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逆转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熊山施展的金色手印缓缓张开,已经被剥离剑元且灵性尽失的银色飞剑立即坠落而下,尚未接触到地面上,便被充斥天地间的剑气撕成了粉碎。

    熊山看也未看那柄化为粉碎的飞剑,目光早已移向了另外柄剑身弯曲,如同游蛇般的长剑。

    其手掌张,虚空的金色手印便立即朝着那柄飞剑探了过去……

    韩立只在最初看了眼这边的情况,之后便全心投入了对剑影阵图的感悟之。

    他之前对万剑图的参悟,更多是为了修习“念剑诀”这神通,以及加强对此图的掌控,对于其剑阵演化的了解和应用事实上并不多。

    不过,结合此次对剑影阵图的参悟,倒是让他对此收获颇多。

    这剑影阵究其本质,还是通过对剑气的运用来构建法阵。

    只要是法阵,就有阵枢和阵眼所在,只要找到这些关窍所在,就有机会将之破坏拆解。

    时间点点过去,转眼间过去了大半日。

    韩立通过番观察,已经找到了不少重要阵枢,但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令法阵失效,却是无法做到。

    旦他强行这么做了,那无疑与强行抢走自己的飞剑样,没有任何意义,故而他只得继续参悟,同时静静等待时机。

    而在这段时间之内,熊山已经陆陆续续,将草原东部和南部几个区域的数百柄飞剑烙印抹去,将其剑元抽了出来。

    此刻,草原半的天空,都已经悬浮着柄柄化作灵体状的飞剑。

    只见熊山身形闪,径直飞掠到了草原西部的片区域,大手张,朝着其的柄宽刃巨剑抓了过去。

    此时的他,面色隐隐有些发白,似乎这种祭练也消耗了他不小的元气。

    不过,他脸上的神情却是十分快慰,眼也闪烁着越来越灼热的光芒。

    韩立这时的目光,正死死地盯着高空的阵图,仔细观察着其那成千上万的剑影。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觉,高空的剑影阵图,似乎变得和开始有些不样了。

    可具体哪里不样了,他时半会儿却没能看出来。

    不过他隐隐觉得,这点不样的地方,极有可能就是他改变法阵,夺回青竹蜂云剑的契机所在。

    然而,他越是聚精会神去看,就越是无法看清关键所在,心不由有些焦急起来。

    不多时,熊山便将那区域的百余柄飞剑上原主人的烙印全部抹去了。

    至此,剑冢草原上的大半飞剑,都已经被转化为了精纯剑元。

    只见熊山完成之后,并没有继续赶往下区域,而是翻手取出两枚丹药服了下去,然后才转过身,朝着韩立这边望了过来。

    其视线略微偏转,在韩立和逐锋之间来回移动了两次,似乎是在考虑先去往韩立所在的北方区域,还是先去往逐锋所在的西北区域?

    韩立额头已经见汗,心焦急万分,却仍未找出破除眼前困境的方法。

    他深吸了口气,索性双目闭,不再去看那剑影阵图,而是以强神识探入其。

    神识方进入阵图,韩立瞬间就感到神魂阵刺痛,竟仿佛有数百道剑光,同时劈砍在了其神魂上,那滋味简直难以言喻。

    不过他却并未退缩,仍是暗自咬牙,凭借强大的神识强忍了下来。

    此刻,熊山心都在抹除飞剑原本烙印之上,而其余长老也知道阵图厉害,不敢放出神识探查,故而在场的所有人,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韩立的大胆行径。

    那两枚丹药的效力运化之后,熊山的面色稍微恢复了些,其目光最终还是落在西北方向,身形动,朝着那边飞掠而去。

    只见其手掌向前探出,只金色手印便在虚空凝聚而成,朝着柄青竹蜂云剑抓了过去。

    那柄飞剑似乎感受到了危机袭来,剑身急速颤动起来,发出阵阵低沉的“嗡嗡”之声,听起来有些像女子的呜咽之声。

    这声音听在韩立耳,竟仿佛是在表达对韩立见死不救的哀怨和不满。

    而就在这时,直闭目探查的韩立,双眼霍然睁了开来。

    他的嘴角向上微微勾起,脸上露出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下瞬,那柄已经被金色手印虚握在掌心的飞剑,急促的颤鸣声戛然而止,剑身骤然凝,稳稳地悬浮在了空,再没有半点异动。

