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把握分寸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在第人下台后,个曼妙身影走了上去。

    这是名容颜颇美的白袍女子,身材火辣撩人,只是其神情冷漠,脸上仿佛罩了层寒冰般。

    女子口念念有词,两只玉手在身前掐诀结印。

    丝丝白色光芒犹如流水般从其身上散发而出,凝聚成了个满月般的白色光团,滴溜溜旋转,发出轻微的嗤嗤之声。

    下刻,白袍女子手法诀猛地变,身周的白色光团裂开,陡然分为三,同时闪而逝的没入了三柄石剑之内。

    旁观众人见此都是惊,纷纷目射奇光,显然要看看此女欲口气催动三剑,究竟能否成功。

    白袍女子身周白光大放,口飞快念念有词,两只玉手更是闪电般掐诀。

    嗡!

    三柄石剑之上各自浮现出个白色光环,包裹住了剑身,往上猛地提。

    三柄石剑同时轻轻颤,彼此共鸣起来,仿佛要齐飞起。

    但接着石剑表面纹路黑色幽光大放,道道黑光仿佛利剑般,狠狠刺向剑身周围的白色光环。

    白色光环狂闪,不过其赫然硬生生支撑了下来。

    三柄石剑再次抖,赫然缓缓飞了起来。

    人群微微静,随即不少人发出几声惊叹。

    终于有个人驱动了三柄石剑!

    韩立也有些啧啧称奇。

    他记得此女,也是名散修出身的长老,故而发出惊叹之人都是些散修长老,与之相比,那些本土长老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起来。

    这种感觉,颇有几分被对方在气势上压下去的憋屈之感。

    白袍女子驱动三柄石剑显然也已经是极致,但她并没有放弃尝试第四柄石剑的操纵。

    结果当团白光没入第四柄石剑上后,四柄石剑的纹路再次共鸣,黑色幽光陡然明亮了倍,这次轻易撕裂了石剑上的白色光环。

    “三柄石剑!”熊山轻轻点头。

    此女微微松了口气,走到了旁。

    测试继续进行,有了白袍女子驱动了三柄石剑的例子后,接下来的人仿佛开了窍般,表现竟然越来越好,十几个人接连出现三个驱动三柄石剑之人,其除了名是散修长老外,其余两人都是宗门本土长老这方。

    虽看似是试剑,但双方却也隐隐在较着劲,只是由于熊山在场,没人敢过分声张什么,最多也就是发出几声低声赞叹而已。

    不过如今看来,双方算是暂时打平。

    熊山对此虽心知肚明,但他显然并不感兴趣究竟哪方胜出。

    祁良忽然想到了什么,闭上了双目,似乎有了什么感悟。

    片刻之后,他眼睛豁然睁开,露出丝激动。

    观摩到现在,加上韩立看似不经意间的几句提点,他已有把握能祭起三柄石剑了。

    “只有三柄石剑,恐怕不能万无失,祁兄还须得再进步,才能稳操胜券。”韩立深深看了祁良眼,传音道。

    “这我何尝不知,只是四柄石剑实在太过艰难,以我的剑道修为,就是再苦练千年,也未必能祭的起来。”祁良心惊,苦笑声回道。

    “也不必真的祭起,只需借助些巧力,表现的比其他三剑之人好些便足够了……”韩立嘴唇微动,又说了几处操控四剑的要点。

    祁良眼睛亮,随即再次陷入了沉思。

    二人交流的时候,大半长老已经参加了测试,操控三柄石剑之人已经达到了七人,其有四人是本土长老,散修长老只有三人。

    本土长老这方,隐然有种扬眉吐气之感,望向另方的目光带着几分轻蔑味道,散修长老这方自然脸色都不太好看了。

    只可惜,还是没有人能够操控四柄石剑。

    “熊副道主的这套逆元石剑果然玄妙,在下也来试试,还请副道主指点二。”逐锋突然走了出来,朝熊山拱手礼道。

    “这逆元石剑并非熊某首创,乃是当年在北寒仙域赫赫威名的无生剑宗用来检测门人剑道修为的特殊法宝,本座当年偶得后,也是颇费了番功夫才将其炼制出来。据说唯有对于剑道的感悟到登峰造极程度,才有望达到十剑境界。你的剑道修为不错,试试看能否突破四剑境界。”熊山面对逐锋,态度明显不同,带有几分期许的说道。

    “是。逐锋献丑了。”逐锋恭声说道。

    但韩立听到“无生剑宗”二字时,心不由微微动。

    他曾在部典籍上看过关于此门派的介绍,是个非常古老的剑修宗门,信奉以剑破万法,以攻为守,剑在手,神鬼不留。

    有些特别的是,据传此宗门人十分稀少,最多时也没超过十人,显得十分神秘。

    但此宗之所以名气不小,主要是因为宗主无生道人但年曾人剑,驰骋北寒仙域,留下了许多不败传说。

    只是在百万年前,这个宗门不知为何突然彻底销声匿迹,到现在更是彻底消失了。

    思量间,逐锋已入场并开始施法,但见其全身蓝光大放,也不见他如何动作。

    嗤嗤嗤!

