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醍醐论道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年多后。

    古云大陆西南,片连绵的山脉,方圆不知多少万里。

    整个山脉无论地面还是山峰都呈现出鲜艳无比的赤红之色,山脉内更是遍布了密密麻麻不知多少火山口,不时往上喷吐着赤红的岩浆火柱。

    道接着道火柱冲天而起,蔚为壮观,轰隆隆的巨响不断,天空更是弥漫着赤红色的火云,空气充斥着浓郁的硫磺气息。

    山脉深处,个个坑洞密密麻麻仿佛蜂巢般,遍布在座座山谷间。

    此处正是火云岭。

    半空青影闪而至,韩立的身影凭空浮现,目光朝着周围看了几眼,随即向下方的矿洞飞去。

    十余日后。

    火云岭地底深处,某处巨型矿洞,大小两道身影正上下翻飞,时分时合,激烈交锋。

    每次相撞都发出巨大的声音,引得整个山腹也为之剧烈晃动,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石如雨而下。

    小的身影正是韩立,此刻的他周身青光缭绕,赤手空拳击出道道拳影。

    那道巨大身影则是头身形足有七丈的赤色蜥蜴,身形看似灵敏,且口不时有炙热火舌吞吐,但却根本无法击韩立下。

    反倒是韩立的拳头每次落在其身上,都可以将看似坚硬无比的赤色鳞片砸出道道裂纹。

    不多时,这头实力不菲的赤蜥便已是伤痕累累,全身鳞片多处碎裂。

    此兽早已萌生退意,怎奈韩立身形如跗骨之蛆般,根本不给其任何机会。

    “砰”

    韩立又是拳轰出,结果这次赤蜥竟不知为何不闪不避,直接被击得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向了处洞壁上。

    其后背被拳头击处,大片鳞片彻底碎裂,鲜血淋漓。

    结果赤蜥在接近洞壁时,蓦然张口,喷出股赤色火焰,将洞壁瞬间融化成了滚滚岩浆。

    赤蜥身子蓦然个模糊之下,便要就此钻入岩浆。

    结果就在此时,道巨大的黑色刀光疾射而至,似缓实急般瞬间出现在赤蜥后背伤处,股法则之力倾泻而出,下化为股庞然巨力落在其身上。

    赤色巨蜥失去鳞片保护,身躯顿时被刀光整齐无比的劈成了两半的坠落而下,接着刀光略模糊的转,十几道黑色刀光闪而过,其元婴未来得及遁出便被搅得粉碎。

    韩立单手招,黑色长刀飞射而回。

    这头赤色巨蜥正是导致此处矿脉人员失踪的罪魁祸首,其实力其实算不上很强,但身上鳞片坚不可摧,且可轻易融化山壁在地面和山壁内穿行,发动偷袭令人防不胜防。

    即便是他,也花了半个月时间,才终于在这里堵住了此兽。

    此兽小腹处,块块人头大小的赤红色的晶体滚落而出,撒了地。

    晶体呈现半透明状,心处闪烁着团火焰般的红光,散发出炙热无比的温度,仿佛烧红的炭块,不过比炭块温度高上千万倍就是。

    “这就是火元晶……”韩立落了下来,捡起块晶体,喃喃自语。

    他的手掌对晶体炙热的高温,似乎毫无反应。

    韩立看了两眼,挥手将地面上火元晶尽数收起,

    他的目光随即在赤蜥身上扫过,手黑刀轻挥数下,将其四肢爪子斩下收起后,身形便化为道青虹,朝着矿洞个方向飞射而去。

    ……

    年多后。

    太玄偏殿门口,个人影快步走了过来,正是路风尘仆仆赶回的韩立。

    看着眼前的建筑,他轻呼了口气,已经完成了两件任务,只要再完成件,接下来的百余年时间,他便能安心去做些自己的事了。

    韩立迈步走了进去,正要开口说话,忽的怔。

    殿内竟然空无人,那个灰袍老者竟然并不在。

    他略沉吟后,转身走了出来,伸手拦住了名恰好从殿外走过的青年侍从。

    “拜见长老大人。”青年侍从看到韩立的长老服饰,急忙躬身行礼。

    “你可知道此处偏殿的长老去了哪里?”韩立问道。

    “哦,您是说呼言长老,他此刻应该在百酒峰上的百酒山庄。”青年侍从怔,随即指向附近的座山峰。

    从这里望去,隐约能看到峰顶坐落了片建筑。

    “百酒山庄……”

    韩立喃喃自语声,脸上闪过丝古怪的表情,挥手打发青年离开后,二话不说的直接朝那座山峰飞去。

    他很快落在山峰之上,看着眼前的座朱门白墙的大庄院,大门之上写着“百酒山庄”四个大字,龙飞凤舞,笔走龙蛇。

    只是四个字有些散乱,仿佛是大醉之后随意书写的般。

    韩立迟疑了下,展开神识,眉梢挑,那灰袍老者果然正在里面。

    他整理了下衣衫,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院坐落了个大天井,天井两侧各有排和偏殿内样的盆栽,里面种植了各种灵草,灵花,不仅灵气盎然,还散发出阵阵浓郁的芬芳。

