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群剑乱舞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熊山口吟诵之声不停,双手握住金色长剑剑柄,将之缓缓插入了白玉祭台的洞口之。

    阵“嗤嗤”的摩擦之声响起。

    长剑方插入祭台,整个祭剑坛上轰然震,其上亮起道耀眼的白色光柱,直冲高空而去。

    与此同时,韩立等人身下的黑色石柱上镶嵌的仙元石顿时爆发出明亮光芒,股股充沛灵力流淌而出,竟如同水液般溢满石柱上的纹路。

    十根黑色石柱同时阵,亮起耀眼黑光,全都化作道冲天光柱,射入高空。

    只见高空之,原本就已经散乱不堪的云絮,更是被这光芒搅动得稀碎,层肉眼可见的灰色光幕随即从浮现而出,如同口大锅般,倒扣在了整个剑冢禁地之上。

    身处高台之上的熊山见状,眼露出丝莫名的兴奋之状。

    其原本的低声吟诵,忽然转为高声唱喝,声声如雷,炸响九天!

    只见那层灰色光幕之上,忽然有金光闪动,凝聚成道道金色丝线,相互产然,相互勾连,游弋不定。

    与此同时,整个剑冢禁地之,那如同黄蜂振翅般的颤鸣之声,也变得越来越响。

    韩立环顾四周,就发现他所处的区域内,那百余柄飞剑竟同时剧烈摇摆起来,看起来似乎是想要奋力挣脱开坟茔的束缚。

    由于速度极快,振幅极大,在坟茔之上竟然晃动出道道连续的扇形残影。

    通过与青竹蜂云剑的心神联系,韩立感受到了种强烈的畏惧之感,他的本命飞剑和其他所有飞剑样,似乎都在强烈的恐惧着,想要逃离这处剑冢禁地。

    想到当年在人界自己是怎样点点培育金雷竹,又是怎样点点炼制出整整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韩立心便泛起丝莫名意味来。

    漫长的修仙之途,出了小瓶以外,陪伴他时间最长,与他出生入死,对他最为不离不弃的恐怕便是这些青竹蜂云剑了吧?

    而此刻,这些与自己神魂相连的本名飞剑,却面临着被人抹去烙印,抽出剑元的境地,这让他心焦急之余,更有几分愧疚。

    他恨不得立刻就将自己的飞剑解救出来,然后走了之。

    处在阵的青竹蜂云剑,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无奈心境,个个颤鸣之声更是激烈,隐隐显出几分悲壮意味来。

    韩立似乎从读出了几分飞剑的心意。

    那是种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的绝决,旦他无法将它们救出,那么它们就宁愿自行崩毁,也不愿抹去灵识烙印,融入到其他飞剑之。

    就在这时,天穹之忽然传来“嗡”的声响动。

    韩立立即仰头望去,就见高空的那层灰色光幕上,所有金色丝线已经停止了游动,竟全部汇集成了无数金色剑影。

    这些剑影姿态各异,形状不,有的剑锋笔直,有的却剑身弯曲,有的形如古尺,有的则状若尖锥……

    并且其大小也各不相同,有的足有数百丈之巨,看起来就如同艘大型舰船,有的却只有不到寸许,看起来就如绣花针般。

    韩立目力惊人,细看之下就发现即使最细小的剑影之上,也是符齐全纤毫毕现,竟看不出半点瑕疵。

    而伴随着这巨大的剑影阵图的出现,整个剑冢禁地之的凌厉剑气更是暴涨数十倍,地面上的青草几乎都在瞬间,全部都被绞碎成了齑粉,而空气之似乎也多了几分肃杀意味。

    韩立等十名站在黑色石柱上的内门长老看着眼前这幕,个个面色微变,心惊叹不已。

    而驻守在每区域的三支队伍,此刻也都面色肃然,牢牢驻守在原地,甚至不敢有半点移位,生怕受到剑气波及,落个乱刃分身的凄惨下场。

    韩立在惊叹之余,心却多了些疑惑之感,他隐约觉得眼前的景象,似乎有些熟悉。

    就在这时,分散在草原各处,仰头观看剑影阵图的长老们,竟都仿佛遭到了什么无形之物的强力击,口同时发出声闷哼,纷纷将视线移了开来。

    就连摩邪也只是仰望了十数息后,便觉得识海刺痛难耐,有些不甘心的挪开了目光。

    韩立虽然同样遭受冲击,凭借远超同阶的强大神识自然并无大碍,只是微微眨了下眼,便继续观望起来。

    “提醒诸位道友句,这千锋聚灵剑阵阵图之蕴含的剑气,对神识有不小的冲击,多看无益。”这时,熊山的声音却突然在众人脑海响起。

    听闻此言之后,众人自是不敢贪图阵图玄妙,不敢再去试图窥探其玄机。

    韩立却是眼骤然亮起抹异样神采,恍然大悟过来。

    当年他在广寒界仙人府邸,曾经得到过幅万剑图,上面的剑阵演化和气息,赫然与眼前的剑影阵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甚至在某些地方,其玄妙程度似乎还超过了此阵图的样子。