    无数蓝色细丝从其身上飞射而出,足有成千上万根的样子。

    波波的蓝光朝着周围荡漾而去,凌厉无比的剑意陡然爆发开来,笼罩住了整个天剑峰主峰。

    在场众人立刻觉得身体仿佛被万千柄小刀刺穿切割,阵阵如冰寒意直透入心底最深处。

    这点剑意对韩立来说自然是春风拂面,不过他旁边的祁良身体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眼闪过抹怒色。

    韩立提点的那几句话隐隐拨开他剑道修为的些迷雾,他正感悟到了关键时刻,却被打断。

    看到眼前的情况,祁良轻哼声,掩去眼怒色,继续闭目冥想起来。

    逐锋手掐诀,万千蓝丝立刻飞射而出,直接缠绕在了三柄石剑之上,没入了其。

    轰隆隆!

    三柄石剑颤,缓缓悬浮了起来。

    明亮的黑色幽光从石剑上爆发,试图挣脱那些蓝丝,但是那蓝丝坚韧无比,在黑色幽光的冲击下虽然颤抖不已,却是紧绷不断。

    逐锋此刻面色虽然凝重,却并无多少吃力之色,嘴巴张。

    又是蓬蓝色细丝飞射而出,缠绕在了第四柄石剑上。

    嗡!

    四柄石剑黑光大放,道道黑色剑气幻化而出,狠狠斩在那些蓝色细丝上。

    砰砰砰!

    那些蓝色剑丝立刻被斩断大半,逐锋脸色陡然白,闷哼了声。

    这些细丝并非寻常剑丝,而是他以本命元气,混合了神魂之力幻化而成,此刻被斩断已经伤及了神魂。

    蓝色细丝虽然被斩断大半,但是仍有部分顽强残留了下来。

    逐锋眼锐芒大盛,大喝声。

    剩下的蓝丝光芒大放,拉扯住第四柄石剑。

    轰隆!

    声无形惊雷炸响,第四柄石剑赫然离地而起,悬浮在了半空。

    下刻,道道更加凌厉的黑色剑气浮现而出,轻易将剩下的蓝丝尽数斩断。

    逐锋脸色再次白,喷出口鲜血,神情间却闪过丝兴奋。

    虽然只是片刻,但是他确实操控了四柄石剑。

    “这逆元石剑每多剑,困难便立刻提高十倍,虽然勉强,你也算是达到四剑境界。以你这修炼的时间来看,已经非常不错了。”熊山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多谢熊副道主夸奖。”逐锋闻言脸色喜,拱手称谢。

    “继续,下人。”熊山挥了挥手,扬声道。

    逐锋退了下去,取出枚丹药服下,苍白的脸色很快恢复。

    他刚退下去,那些本土长老们立刻围了上来,各种赞扬话语如潮水般涌来。

    与之相反,散修长老们面色更为难看起来,在气势上已是大不如前。

    测试继续进行下去,剩下的已经不足十人,但观看揣摩了这许久,倒也有了些感悟,很快又出了三个三剑的成绩,竟有两人是属于散修长老这方。

    如此来,达成三剑的,双方都有五人,但本土长老这方却有个逐锋达到了四剑,气势上稳稳压过了对方。

    祁良面色微沉,如今想要入选,他须得在三剑之上再表现突出些,才有希望了。

    “祁兄,我先去试了。”就在此刻,旁边韩立的声音传来。

    “以厉兄的手段,这小小测试自然是绝无问题的。若是可以,还请挑战下四剑,让那些宗门长老看看我们这些散修长老的厉害!”祁良闻言,传音回道。

    “厉某竭尽全力吧。”韩立嘴角抽动了下,说道。

    接着他深吸了口气,像是鼓足了劲般的迈步走到了石剑前。

    此时他心早已有了决断,他之所以观摩到现在,倒不是真担心无法操控起更多的剑来,反倒是担心自己万操控了太多,太过引人注目了。

    尤其是在熊山这个真仙境巅峰的副道主面前,他必须要把握好分寸,可不想出什么风头。

    熊山看到韩立,微微怔后,似乎立刻便认了出来,韩立刚刚刻意站在角落里,他时没有在意。

    看到韩立,熊山立刻回想起了当年招摇殿的事情,不禁冷笑声的直接将目光移开了。