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钟鸣声起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封山至今日为止。领地内的各处灵田之前直荒废,孙不正,此后你带些人开始着手打理这些灵田。”韩立略沉吟,吩咐道。

    “是。不知厉长老打算让我们种植何种灵草?”孙不正应了声,又问道。

    “你们先将荒废的灵田开辟出来,至于种些什么,我后面自有安排。”韩立如此说道。

    众人立刻答应了声,正要转身退下。

    “浅浅,你随我来下。”韩立蓦然开口,随后转身朝着洞府方向走去。

    “是!”梦浅浅微微怔,继而脸上闪过丝欣喜的跟了上去,身上传来连串清脆的叮咚声响。

    不多时,二人出现在韩立洞府内的间石室。

    石室央有个约莫三丈大小的小聚灵法阵,使得室内天地灵气充沛,而在法阵央,静静躺着枚白色的巨蛋。

    梦浅浅在刚刚踏入石室内,还显得有些兴奋和好奇,但接着双美眸便被那枚白色巨蛋吸引住了。

    经过这三十余年的蕴养,此蛋蕴含的生机越来越盛,但至今却仍旧没有丝孵化的迹象。

    少女杏口张了张,似乎想要问些什么,但接着似乎想到了兄长的叮嘱,连忙闭上了嘴巴,静静的站在旁,眨动着双大眼睛,等待着韩立的吩咐。

    “浅浅,接下去你的任务,便是想办法替我将此蛋孵化出来,你修炼的是火属性功法,如今元婴既成,或有所助益。在此期间,你可以自由出入这座洞府和这间石室。记住,此事不允许对外人提起,即便是你兄长也不行,明白了吗?”韩立望着白色巨蛋半晌,开口吩咐道。

    话音刚落,其袖袍抖,枚玉牌和个储物镯落入了梦浅浅手。

    “是!浅浅定会守口如瓶,竭尽全力完成厉长老交办的任务!”梦浅浅双手捧着玉牌及储物镯,连忙应道。

    韩立点了点头,随后便自顾自的离开了洞府朝着山下而去。

    片刻之后,他出现在了地下火脉所在的溶洞之。

    此处与数十年前相比,显然空气蕴含的火属性灵力要稳定了不少,但仍就是炙热滔天,连虚空都仿佛在燃烧。

    翻滚不已的岩浆湖泊上空,火红巨茧表面赤霞流转,有节奏的涨缩着,仍在不断吞噬着周围的火焰之力。

    韩立放出神识略感应其的精炎火鸟,面上闪过丝喜色。

    吸收了这么多年的地底火脉充斥的精纯炎火之力,精炎火鸟已经恢复了不少,相信只要待上足够时日,威能及灵性再增几分也不是不可能。

    似乎感应到了韩立到了附近,巨茧传出几声清脆鸣叫,并轻微的晃动了几下。

    “你好好在这里恢复,不必急着出来。”韩立微微笑,开口说道。

    似乎是他的话起了作用,巨茧安静了下来。

    韩立又看了巨茧片刻,正要转身离开。

    就在此刻,整个地下洞窟猛地晃动了下。

    股无形但是无法言喻的巨大力量从地底迸发而出,仿佛滚滚汹涌的巨浪海潮般。

    洞窟顶端猛的晃动了下,无数赤红色的碎石如雨落下。

    即便以韩立现在的修为,也被这股巨大力量震慑的脸色微微变。

    下刻,异变再生!

    咚!

    只听声震耳欲聋的巨大声音,仿佛巨钟敲响般,从地底深处传来。

    地下洞窟又是剧烈震,洞的岩浆湖泊更是下腾起道数十丈高的巨浪,炽热岩浆四散飞溅。

    悬在半空的巨茧也随之晃动了数下,不过随即便恢复了平静。

    “这就是……”

    韩立心动,脑海立刻想起关于钟鸣山脉的传闻。

    据说此处是因为地下有时会传出两声奇怪的巨响,和钟鸣之声相似,因而得名。

    他来到烛龙道这么多年来,直没有听到那所谓的地底钟鸣,想不到今日竟然恰巧碰到,果然如传言般。

    只是刚刚那股从地下喷涌而出的力量,似乎并不像地壳震动。

    韩立拧眉思量,旋即摇头笑。

    管他是什么缘故,这些事情和他都没有什么关系,他如今要头疼的事情多着呢。

    韩立又望了巨茧眼,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就在他迈步的刹那,身体豁然闪电般回转,目蓝芒闪即逝。

