年似乎也是好酒之人,赞道。

    “林兄也是好酒之人?若是不嫌弃酒劣,还请尝尝,对于御寒大有帮助。”孙克将杯子递了过去。

    “那便多谢了。”剑眉青年有些迫不及待的接了过来,饮而尽。

    酒液入腹,仿佛道火线顺着咽喉,流入小腹,然后化为团火焰般的热气,包裹住了肠胃。

    随即这股热气爆裂开来,化为股股热流,如有灵性般涌入四肢百骸,身体变得轻盈无比,仿佛要随风飘起。

    剑眉青年整个人仿佛被雷劈般,整个人僵硬在那里,脸上露出陶醉之色,好会才恢复了过来。

    “好酒,当真可称得上仙浆琼露了。敢问孙兄,此酒何名?”他不禁鼓掌大赞,问道。

    “此酒名为火涎。”孙克笑道。

    “火涎酒!好名字,和此酒正贴切,在下以前也曾有幸喝过是十大仙酿之称的青梨仙酒,味道比起你这火涎似乎还略有不如。”剑眉青年兴奋的说道。

    此酒不仅酒味绝美,而且正如孙克所言,具有御寒之能。

    此刻他身体上下暖洋洋,仿佛被和煦阳光普照般,寒气被驱除殆尽,面上隐隐透出层红光。

    其他三名男修眼见此景,再无怀疑,纷纷讨要了杯灵酒,面上露出惊喜之色。

    他们不是好酒之人,对于酒味并不在意,惊喜的是体内寒气被轻易驱散。

    而且火涎仙酒所化的热气缠绕在体内各处,时不会散去的模样,如此来,他们便可不用运功驱寒,甚至可以设法将先前消耗的法力补充回来。

    “这火涎仙酒后劲绵长,所化热气会存在半日,才会慢慢散去。白师妹,你也来杯吧。”孙克笑道。

    “那就多谢孙师兄了。”白素媛称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