    而原本还在四处冲撞飞掠的其他七十柄飞剑,也像是得到了指令般,同时静止了下来,个个如同即将冲入战阵的士兵,精神高度集,身形纹丝不动。

    逐锋见这些方才还闹腾得厉害的飞剑突然静止下来,先是喜,但不知为何,心蓦然升起丝不好预感。

    果不其然,下瞬,异变骤生。

    眼见正要攥紧那柄青竹蜂云剑的瞬间,其上忽然有雷鸣之声响起,连串耀眼的金色电弧“噼啪”作响,骤然化作圈巨大的金色圆弧,将那金色手印撑了开来。

    与此同时,另外七十柄青竹蜂云剑周身也闪烁起金色电芒,竟是同时挣脱逐锋等人的束缚,朝着这柄飞剑疾射过来。

    “轰隆隆”

    阵滚雷之声响起,七十柄飞剑携带着滚滚金雷,竟直接将那金色手印撕裂开来,与其的另柄飞剑汇合到了起。

    “真是废物,还不速让其他剑归位!”熊山见状,怒声喝道。

    他还只当是飞剑又次的本能抗争,责备起逐锋等人来,殊不知后者心却是更加郁闷,方才他不是不肯束缚飞剑,而是根本束缚不住。

    然而,其话音刚落,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周身便同时弹射起耀眼的金色电弧,骤然化作七十二道金芒疾射而出,下子挣脱了逐锋的控制,朝着剑阵东部飞掠而去。

    逐锋见状,大惊失色,连忙运转神通,想要补救,无奈释放出辟邪神雷的飞剑,遁速快得惊人,只是闪就到了草原东部。

    别说他根本操控不及,就连熊山自己也都没能反应过来。

    七十二柄飞剑掠至之后,并未立即破阵离去,而是突然四散开来,在半空划出道道变幻莫测的轨迹,最后分散到了那片区域各处,竟是在千锋聚灵剑阵,构建出了座小型剑阵。

    只见新成的小型剑阵上剑光骤然大亮,迸射出耀眼光芒,直映射向高空的剑影阵图,使得其金色丝线构成的剑影纷纷转换,漫天剑气朝着青竹蜂云剑这边蜂拥而来。

    牵发而动全身,几乎瞬间,整片剑冢草原的剑气纷乱而走,整座千锋聚灵剑阵也跟着产生了种惊人的异变。

    这种感觉,就仿佛整座大阵在这刻,蓦然反转了过来。

    熊山身形闪而至,刚要阻止,却因自身气息与剑阵联系紧密,受到大阵反转影响,浑身仙灵力运转紊乱,口鲜血猛然喷了出来,身子也朝着地面落去。

    待其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而其余长老们也都被这幕变故惊到了,时间竟无人做出反应,至于那些大乘合体期弟子,即使有心也根本无能为力。

    远远观望的摩邪长老身处阵外,倒是提前看出了点异常,但从其角度来看,只当是剑阵自身变化,也压根儿没想着要做些什么。

    在场之人,对此早有所知的,只有韩立人。

    先前他忍住阵图剑气冲击,强自以神识观察其,便是发觉了阵图的剑气流转和各方比重有所变化。

    他发觉在熊山转化了大半飞剑之后,这些飞剑所处的区域剑气浓度上升了许多,虽不至于太过明显,但却有了定程度的失衡。

    于是他通过青竹蜂云剑形成的剑阵牵引,将这种失衡状态迅速扩大,最终导致了整个千锋聚灵剑阵的反转。

    这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十分困难。

    首先,要对剑影阵图的变化有极为敏感的感知,发现其剑气的细微变化。

    其次,也要准确把握住调转大阵的时机,否则时机不对,调转多半也只能是失败收场。

    最后,用以牵引剑气的小型剑阵也是出自万剑图,与剑影阵图本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与之遥相呼应。

    这切万不可能有丝毫的差错,这样才能在不破坏剑阵的基础上反转大阵,否则也不过是破坏剑阵,使之崩溃罢了。

    只见密密麻麻悬浮在高空的数百道飞剑剑元,突然像是受到什么召唤般,纷纷光芒闪,急掠而出,在半空划出道道奇异的弧度来。

    此时,摩邪长老似乎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眼上方的剑影阵图,就惊讶地发现这些剑元飞掠的轨迹竟然全部与剑影相同。

    而此时青竹蜂云剑所行成的剑阵处,已经形成了个喇叭状的巨大青色涡流,其剑气翻涌,当隐隐有金色电光不断闪动。

    数百道剑意昂然的精纯剑元,裹挟着无数道凌厉无比的剑气剑光,朝着那青色涡流之汇集而去,与天幕的漫天剑影相互映衬,形成了幅声势浩大至极的剑潮奔涌图景,仅以万剑归宗描述都已经无法将之准确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