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第四柄石剑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站在逆元石剑前,轻吸了口气,口念念有词,手剑决催。

    道道迷蒙的青色灵光如剑般飞出,闪而逝的没入了第柄石剑内。

    附近干散修长老见韩立如此平凡的手法,脸上都浮现出失望之色,至于以逐锋为首的本土长老,则纷纷面露戏谑神色。

    毕竟在他们看来,此等笨拙的手法,能操控柄石剑已算是不错了。

    不少人没有观看的兴趣,直接移开了目光。

    石剑被股青光笼罩,声剑鸣后,缓缓悬浮而起。

    石剑上黑色幽光不断冲击,但是剑身周围的青色坚韧,虽然狂闪不已,但时没有碎裂的迹象。

    韩立见此,再次指点出。

    又是道道青色剑光从其指尖飞射而出,没入第二柄石剑内。

    股青色剑光笼罩住了石剑,在清脆剑鸣声,第二柄石剑也缓缓悬浮而起。

    不过这次的剑鸣小了很多

    不少人向韩立投去惊讶的目光,眼轻蔑之色顿减,那些移开的视线再次看了过来。

    接连祭起两柄石剑,韩立此刻虽然面色微白,却并不太过吃力的样子。

    莫非又是个三剑?

    祁良面带微笑的望着韩立,对于韩立的剑道修为,在场之人没有比他更了解的了,三剑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此刻他关心的是,韩立能否达成四剑,也好挫挫那些本土长老们的锐气。

    韩立调整气息般的呼吸了下,再次指点出。

    道青光再次没入了第三柄石剑。

    他手剑诀变幻,低喝声。

    又是声剑鸣,第三柄石剑赫然也悬浮而起,只是比起前两把已有些迟滞,似乎有些勉强的样子。

    “三剑了!”周围响起阵惊讶之声。

    熊山似乎也有些诧异的看了过来,似乎提起了丝兴趣。

    当初韩立的资质他是亲手测试过的,奇差无比,想不到剑道修为竟然不弱。

    三柄石剑上的黑光共鸣呼应,将剑身周围的青光冲击的剧烈闪动,似乎下刻马上便会碎裂般。

    韩立面色猛地白,额头已沁出豆大汗珠。

    他两手如车轮般掐诀,道道青光飞射而出,大半没入三柄石剑内,稳住了三剑,剩下的小半青光,则开始没入了第四柄石剑内。

    熊山见此,眼闪过丝惊讶。

    “什么!此人竟然想要挑战四剑!”附近众人阵哗然。

    原本看都不看韩立眼的逐锋,此刻也剑眉微微蹙起。

    祁良忍不住踏前步,死死盯着第四柄石剑,脸上满是紧张,仿佛是他在操控般。

    耀眼青光浮现而出,笼罩住了第四柄石剑。

    声响亮剑鸣响过!

    在场所有人呼吸尽皆顿,目光死死盯着石剑。

    第四柄石剑轻轻颤,在地上翻滚了下,摇摇摆摆的抬起了几分,但下刻,耀眼的黑色光芒同时从四柄石剑身上爆发,将所有青光尽数撕裂。

    砰砰砰砰!

    四柄石剑悉数落回原地。

    韩立闷哼了声,嘴角流出缕鲜血。

    在场众人眼见此景,有人高兴,有人失望,可谓是神情各异。

    “唉……”祁良低垂下眼帘,长叹了口气。

    那逐锋仍是面无表情,但眼神却是松。

    熊山似乎也有些惋惜,点头道:“想不到你在剑道方面天赋出众,距离四剑境界并不远了。”

    “多谢副道主夸奖,在下还差得远。”韩立谦逊的说道。

    “你原本是散修,能有这种剑道修为已经算是不易,你日后须多加努力,莫要辜负了这份天资。”熊山深深看着韩立,反常态的勉励了几句。

    韩立对熊山的态度微感奇怪,口连连应是。

    “哼!”逐锋站在旁看着两人,眼闪过丝阴云,立刻便消失不见。

    韩立很快退下场去,找了处空地盘膝而坐,取出了枚本打算赐给梦云归等人的结丹期丹药服下后,调息起来。

    那些散修长老原本想过来和其攀谈几句,眼见此景,只好停下了脚步。

    测试继续进行。

    到现在为止,熊山并未指明任何人,在场众人都明白其定然会看到最后。

    那些抢先参加测试的人不由得都有些后悔,否则多观摩几次测试,或许成绩便会不同。

    还没有参加测试之人都是抱着观摩别人的心态,韩立坐下后好会,竟没有人再次上前的样子。

    “怎么,你们这些人是打算放弃了吗?那测试便到此结……”熊山脸沉,呵斥道。

    “熊副道主,我来试。”祁良的声音蓦然响起。

    他深吸口气,迈步走到了石剑前。

    韩立此刻身上青光隐隐,似乎仍在尽力调戏恢复,心却是念头转动。

    这逆元石剑果然有些门道,无生剑宗以此作为测试,倒也算别具格了。

    以刚刚操控石剑的情况来看,他至少应能达到五剑,甚至可以挑战下六剑,可惜没有办法真的尝试番,也算是种遗憾。

    不过嘛……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泛起丝不易觉察的浅笑。

    轰隆!