    由于他转身太快,以至于空气也发出唰的声脆响,目光炯炯的盯着远处的岩浆湖面。

    虽然只是瞬,刚刚他眼角余光看到岩浆湖泊底部,隐约有条巨大红影闪而过。

    那红影仿佛什么东西的尾巴般,闪而逝,速度快的惊人。

    韩立脸色微微凝。

    早在发现端倪时,他的神识便已蔓延开来,只是探查不到那红影的踪迹了。

    此刻乃是地下,地底各种气息杂乱,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神识感应范围。

    “那是什么东西?”韩立心充满疑窦。

    他在原地沉默的站立了良久,这才抬头看向周围,嘴角浮现出丝笑意。

    看来这座钟鸣山脉,远比自己想象的复杂,不过即便有什么异常,对于精炎火鸟而言,应该构不成什么威胁。

    韩立念及此,当即转过身子,朝着洞窟外面走去。

    几个时辰后,惊云峰太玄殿。

    大殿之内,白、青两块石壁之前挤满了形形色色的长老和弟子,个个伸长了脖子朝着石壁之上张望着,想要从选取到适合自己的任务。

    而在大殿后方的暗金色石壁前,就没有了那种热闹景象,只有寥寥数名真仙境修士站在那里,个个眉头凝成了疙瘩,冲着石壁直叹气。

    “想要找个钱多事少的任务,怎么就这么难呢……”名身着长老服饰的白须老者重重叹息声,拂袖转身离去。

    另名同样身着长老服饰的青年男子,却与其错身而过,来到石壁前方停了下来。

    正是韩立。

    他仰头望向石壁,从最上方条条看了下来,眉头也如同其他人样,渐渐蹙了起来。

    这石壁之上所记载的任务,不是奖励与执行难度不相符,就是耗费时间极长,也难怪那些真仙境长老个个摇头嗟叹不已了。

    当然其最显眼的条,自然还是将《真言化轮经》修炼至第二重了。

    就在此时,声轻咦从背后传来。

    “咦,这不是厉兄吗?”

    韩立闻言,回身望去,却是两个联袂而至的熟悉身影,说话的是左手边的名虬须大汉,正是当日与自己起参与熊山任务的南姓内门长老。

    “呵呵,原来是南兄,卢兄,许久不见了。”韩立冲二人拱手行了礼。

    “是啊,前些时日听祁兄说你还在闭关,想不到今日就已经出关了。”虬须大汉还了礼,笑着说道。

    “厉兄,你可真是勤快地有些过了头,刚出关也不快活几日,就立即赶来接任务?”卢姓长老同样笑着拱了拱手,打趣道。

    “这不是宗门的常规执事级任务期限将至,想着过来领取了任务,好尽快去完成了好交差。”韩立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结果那二人听罢,互望了眼,脸上都露出丝怪异神色。

    “咳咳……厉兄,你当真要去做这三次任务?”虬须大汉干咳了两声,开口问道。

    “是啊,当时入门时便如此选了……可是有什么不妥?”韩立见其神色有异,疑惑道。

    “这个……宗门颁发的常规执事级任务虽说奖励向不错,但达成条件向来都颇为苛刻,要想完成可并不容易,不是耗时耗力,就是风险不小啊。”虬须大汉解释道。

    “是啊,这远不如在千年间担任百年执事来的轻松了。毕竟常规执事级任务派发向看运气,功值册上排到什么任务,就得接什么任务,不能更换。依卢某之见,倒不如在这里接几个任务,赚取足够的功绩点来抵偿了。”卢姓长老补充道。

    “原来如此……多谢两位好意相告。如今这石壁上暂时没什么合适的任务,在下就先去看看情况再做权衡吧,只是在下还不知何处领取?”韩立轻叹了口气,随即问道。

    “既如此,我们也就不多劝了。太玄殿后殿左侧有耳室偏殿,厉兄去那里便可领取。”虬须大汉开口说道。

    “多谢,那厉某这便去了。”韩立冲二人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去了。

    他绕过那面宽大的暗金色石壁,从殿内后墙上的道门内走了出去,来到了太玄殿的后殿,向左侧望去,果然看到了偏殿的入口。

    他抬头看了眼略微半掩的殿门,走了过去,轻轻推,便进入了殿内。

    偏殿面积不大,与韩立自己的院落客室相差无多,屋顶上方还开有架天窗,此刻正有束天光从垂落,不偏不倚,正映照在殿内的架红木案几右侧角上的株盆栽上。

    此株盆栽不过半尺来高,形如古松,通体莹绿,在阳光映照下显得晶莹剔透,根根淡金色的脉络从根部直延伸到每处枝杈,闪烁着点点星辰般的光芒。

    韩立眼望去,就发觉此物灵气盎然,竟似乎是株颇具灵性的灵药。

    只不过,这株灵药他却并不认识,这种种植之法,他也从未见过,时间却看得有些移不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