    他心不由喜,连忙仔细参悟起高空的剑影阵图来。

    片刻之后,祭剑台那边忽然传来熊山的声暴喝,声如洪钟,震得整片草原都为之颤。

    “砰砰砰……”

    紧接着,边有阵爆竹炸裂般的声响不断响起。

    只见那些密密麻麻的坟茔个接个纷纷炸裂,插在其上的千余柄飞剑尽数脱离控制,化作片纷乱剑光,四处乱飞起来。

    个个横冲直撞,竟似乎是想要朝着禁地之外飞离而去。

    守护在剑阵的三十支队伍立即纷纷出手,施展神通,将这些飞剑控制下来。

    只见草原东部,柄浑身缠绕着熊熊烈焰的飞剑,周身火光疯狂涌动,剑身笔直向上呼啸着冲天而去,直将周围空气都烧灼得“荜拨”作响。

    负责此片区域的三支守阵队伍见状,口同时响起吟诵之声,在三名大乘期修士的主持下联手唤出道巨大水龙,将火剑丝丝缠绕住,很快便拉了回来。

    而在草原南部,柄宽约三尺长逾丈的土黄色巨剑,周身映出土黄色光晕,非但没有如其他飞剑般冲天而起,反而剑尖指地,在阵“呼呼”声疯狂旋转着,朝着地下钻了进去。

    而驻守此处的三支队伍也都早有准备,在他们的施法之下,此处区域的地面早已化为青黑之色,整个地面坚如磐石,任巨剑如何钻动,都只能激起大片火星,却根本不能钻入分毫。

    韩立的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脱出之后,也立即如同蜂群般,相互集合在处,周身闪烁着金色雷光,就要朝着韩立这边急掠而来。

    只不过,此刻这方天地到处都是漫天飞舞的纷乱剑影,若不刻意留心的话,倒也看不出来这些飞剑的意图。

    “速速拦下那些飞剑!”逐锋见状,立即下令道。

    叶风等三支队伍之人不敢怠慢,自是纷纷施展神通,牵引周围灵气,化作道青色灵气编制的巨大牢笼,朝着青竹蜂云剑笼罩了过去。

    飞剑刚刚飞出十余里,便立即被青色牢笼从上方笼罩而下,阻拦在了原地。

    “滋滋滋……”

    阵电芒流动之声响起,只见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同时金光大作,电芒爆闪而出,如同颗巨大的金色雷球轰然炸裂,迸射出无数金色电弧,径直将青色牢笼撕成了碎片。

    韩立对此心有感应,他甚至能够感受到青竹蜂云剑上辟邪神雷爆发时,隐约带有的几分愤怒。

    然而他现在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和其他人样,施法将自己区域内的飞剑控制住。

    “帮废物。”黑色石柱上的逐锋见状,忍不住骂道。

    只见其单手在身前抓,半空便凭空浮现出数道巨大印痕,笼罩住青竹蜂云剑,硬生生将其拉了回来。

    熊山对这些飞剑的反扑挣扎,似乎早有所料,只在开始投注视线观察过几次,之后便完全不去理会了。

    很快,各处遁逃的飞剑,相继都被镇压住了,但仍有些飞剑不甘控制,不断试图挣脱出去,而更多的飞剑则只能在小范围的区域挣扎飞掠着,彼此相互碰撞,不断发出“铮铮”的金石交击之声。

    韩立稳稳地操控着自己区域的飞剑,脑海却不断回忆着当初的万剑图。

    在以此为基础的条件下,他对高空的剑影阵图参悟倒是事半功倍,很快就看出了许多门道,有了些许明悟,但毕竟时间太过仓促,要说就此悟透,却还相差甚远。

    就在这时,高台之上的熊山忽然停止了吟诵,身形掠,骤然拔地而起,径直冲向了东方的高空。

    只见其飞入祁良所在的那片区域后,袖袍卷,大手虚空抓,道硕大的金色手印就从虚空探出,把将柄银白的色飞剑抓在了手。

    银白飞剑立即疯狂挣扎起来,其周身之上银光大作,如同水浆迸泄般汹涌而出,化作数百道银色剑影,朝着四面方冲击而去,试图将那只金色手印撑开。

    然而,金色手印却是死死攥紧,任凭银光剑影肆意冲击,没有丝毫松动。

    熊山见状,另外只手掌竖起,并指如刀,在空凝出另外只金色手印,朝着银色飞剑之上狠狠抹去。

    只见银色飞剑浑身巨震,上面层半透明的光芒,被金色手印从表面寸寸剥离而下,在半空凝成柄半透明状的飞剑,看起来竟似乎是变成了灵体,乖乖悬浮在半空,不再有丝毫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