    地面阵晃动,却是三柄石剑从天而降,砸在了地面。

    祁良面色苍白,眼却满是欣喜。

    遵从韩立的指点,他虽然远远没有达到四剑,在三剑表现却很是不错,也同样晃动了第四柄石剑,入选应该没有问题了。

    韩立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其实此番指点祁良,也算是回报了对方当日引领自己进入烛龙道的恩情了。

    “三剑。”熊山缓缓点头,开口说道。

    片刻之后,最后人终于测试结束,但自从祁良之后,并无人再能催动三柄石剑了。

    韩立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接下任务赶来天剑峰的四十几名真仙境内门长老,达到操控三剑以上的共有十三人。

    其本土长老方六人,看起来仅比散修长老方少人,且逐锋达到了全场最高的四剑,不过散修长老方的韩立与祁良终究能勉强晃动或是抬起第四剑,故而双方算下来倒也是不相伯仲。

    但历来在宗内的各种争斗,由于本土长老方在资源地利等各方面都占优,故而往往都要稳压散修长老头,如今的结果,自然令这些人心颇为不痛快了。

    熊山这才缓步走到广场央,转身目光扫过众人。

    那些只达到剑二剑之人自知当选无望,神色反而显得平静轻松,逐锋自然也是毫无悬念了,唯有达到三剑的二十人,迎着熊山的目光,个个面露紧张神色,屏住了呼吸。

    “逐锋,厉飞雨,祁良……甄琪。你们十人留下,其他人可以离开了。”半晌后,熊山平静的开口说道。

    十人,散修长老五人,本土长老五人。

    “恭喜厉兄,祁兄了。说起来,此番若不是你二人,我们可又要被那些人给看低了!”那名南姓虬须大汉走了过来,拱手道。

    此人剑道修为不强,堪堪操控起两柄石剑,自然没能入选,但为人倒也拿得起放得下,倒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快。

    “侥幸而已。”祁良笑道。

    其他落选的散修长老们向韩立等五人恭喜番,便告辞离开。

    场内,很快只剩下熊山和十名长老。

    看着眼前的十人,熊山脸上露出满意之色,正要说什么。

    就在此刻,道黑色遁光出现在远处天际,恍如道漆黑雷电呼啸而来,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电轰鸣,眨眼间便到了众人头顶。

    黑色遁光轰然而落,仿佛道粗大黑色闪电劈下,演武场都轻轻震颤了下,现出个紫袍玉带的大汉。

    此人五官倒也不难看,只是全身上下漆黑无比,仿佛被烟熏过般,身材极高,比寻常人足足高了倍以上,手臂足有常人腰粗,拳头也有脸盆大小,浑身上下肌肉虬结,仿佛坚硬的漆黑铁石,将身上的紫袍鼓鼓的撑了起来。

    “摩兄,此处是我的洞府,可不是你的仙元殿,阁下如此横冲直撞,视本座为何人!”熊山冷哼声,沉声喝道。

    “哈哈,熊兄勿怪。摩某听说熊兄召集了剑修,要开启大阵,所以匆匆赶了过来,冒犯之处还请见谅。”紫袍大汉哈哈大笑,声音仿佛能洞穿金石,震的韩立等人耳膜有些发紧。

    虽是致歉的话语,但是紫袍大汉神情口气,哪有什么歉意。

    熊山冷哼了声,似乎没有打算再计较了。

    “说起来,熊兄要开始发动那剑阵,为何不来通知摩某声?根据你我当初的约定,我借你那些东西,你祭炼本命法宝时可得让我在旁旁观,莫非熊兄不打算兑现当初的承诺?”紫袍大汉突然两眼翻的问道。

    “我天剑峰有什么风吹草动,摩兄还不是了如指掌,用得着本座通知吗?”熊山淡淡说道。

    “熊道友说笑了!”紫袍大汉听闻此话,哈哈大笑声。

    “厉兄,此人是仙元殿的摩邪长老,天赋异禀,据传万年前曾参加过副道主竞选,失败后苦修闭关近万年,如今实力大进。现在据说距离真仙境巅峰,也就步之遥了。”祁良的声音在韩立耳响起。

    韩立眸光微闪,随即慢慢点头。

    对于这个紫袍大汉的身份,他已经大致猜到了,没想到此人真的是那个叶风的师傅,摩邪长老。

    “看来这些人就是熊兄找来的剑修了。啧啧,看起来似乎都不怎么样嘛,可莫要坏了熊道友的大事。”摩邪看了韩立等人眼,毫不客气的说道。

    “此事就不劳阁下费心了。走吧,出发!”熊山哼了声,后面句却是对韩立等人所说。

    话音刚落,熊山化为道金光,朝着远处飞射而去。

    韩立等人纷纷腾空而起,跟了上去。

    那摩邪再次哈哈大笑声,也没有生气,化为道黑色闪电跟了上来。

    ……

    在熊山等人离去后没多久,从广场四周齐整的走上来群身穿白袍的天剑峰侍从,都只有结丹期的样子,七手脚的开始将放置于此的逆元石剑柄柄的朝远处抬去。

    这些逆元石剑不仅难以操控,更是沉重无比,十余名结丹修士合力,才能勉强抬起柄的样子。

    结果当这些人开始抬动第四柄石剑时,其人突然大叫了声,引来了其余人的注意。

    “我说王师兄,什么事这般大惊小怪的?”

    “你们快看,这剑下面……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