    韩立目光扫,眼睛微微亮。

    不远处的个盆栽有株绿色灵草,足有人多高,上面接满了累累的黄色豆子。

    这些豆子,竟跟他当初从天鬼宗两个大乘手里抢来的兵豆颇为相似。

    韩立心动,打量了好会才收回目光,走到院落内个厅堂前,敲了敲门。

    “呼言长老,晚辈厉飞雨求见。”

    说完此话,他便站在门外等待起来。

    片刻之后,厅门吱呀声打开,股浓郁酒香扑面而来,呼言长老面色陀红,醉眼预睡,手里拿着个青翠欲滴的酒杯。

    “哦,是你啊,这么快便回来了。”呼言长老将杯琼酿饮而尽,砸吧了下嘴后,这才漫不经心的说道。

    说完此话,他转身摇三摆的往里面走去,在个躺椅上躺了下来,拿起旁边的只翡翠酒壶,将手玉杯斟满,再次仰首饮下。

    “真是好酒啊……”呼言长老发出满足的叹息。

    韩立缓缓走进屋内,看着眼前醉醺醺的老头,眉头微微皱,但接着便舒展开来,开口道:

    “呼言长老,在下已经完成了任务,是头即将突破真仙境的赤蜥潜入了火云岭,已经被在下除去了。”

    “哦,我已经接到传讯了……你小子还不错……做事干净利落。”呼言长老看也没看韩立眼,说话间又自斟自酌了两杯。

    “多谢长老赞赏,在下想要接下个任务。”韩立冲老者拱了拱手,又说道。

    “小子,急什么!既已修行万载,历劫成仙,获得了无上寿元,图得是什么?是移山填海,翻云覆雨?还是受世人敬仰,任天地逍遥?这些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远不如老夫手这杯忘忧醍醐!来来来,好好陪老夫喝杯再说其他。”呼言长老哈哈大笑声,不知从哪里掏出另只酒杯斟满,拍了拍身旁的个椅子。

    韩立心虽不愿在此耽误功夫,但似乎想到了什么,还是坐了下来,拿起了酒杯。

    “如此,那就叨扰了。”

    “这就对了,对酒当歌,及时行乐,这才是老夫的为仙之道!干!”呼言长老拿起酒杯与韩立碰了下后,饮而尽道。

    韩立见此,当即也将杯物仰首喝下。

    这口琼酿入喉,甘冽如怡,只觉先凉后热,丹田顿时升起股热流,朝四肢百骸散开,整个人顿觉放松酥麻无比。

    这种感觉,就似乎自己突然间腾云驾雾而起,耳边仙乐缭绕,股飘然欲仙之感袭来。

    “好酒!”韩立脱口而出道。

    “哈哈,爽快!常人道酒能乱性,殊不知这醉过后方能率性而为,这大道三千,人生百味,或许只有在醍醐灌顶后,才更易体会!你我虽修的是仙,但这道,却非悟不可得!来来,喝酒。”呼言长老哈哈笑着,又为自己和韩立倒了满满杯。

    韩立听闻此话,心不由得动。

    醉老头的此番话,看似胡言乱语,却似乎蕴含着某种深意。

    自己重返仙界后,可谓步步惊心,心时时带着丝警惕,无法坦然面对这世道万千,这种感受和自己当初憧憬的那种逍遥自在的仙人,可是大相径庭。

    但这种失落和压抑,在遇到这醉老头后,似乎被对方这杯酒,席话之下,有种豁然开朗之感,让其心不觉认同了此番话。

    自己从山村小子,步步的修行至今,时时刻刻处于压力之,难道无时无刻的亡命修炼才是自己存在的意义?

    既然已得道成仙,可与天地同寿,如今又身处大宗之内,坐拥百万里领地,自己似乎也该及时行乐,好好的享受番了。

    此外,或许多放下些枷锁,也能离大道更近些吧……

    “不,不对!”

    他猛地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全部抛而开。

    当年初入仙界之时,或许正是因为误以为大道既成,可以逍遥仙界了,这才遭人暗算,重伤失忆,丢失了青竹蜂云剑、蟹道人等的吧,否则以自己向谨小慎微的性格,岂会栽那么大个跟头?

    自己如今刚刚站稳了脚跟,岂可真的放松警惕,再重蹈覆辙,使得万载修为毁于朝?

    这仙界看似天下升平,实则暗潮汹涌,危机四伏,自己必须要更为小心,方有线机会能有他日成就大道之日!

    这些念头在其心闪即逝,让其背后出了身冷汗的同时,心某种信念却不知不觉变得更加坚定了。

    “前辈这是青梨酒吧,果然是极品好酒。”韩立端起酒杯喝了下去,口再次大赞声,但眼神却变得清明无比起来。

    此刻,耳边的靡靡仙乐也不知何时已然听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